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腹地杂居回族的民族认同

本文通过对亳州谯城区西关回族社区的个案调查,来考察中国腹地杂居回族的民族认同的状况:他们是怎样在日常生活中表达其族群性的?如何与周围的主体民族互动的?国家对回族的建构与回族本身对其共享的族群认同的建构是怎样相互适应的?作为中国的第三大和分布最广泛的少数民族,回族理应受到关注。学术界对回族的研究大多还是停留在其历史和文化方面,可喜的是,已有少数学者开始关注回族内部的自我认同和其族群性问题。但是对其认识还是基本建立在西北回族的“典型民族”概念之上,忽视了散居在汉族中的“非典型回族”社区,并且在长期以来侧重历史和宗教在回族形成发展中的学术传统的影响下,对回族问题的讨论本质论和类型化的倾向比比可见。因此脱离“宗教情结”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固定的传统思维,从人类学的角度和视野、运用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对腹地杂居地区的回族认同及其族群性进行考察不仅对回族本身、而且对我们认识和研究回族这个特殊的少数民族都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第一章是导论,在回顾了族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从家族社会到寺坊社会

本文以“家族”和“寺坊”作为关键概念和社会组织形态,以河南省新郑市华阳寨回族为个案,利用民族学、人类学理论和方法来考察散杂居回族乡村社会的结构与变迁。通过对个案的“家族”、“寺坊”、地方社会三者之间互动关系的考察,试图从历时性与共时性的维度探讨散杂居回族乡村社会整合类型的转变。基于此,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与阐释。首先,本文以汉人社会的人类学宗族范式作为参照系,通过“游坟”活动探讨其所嫁接起的家庭、家族以及宗族之间的关系,以此来探讨华阳寨回族村从“家族”到“寺坊”的关系流变。与传统汉人社会所建构的家族、宗族理论体系不同,回族乡村社会构筑的结构体系是通过外在于血缘关系的“游坟”等仪式性活动将家庭、家族以及同姓宗族重新整合起来。其次,在家族结构体系的讨论基础上,本文接着考察当下华阳寨的寺坊社会。为了能够清晰而明了地探寻当地社会的运作逻辑,本文系统考察了“寺坊”个体成员的日常生活,个体成员之间的互动,个体与清真寺的互动,“寺坊”...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技风》2014年03期
科技风

浅论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

“国家”和“族群”的概念至今为止尚未定论,首先说明一点本文所指的族群就是生活在某一非特定国家内部的某个民族,下文都称做民族认同不再赘述。国家具有领土,人口,主权,多民族国家基本都有两个以上的民族组成。“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凡是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有‘国家’。也就是说,从来就有某种规模比家庭大而且不承认任何权利高于它的联合组织或自治组织。”[1]在本文中,“国家”是就其一般意义而言,并不特指某个具体国家或特殊制度。在本文中“民族”的概念主要是指生活在国家领土范围内的特定的一群人。首先他们首先具有相同的历史传统纽带,相同的基因遗传,有能明显地区别于其他民族的各种不同;有集体认同,在社会中处于文化非主流地位。[2]安东尼史密斯认为,族群不一定拥有具体的疆域空间,而且通常没有政治目标。[3]从本质上说,“民族”是一个社会群和“国家”是一个包含社会群体的社会群体。这个社会群体是有社会个体组成,不管是国家认同还是民族认同,首先要说的都是个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研究》2009年01期
中国研究

