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汉语语气副词“可”的三个平面分析

语气副词“可”是现代人们口语中的高频词,它可以满足人们多样的语用需要。“可”为什么会被高频使用?它的核心语义是什么?它的本质特征和功能又是怎样的?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去认知和把握它?这些问题人们虽有所论及,但是往往较多地偏于语法意义的静态描写,即使有语用功能方面的探析,也还是不够全面。为了使以汉语为母语的人以及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人都能够很好地理解、解释和运用“可”,我们试从纷繁的语言现象入手,以“三个平面”为基础理论,并引入“语境语义分析”和“焦点分析”等理论,运用变换分析和对比分析法,对现代汉语语气副词“可”的本质特征和功能作进一步的探究。除序言和结语外,本文主体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句法结构中“可”的分布和组合特点分析。该部分,我们通过对大量语料的考察,归纳出“可”在句法结构中的四个特点,即句中位置较为固定;多出现在复句当中;多与“是”共现;多与“呢、啊、了、啦”等语气词共现。第二部分:“可”的语义分析。这一部分由两项内  (本文共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理工大学
大连理工大学

现代汉语语气副词“可”的三个平面研究

本文以现代汉语语气副词“可”作为研究对象,在三个平面理论的指导下,采取形式与意义、统计与分析、横向与纵向相结合的方法进行详尽的考察。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探讨和分析“可”所表达的语义、句法表现及语用功能。除结论外,本文共分四部分。具体内容大致如下:第一章为绪论,总结了前人的相关研究成果,介绍了本文研究的目的、思路和方法,并对本文的语料来源进行说明。第二章到第四章主要从语义、句法和语用三个角度对语气副词“可”的三个义项进行了详细地分析。第二章首先总结了“可”在不同词典中的释义,发现一些问题;随后通过对语料的观察整理,发现“可”在语义上一些特点,运用语义特征理论归纳出了“可”的[+转折]、[+强调]、[+问询]三个语义特征,并根据这些语义特征的分布特点将“可”划分为三个不同的义项——可_1、可_2、可_3。接着考察了“可”的三个义项在语义指向上的特点,并进一步论述了“可”的三个义项共有和特有的语义特征。其中,语义指向分析是本章的...  (本文共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林业大学
南京林业大学

现代汉语语气副词“不妨”的三个平面研究

“不妨”是日常话语交际中出现频率较高的一个语气副词,学术界对于“不妨”的研究多集中于词性、语法化、主观化这几个方面。本文以现代汉语语气副词“不妨”为研究对象,在结合大量语料的基础上,采用描写与解释相结合、动态与静态相互补等方法,从三个平面对其进行全面细致的考察,以期丰富语气副词的研究成果。论文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第一部分对选题缘由、相关研究现状、研究方法以及语料来源进行了说明。第二部分包含四个章节,首先对“不妨”的词性进行判定,其次从句法、语义、语用三个平面考察现代汉语语气副词“不妨”的特点。第一章对“不妨”的词性进行界定。位于句首或句中的“不妨”与位于句末的“不妨”在词性上有所差异,文章采用齐春红提出的八条意义与功能相结合的判定标准,来考察“不妨”是否是一个语气副词。第二章从句法层面对其进行分析。“不妨”的句法位置较为灵活,形成了三种句法格式:NP+不妨+VP、NP+VP+不妨+VP、不妨+NP+VP。“不妨”可以充当句子成...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苏师范大学
江苏师范大学

跨方言视野下“可”的多功能性研究

“可”在现代汉语中是一个极为活跃的多功能词,意义丰富,用法复杂,无论在普通话还是方言中都呈现出很高的使用频率。本文以现代汉语“可”为研究对象,分别在普通话和方言两个领域,综合运用结构主义语言学的“三个平面”分析法、对比语言学的跨方言比较法,以及认知语言学的范畴化理论、概念隐喻和转喻理论等语言学理论,系统描写现代汉语中“可”的意义和用法,对“可”在普通话和方言中的意义和用法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描写和考察。通过对“可”的多功能性的考察,揭示普通话与方言、方言与方言“可”在意义和用法方面的区别与联系,并试图从认知和语用两方面对其多功能性进行解释。本文包括绪论、正文和结语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为绪论,介绍选取“可”进行共时研究的依据和意义,阐述“可”的研究历史和现状,说明本文的研究方法以及语料来源,指出本文的创新之处。第二部分为正文,对“可”的共时多功能性进行考察。主要分为三章:第一章,按照词性的不同,对普通话中“可”的意义和用法进行详细地考察...  (本文共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
辽宁师范大学

蒙古国学生语气副词“可、真、太”的偏误分析及教学策略

语气副词不仅是现代汉语研究中的重点与难点,同时也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难点。对于蒙古国初、中级学生来说,语气副词的习得是难点中的难点。本文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选取了语气副词中有代表性的“可、真、太”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三者语义、句法及语用的研究,对比分析出三者各自的特点与差异并由此设计调查问卷。调查问卷共分为三部分,分别对蒙古国学生进行了“可、真、太”共现语气词的区分,句法位置以及语义语用的考察。笔者将此调查问卷在蒙古国汉语中小学进行发放,回收统计,根据调查问卷的情况进行偏误分析,发现在针对蒙古国学生进行汉语教学时,针对“可、真、太”的教学内容严重不足,“可、真、太”的教学效果很不理想。通过对问卷分析发现了语气副词教学中的一些问题,如:缺少教学教材、教师讲解不当等。通过问卷结果总结出学生在使用三者时产生的偏误类型:误代、错序和遗漏。在此基础上分析出偏误产生的原因,并提出了一些教学建议,主要是采用汉语思维教学、情景教学等教学方法,使学...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现代汉语副词“可”和“可是”的研究

本文以副词“可”和“可是”的使用情况作为研究对象,采取形式与意义、定性与定量、描写与解释相结合的方法,对“可”和“可是”的句法、语义及语用功能进行了考察。具体内容如下:“可”和“可是”具有丰富的语义。二者包含相同的语义特征,分别是[+强调]、[+转折]和[+疑问],其中强调义是二者的核心语义,在不同的语境下会衍生出不同的语义。此外,二者还具有多种语义指向。对“可”和“可是”句法组合的分析是本文的核心内容。首先,二者主要位于句首和句中,不能位于句末;其次,二者的句法组合情况不尽相同。“可”和“可是”都可以与形容词共现,主要表示强调义或程度义。与动词共现时,“可是”与状中结构共现,状语可以由介词结构、形容词和动词充当。但是在与“可”共现的状中结构中,状语只能由介词结构充当。“可是”后面可以接述补结构,但“可”与动词共现时,动词后面一般不能带补语成分。“可”和“可是”能够与大部分助动词、副词共现,且语序固定,一般位于助动词和副词之前。...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