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由形象的意义说起

在艺术创作中,“要表达什么”和“如何表达”成为这一过程需要考虑的基本问题,而“要表达什么”(即意义)更是这一表达过程的核心。传统中国画所表现出来的画面形象多的是接近于客观对象的,而客观对象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是因为中国文化儒、道、禅等哲学思想中的泛情感化、人性化使精神含义普遍存在于自然宇宙万物之中,这种精神也成为了中国画表达的终极精神含义。创作主体创造艺术形象表达这种精神含义时,因为客观物象在中国文化中的独特含义、笔墨超语言功能的意义以及诗词书法对绘画的介入,导致以形象造型来传达意义不够充分,当下文化语境下的创作主体可以此为切入点来完成此时此地的精神意义的表达。然而,接受和继续使用传统中国画的技法语言来表达当下的精神意义时,因为所描绘对象生态上的变化,以及作为创作主体、创作客体和接受主体的人的精神思想的改变,因为学习掌握中国画的程式语言难度大,以及这一语言能否准确恰当而充分地表达当下人群精神世界的不确定。当下的创作主体有必要找寻  (本文共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文艺评论》2000年06期
文艺评论

90年代写作的精神意义

自从进入 90年代 ,文学写作的处境和意义就完全改变了。这不是故作惊人之语 ,而是一种精神上的现实。种种迹象表明 ,新世纪的如期而至并未给我们带来足够的热情和勇气 ,让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宣布“90年代的终结”。就时间而言 ,90年代已经过去 ;就精神实质而言 ,它还是“现在”。一个暧昧、平庸、混乱的时代 ,恰恰最为真实 ,并且生命力特别顽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 ,一种新的写作方式出现了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 ,它的面目始终模糊不清。只有努力冲决种种言不及义的成见 ,才能抵达90年代写作的真实境界 ,揭示其中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精神意义 ,而这也许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一、面目灰暗的写作90年代写作的面目之灰暗 ,已经是有目共睹。王晓明曾以“旷野上的废墟”、“沼泽地里的奔跑”为题指点文坛 ;王一川等曾以“杂语喧哗”概括当代文化 ;张柠说 ,这是一个没有经典的时代 ;更有人断言或默认 ,诗歌已经死亡。毫无疑问 ,这些论断隐含着某种切肤之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英才》2012年12期
英才

赵涛 突然觉得幸福

这个故事对我改变很大,它让我更真切地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与十几年前刚刚创业时相比,我最大的改变要算对人生追求的转向。之前,我一心想着做大企业多赚钱,而现在,我则是更多遵从内心深处的召唤,考虑做某件事的终极价值与精神意义。早些年,赚钱的感觉会让我兴奋异常,我也总能想出各种赚钱的方法。大一时,我利用课余时间卖咖啡,赚到了人生的第一笔7元钱;大二时我又琢磨着给新生拍照、卖明信片,基本可以月赚200元;到了大三,我卖游戏机,那一年我赚了一万多元。当时,我一年的学费是500元。我是医科出身,后来又自学了中医,这样的专业背景加上偶然的机会,让刚刚毕业不久的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一次,我和父亲去新加坡参加一个有关中医的学术会议。会议期间,主办方安排父亲和我为一个瘫痪六年的患者进行现场针灸治疗。那次的治疗效果出奇的好,令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现场治疗之后,这名患者当场就奇迹般的重新下地走路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当新加坡报纸整版报道了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英才》2012年12期
《文学教育(上)》2011年08期
文学教育(上)

难忘那个红皮日记本

人生有时候很奇怪,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或者一件细微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东西,却总在你的生命中担当着一种臻至神圣的精神意义,在每一个特别的时刻,让你怀念着、感动着。在纪念建党90周年的日子里,一个久已湮没在岁月风尘中的红皮日记本,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颇有几分“昔我往矣,雨雪霏霏;今我来思,杨柳依依”的感慨……十七岁那年,我穿上绿军装告别家乡,临行前,母亲捧出一个红皮日记本送给我,封面上印有金黄色的党徽,打开扉页,一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铅印歌词映入我的眼帘,再往后翻全是空白。母亲告诉我,这是早在五十年代,她被选为县党代表,在县里参加党代会时,县委书记亲手发给她的会议纪念品,弥足珍贵,二十多年了她都没有舍得用。在我入伍时母亲送给了我,其寓意深刻。在递给我红皮日记本的同时,还语重心长的嘱咐:到部队好好干,争取早点入党啊!要听党的话,永远跟党走。到部队我才发现,这个红皮日记本由于存放时间太久,加之我们南方比较潮湿,根本无法在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建筑》2004年05期
建筑

文者以为意 得意而忘言——关于建筑中精神意义的表达

现代认知心理学表明:赋予世界以意义是人类的基本需求。著名建筑理论家诺伯格·舒尔茨指出,存在含义并非某种强加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东西,而是蕴含在日常生活之中。每个人都生来就在某种特定的含义体系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的成长就是逐渐意识到存在的含义,因此对含义的体验成了人的基本需要。”人,虽然来自于物,却不能归结于物。可以说,人既是实体性的物质存在,同时又是一种精神上的意义价值存在。与此相适应,人虽然生存于大自然中,现成存在的大自然却并非人的“家园”,人所生存的环境要由自己去建造—这就是广义上的建筑。同时,作为双重生命的存在,人类不仅要与周围环境进行物质、能量交换,还要进行其他生物所不具有的意义交换。因此,人为构筑的建筑环境就不能仅仅满足物理意义上的遮风挡雨,同时也必须体现出这种特有的意义追求。进一步说,人类不仅不断地追求世界的意义以充实自己,同时还要不断地把自己创造的意义留给世界。正因为如此,建筑便有了表达精神意义的特性,也从而成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建筑》2004年05期
《中学教学参考》2010年09期
中学教学参考

让知识与学生相遇

一直认为人情、人性是知识的属性,知识的每一个字符都诉说着人们的生活,沉淀着生命的意义,知识那丰富的“精神意义”能唤醒、启迪学生的心灵。也许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观点,在学科教学中,笔者总想让学生学会倾听知识的“言说”,体悟其丰富的“精神意义”,或尽量使知识穿越时空,抵达学生的心灵。然而在不少时候,还是发现要么有学生听不懂知识的“言说”,要么是知识敲不开学生的心门。笔者还能清晰地记起,那一次课堂的场景:下午第一节课,当笔者走进教室时,有学生还在分发试卷,还有学生正嘀咕着考试的成绩,为了尽快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笔者临时把一段《大庆油田》的视频作为导入材料加以播放。学生果然安静下来了,但当看到大庆人在环境恶劣、条件艰苦的松嫩平原上,用原始的扛、拉、推、敲等方式,竖立矿井架,用脸盆、水桶搬运搅拌用水,王进喜等工友用身体当搅拌机时,有学生居然笑了,他们的表情好似看一部历史的闹剧一般。“有条件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大庆人会战石油的豪情壮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