分享到:

永不停息的“五四”脉动

作为二十世纪先后同以杂文名世的两位伟大作家鲁迅、柏杨,其文学生涯也同以小说起步,并取得了极高的成就。由于两位作家所处的社会生活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性,导致两人的创作在思想上、艺术上都表现出极大的相似性,这些相似性不但体现在杂文中,也更多地表现在两人的小说创作中,使人从中强烈地感受到“五四”在中国文学中永不停息的脉动,其中较为突出的方面有:一、两位作家都对中国国民劣根性予以无情揭露和批评。鲁迅小说注意对这种劣根性进行发掘并予以凝练、鲜明的批判,阿Q性格因此成为国民劣根性的代名词;柏杨则更多地把笔触指向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对人们身上有所表现而大家又都习焉不察的种种劣根予以展示和批判。二、两位作家都对为社会所不容的知识分子和悲剧命运予以表现。鲁迅小说对那些受科举制度毒害的知识分子的人生悲剧予以关注:柏杨小说则把目光投向下层知识分子在时代巨变中的漂零、沦落。三、两位作家都对国人身上所表现出的人性的善良的闪光予以捕捉。鲁迅小说在集中精力批判国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鲁迅小说的电影改编

电影和文学是两种不同的媒介,电影和文学又是两种不同的艺术,然而二者通过电影改编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本文试图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下分析鲁迅小说的电影改编,寻找从鲁迅小说文本到电影之间主题意义的变化、人物形象的确认、情节增删的处理、编剧导演的个人风格的融入等,这不仅是影视艺术自身运作的结果,也不纯粹是导演的个体性艺术体验,它们不可避免地落入时代的漩涡中而深深带上当时社会文化思潮的痕迹。全文分为引言、正文、结语三个部分。引言部分:这一部分简单论述鲁迅小说电影改编的意义及电影改编的方法。正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鲁迅小说的接受与中国电影的发展。这部分把中国电影分为五个时期:二十年代,电影远不如文学和其他艺术与时代的关系密切,它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更为明显地躲避政治的关系,追求利润,制造观看时潮。此时接受者是从文学的角度初步认识鲁迅,在当时的电影观众中,影响还是相当薄弱的;三四十年代,当时的中国电影虽然在艺术水平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其商业化的色彩...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文摘》2019年06期
社会科学文摘

希望·绝望·行动——鲁迅小说中“孩子”形象的变化及其意义

——综观鲁迅的小说,我们会发现,“孩子”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字眼,这个字眼有时候指向某一个具体的“孩子”,更多的时候,则是一种泛化的存在,指的是所有的未成年人。如同尼采在《査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借“孩子”表达他的“超人”理想一样,鲁迅在他的小说中借“孩子”表达他对“真的人”的理解。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孩子”在鲁迅小说中是作为一个隐喻符号而存在的。透过这个隐喻符号,鲁迅思考现实,想象未来。这个隐喻符号既是文学家鲁迅自我表达的一个中介,也是思想家鲁迅思考许多问题的出发点和归宿。“孩子”与两个世界鲁迅小说中的“孩子”从总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记忆中的“孩子”和现实中的“孩子”。记忆中的“孩子”自由、纯真、美好,现实中的“孩子”麻木、愚昧、丑陋。这些个性相异的“孩子”将鲁迅小说中的世界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是过去的世界,是宁静自然的乡土,是20世纪20年代新的知识者和启蒙者的精神故乡和人性乌托邦所在。一个是现在的世界,是启蒙者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叙述、意义与解释——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的三个关键词

尽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鲁迅小说形式研究就有了很大突破,不过相较于思想内容研究,还远远不够。本世纪以来,符号学研究在中国日益壮大,给鲁迅小说形式研究指出了新的方向。运用符号叙述学研究鲁迅小说的形式特征,就是一种新的思路和方法,其可以进一步探究鲁迅小说的隐含作者、叙述者、复调和修辞等。从现代形式论到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这一过程中,语言、意义、叙述和解释是关键环节。一、从语言到意义: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的基础鲁迅小说的符号叙述学研究,源于此前运用西方现代形式文论对鲁迅小说的研究。现代形式文论研究鲁迅小说形式特征的所有成果中,鲁迅小说叙述学研究与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是最为密不可分的。要弄清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以及如何进行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必须先弄清楚现代形式文论和叙述学。现代形式文论源于索绪尔的语言学研究,因而现代形式文论首先是关于语言的理论。只不过现代形式文论研究的语言并非普通语言,而是文学语言。尽管对鲁迅小说进行符号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鲁迅小说结构模式研究

结构模式作为小说的深层结构,“包括所有决定叙述意义的句法——语义表述”,“它通过一组运转方式或转换行为转变为表层结构”。①这种结构的生成,会经过一个叙述化的过程,“所谓‘叙述化’,即在经验中寻找‘叙述性’,就是在经验细节中寻找秩序、意义、目的,把它们编成情节,即构筑成一个具有内在意义的整体”②。陈平原将之视为小说叙事模式的三个层次之一,他认为“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应该包括叙事时间、叙事角度、叙事结构三个层次”③。鲁迅小说的结构模式独特而多样,具有开创性贡献。有人将鲁迅的小说模式概括为“看—被看”“离去—归来—再离去”两种,“鲁迅的这些努力,体现在《呐喊》《彷徨》里,就演化为‘看—被看’与‘离去—归来—再离去’两大小说情节、结构模式”④。这种概括,虽指出了鲁迅小说深层结构的独特性,却并不全面。依据格雷马斯叙述模式中的主体与宾体间的关系以及鲁迅小说中主体对经验事实重组的方式,鲁迅小说可概括为以下五种结构模式。一、“说—听”结构模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5年28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鲁迅小说教学“难”在哪里

不知从何时起,对鲁迅小说 的解读与教学成了中学语文教学 中的老大难。为此,有人甚至主张将鲁迅作品从教科书中剔除; 也有人说,不要让孩子过早地接触鲁迅的作品。这种“剔除鲁 迅”“不读鲁迅”的论调,都是因 为阅读鲁迅小说“难度大”“收效 微”而发。这种声音,不仅来自学 生、家长,也来自教师。就教师教 学的层面看,这里所谓的“难度大”,并不是教师对文本阅读得不 仔细,理解得不深刻,领会得不透 彻,而是教学上教得不痛快,课堂 上教不出味道来。 一、魯迅小说为什么让我们“不痛快”“不得味” 中学教材中所选的鲁迅作品 以小说为主。这些年,围绕“小说 教学内容的确定”已有不少讨论,为什么鲁迅小说依然不能提振学生阅读鲁迅作品的兴趣?学生为 什么依然不喜欢阅读鲁迅的小 说?为什么教师教学鲁迅小说会觉得“不痛快”“不得味”呢?或者说破坏师生兴致的最大“杀 手”是什么呢?我想,不是鲁迅小 说不经典,而是我们的知识结构, 特别是支撑小说阅读的知识结 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