国家和地方语境下的族群认同

关于族群、民族与民族国家本文所用“族群”一词系英文“ethnic group”的中译文。“族群”指的是有主体性认同的社会群体。他们相互之间认为有着共同的祖先和血缘谱系,有着共同的历史,讲共同的语言,遵循共同文化和习俗,或信仰共同宗教,以及有着相同行为和生物特质。他们也可以被其他族群视为具有共同语言、共同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以及行为和生物特质的群体(http://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group)。15世纪前的英文中“ethnic”源自希腊语形容词“ethnikos””,意义为“异族的”(gentile)、“异国的”(foreign)。而希腊文形容词“ethnikos”则是源自希腊文名词“ethnos”(人民、国民、异国人)。在翻译希伯来《圣经》时,希腊文“ethnos”又被用作为希伯来文“gōyīm”,即“gentile”(非犹太人)的译文。正因如此,1728年之后,虽然其形容词形式“ethn...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3期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赴韩朝鲜族劳工群体的国家、民族、族群认同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跨国交流不断增强的背景下,跨国民族的认同问题近几年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因为它直接关系到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国家安全、统一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随着跨国民族认同研究热的升温,对朝鲜族认同问题的研究也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这是因为,中国朝鲜族不仅具有同一族群在国外建立的两个主权国家,而且其跨国劳动力的流动在中韩建交后也更加活跃,并且围绕朝鲜半岛的地缘政治形势也日趋复杂。为了更好地把握经济全球化时代跨国交流增强背景下的中国朝鲜族的认同状况,本文要探讨赴韩朝鲜族劳工群体的族群认同、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要探讨的具体问题包括:一是赴韩朝鲜族劳工群体的形成过程及群体特点;二是通过赴韩生活,朝鲜族的民族认同、国家认同及跨国族群认同是否发生变化,发生何种变化?三是引起变化的影响因素是什么,变化折射出哪些问题等。这种研究,可以说是跨国民族认同研究中的前沿性研究,因为其研究对象是到国外同一族群主权国家的国内跨国少数民族群体,通过对这...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7年06期
学术探索

仪式、身份与文化:当代情境下的族群性与族群认同建构

全球化是当代世界重要的事实和趋势,它关乎一种价值的判断,不同的视角和立场都对这股历史潮流和现象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和关注。今天全球化波及人们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正在改变或即将改变着地球村上的行为主体——人——行事行为的方方面面。究其实质,全球化从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是经济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超越民族国家限制而在全球范围内的拓展,并由此导致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方面在全球范围内的互动。安东尼·吉登斯认为,全球化可以被看成是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关系的强化,地域性变革与跨越时空的社会联系的横向延伸是组成全球化的重要成分;全球化以这样一种方式将彼此相距遥远的地域联系起来,即此地所发生的事件可能是由许多公里外的事件引发,反之亦然。现代性是20世纪席卷全球的一场风暴,源于17世纪欧洲的社会生活或者组织模式,伴随全球化触及世界的各个角落,在很大程度上它改变了地方性知识的原有面貌。安东尼·吉登斯认为,从总体上来看“现代性”从两个方面对地方传统社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学习月刊》2009年08期
学习月刊

祖先传说与族群认同的历史人类学解读

人类学、社会学的方法运用于历史研究,体现了学科整合的学术研究趋势。关于社会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的研究现在方兴未艾,研究的成果累累。如斯蒂文·郝瑞在《田野中的族群关系与民族认同——中国西南彝族社区考察研究》一书中认为,通过对西南彝族社区的考察,西南族群关系的复杂性、民族认同的多样性。张海超在《微观层面上的族群认同及其现代发展》中认为,国家体系、大众传媒以及现代性的其他因素都会影响族群认同的发展。彭兆荣著《瑶汉盘瓠神话——仪式叙事中的“历史记忆“》,认为社会历史记忆作为族群的一种策略性选择,与族群认同、特殊情境下的生存关系相关。明跃玲在《神话传说与族群认同——以五溪地区苗族盘瓠信仰为例》一文中,认为盘瓠神话传说,在族群边界中突现了该民族的文化表征和族群认同。王明珂的《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一书,通过对华夏族群边界的形成与变迁揭示华夏族群在特定的资源竞争和分配过程中,历史记忆和失忆对华夏与非华夏之间边界形成和变迁的影响。索端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