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社会结构分化对群际交往的影响

交往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在社会生活中,个体之间、个人与群体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存在多样的交往方式。本文研究的侧重点是不同群体间的交往,即群际交往。为此,群体规模的大小、数量的多少,以及群体成员的社会地位成为主要观测点。由于群体总是处在一定的社会结构中,为结构所制约;社会结构与人口在多维空间中社会位置上的分布有关,其组成部分可以抽象为由人组成的群体,因此可以从社会结构分化角度研究群际交往。本文探讨了中国社会结构的分化,社会结构分化对群际交往产生的影响,群际交往发生的变化,以及怎样调控变化了的群际交往,使其有利于社会的整合与稳定等问题。研究发现:中国社会转型在整体性发展的同时,呈现出了一种结构性分化,这种结构性分化促进了群际交往水平结构上的扩大化,在垂直结构上产生了一些抑制群际交往的障碍因素,并且还会使群际交往发生深度浅层化、和谐度降低等变化。本文以宏观社会学的思想观点为立场,以宏观结构理论为逻辑展开的依据,以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相结  (本文共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理论视野》2012年06期
理论视野

社会结构分化与社会管理体制创新

社会结构分化是社会转型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也是促进民主政治发展的社会条件之一。中国以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为取向的改革引发了社会资源配置方式的深刻变革,导致了社会结构的分化与重组。中国的社会结构分化,一方面是现代化发展的客观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国家主导下的政策设计和制度安排的必然反应。由社会主义本质所决定的共同富裕的目标始终制约着中国社会分化的总体走向,使之呈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轨迹,也规定了中国社会管理体制的人本主义的价值目标。一、中国社会结构分化的实质中国社会结构分化的实质是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大规模调整。在原来的政治身份制结构下,国家垄断着全部重要社会资源,并采取中央计划的方式,通过各种刚性化的制度,按行政级别的高低进行资源分配。同时通过意识形态的灌输,严密控制人的精神和思想领域,在此基础上中国社会一度呈现出高度政治化,国家权力无所不及的状态。这个时期的中国,处理国家与社会间关系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要增强国家的能力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4年06期
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试论中亚五国经济转轨过程中的社会结构分化

中亚五国独立以来,以经济体制的市场化和所有制关系的私有化为特征的经济转轨过程,不仅引起国民经济的结构性转变,而且导致了原有社会结构的全面瓦解,并由此引发了全体社会成员在社会角色上的重新定位,以及社会利益与财富在新的经济关系中的再分配。当前这场以经济转轨为先导的社会结构分化是中亚五国社会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它是原有社会基本制度猝然崩溃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又是诸多社会矛盾产生的根源。矛盾的酝酿与积蓄一旦达到足以从社会生活领域向其他领域扩散的程度,便会对中亚国家乃至整个中亚地区的政治稳定造成巨大冲击。一 苏联时期中亚五个  共和国的社会结构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对社会结构问题作了这样的论述:“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福建体育科技》194Z年10期
福建体育科技

中国现阶段体育社会结构分化和整合的社会学阐释

中国现阶段体育社会结构分化和整合的社会学阐释卢元镇(北京体育大学体理教研室100084)1前言现阶段中国的改革,就经济而言,正在完成从计划经济向现代市场经济过渡的伟大历史任务;就社会而言,其结沟的最根不的变化是由总体性社会向分化性社会的转变,这一转变是随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改革而实现的。中国当代的体育运动与政治、社会有着广泛地、密不可分的联系。社会的改革(包括社会结构的分化与重新整合)必然要实现包含体育事业在内的同步改革,即体育必须参与社会的改革;同时,体育内部也必须实现相应的结构分化。体育社会学必须对中国体育运动所面临的这一重大问题做出科学的解释。“在改革之前我国的总体社会结构中,国家几乎垄断着全部重要资源。这种资源不仅包括物质财富,也包括人们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是就业机会)及信息资源。以这种垄断为基础,国家对全部的社会生活实行着严格而全面的控制。同时,对任何相对独立于国家之外的社会力量,要么予以抑制,要么使之成为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主义研究》1970年10期
社会主义研究

略论当代中国农村的社会发展——农村社会结构分化和文化世俗化分析

略论当代中国农村的社会发展——农村社会结构分化和文化世俗化分析朱新山程利民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发展?对此要有科学的认识,切勿陷入把单纯的数量增长当成社会发展的误区。美国著名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专家黄宗智区分了“扩大产出的‘增长’”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发展’”,认为“对中国来讲,这一区分是关键的,生动地表现在解放后30年的经历,农业总产出扩大了3倍,而劳动生产率和人均收入全然无改进。”①中国农村长期“以劳动边际报酬递减的代价换取了农业生产的劳动密集化”②,造成了“没有发展的增长”③的局面。这一观点应引起我们注意。社会发展也超越单纯的经济规定,而是涉及经济、社会、生态、文化多重因素,必须寻求社会发展的科学内涵,阿尔蒙德对政治发展的论述对我们颇有启发。他把政治体系结构分化和政治文化世俗化作为衡量政治发展水平的标准④,他指出:“政治发展在结构方面的表现就是分化。在分化中角色发生变化,变得更加专门化或自主化”⑤;政治文化世俗化的结果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兰州商学院学报》1992年04期
兰州商学院学报

文化、文化的分化及其形态

文化问题是当今理论阶究的热点,而文化分化理论及文化整合现论又是文化研究当中的两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对它的研究目前尚处于探索和建构阶段。文化的分化与文化的整合互为前提,互为基础。没有文化的分化,就无所谓文化的整合。本文将针对前人及当今诸多关于文化及文化分化的观点来论述文化分化的真正动因,并对文化的分化形态在理论上作一形象的描述。 一、文化和文化的分化 文化就址各个民族在其漫长的历史岁月里所创造的全部生活方式的总和。也就是各民族在改造自身的各种实践活动和维系种的繁衍的生活过程中,所创造的与自己的人种、语言、生ik环境和宗教估仰等b、启、相关的、具有一定特质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塞及行为方式的总和。文化作为人类让会的特有产物,其一经产生,便跟其它社会现象一样,自我混然为一体,构造成为一个相当复杂的复合系统。这个系统也跟其它系统一样,是由许多子系统组合而成的。 许多囚内外的文化学者和社会学占,囚为其对文化的考察方式和阐释角度不同,对文化于系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