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90年代诗歌中的消解与重构

后朦胧诗潮以来直到90年代,诗歌中的消解现缘成为谈论诗歌时绕不过的一个话题。本文用“消解”描述诗歌现象,大致指出现于80、90年代诗歌中的一种创作倾向,对基本认同的道德观念、审美观念和诗歌艺术观念持反叛、嘲弄和贬低的态度。“重构”指消解现象中出现的一种相对而言的建设性倾向,是在消解的范围内谈论重构。谈论消解和重构时参照系是整个中国的文化、文学,把90年代这一种诗歌现象纳入中国文学纵向发展的轨迹加以思考。本文试图对90年代诗歌中的消解与重构现象作出较为全面的理解;并且把消解作为解读90年代诗歌的一个切入角度,进行一种阅读尝试。本文分为四个部分:绪论部分:界定“消解与重构”;概述研究现状。第一部分:90年代诗歌中消解与重构倾向的几种表现。主要包括完全破坏、客观表达和正面建构三个方面:“反”字当头——诗歌世界的随意书写;缺乏提升的言说——现有的存在消解过去的美好,诗人只是在表达;消解中的建构之光。这当中消解大于重构。第二部分:消解与重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艺术》2017年01期
现代艺术

关于武胜烈面淳风诗歌现象

烈面淳风诗歌作品地域独具、缘事而发、语言朴实、诗意淳厚、情真意切,容易给读者的心灵带来持久的震撼和冲击力,起到“淳风化雨”的作用,是嘉陵江畔诗歌艺苑中的一枝奇葩。淳风诗歌现象,产生于川东嘉陵江已形成了“缘事而发、乡愁浓郁、朴实畔的烈面片区。此诗风之名源于旧日烈淳厚、淳风化雨”的良好诗风。他们的面之名“淳风”,寓“淳风足以濯百代之作品地域特色明显、乡情浓郁;语言朴实、秽,高操足以激将来之浊”(晋·葛洪《抱诗意淳厚;内容丰富,涵盖面广阔,伸朴子·逸民》)之意。以烈面(包括高石、入到了社会、人生的诸多层面、各个角落,走马、建设、桥亭、胜利、八一、烈面、真实地展现了作者的志向、抱负、经历、西关、礼安、复兴等乡镇)藉诗人及在感悟,诗意地流露出作者的乡情、友情、烈面生活工作过的诗人为主。古代诗人亲情、爱情、学情、激情、豪情。字字以胡大成、何承道、庞孝植、周冕、尹句句,全是情感河流里久久浸泡过的精之任等为代表;现代诗人以谭优学、龙灵,显得情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创作》1989年03期
理论与创作

渡过眼睫——地域文化色彩及湖南“新青年”诗歌现象

走向模式、走向僵化. 宏观地透视湖南新青年的诗歌现象,我们就会发现不少诗歌丧失了地域文化色彩,陷入了一种困窘.当我们长久地凝视一首又一首诗时,常想起泰戈尔的那句诗:“……象一片秋天的残云,无主地在空中飘荡.”象周晓萍的《雨中》、《我的荒原》、江堤的 《雾海》、王向明的嫡动的春心》,匡国泰的《如梦的青山》,周龙江的《宁静的下午》等一些诗几乎毫无地域文化色彩,当然,从另一些视觉讲,这其中一些诗也不乏闪光之处。如周晓萍的《雨中》就构造了一个迷蒙美丽的意境,那丁香色的黄昏中飘飘闪闪的油纸伞总诱人灵魂升起一两缕不知是惬意还是惆怅的情思。还有一些诗.虽然其中也有“黑水牛、乌篷船、湘江、纤夫……”但也不过一些点缀罢了,不过是对域景物的一种描摹,对这种表象下含蕴的神髓一点也没有闪现出来,庄宗伟的《春天的微笑》、廖泽明的《沉水悠悠》、柳娜的《五月的南方)、刘丽萍的《侮雨期》,也许就属这一类吧。当然也有一些诗,通过一些富有地域文化色彩的景物,折射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4期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文学观念的演进与诗风的变异——魏晋南北朝诗歌现象辨识

(一)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学观念和创作现象,比之于先秦两汉时代,发生了很大的演变。在诗歌领域,趋新变异的态势尤为明显。以往人们惯用现实主义这把标尺来衡量这个时期诗歌的价值,认为它脱离现实,形式主义泛滥,甚至视为诗歌发展长河r}1的逆流,尤其是对南朝诗歌内评价更多贬斥。诚然,这些评断道出了这一时期诗风的一些弊端,但仅执此一端,尚难以揭示这一时期诗歌现象的复杂性,更未能从文学的发展历程与诗歌审美观念的变化来考察这种诗风变新的历史必然性。如何认识这个特异的文学发展阶段rf:t的诗歌现象,进一步探究文学观念的演进与诗风变化的关系,对于正确理解这时期的诗歌倾向,总结诗歌的发展规律,特别是对于准确把握文学变革时期的创作动向,都是很有必要的。 魏晋南北朝正是文学处于变革的时期。鲁迅曾说过: “汉末魏初这个时代是重要的时代,在文学方面起了一个重大的变化。”①从建安时代开始延及两晋南:l匕朝,文学的变新趋势愈演愈烈。在诗歌领域,更有许多突破性的征...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延河》2010年11期
延河

“新红颜写作”:一个新的诗歌现象

一“、新红颜写作”是一个时代必然出现的诗歌现象。网络时代尤其是个人博客出现后,大量年轻优秀女诗人的涌现是一个客观事实,不会因我们怎么命名而改变。她们才是真正的主体和主角,至于怎么命名,其实是可以讨论的,也许可以提出更好的称呼。但这一现象也总需要理论家和评论家去把握、研究和总结。我们只是开了一个头。二、“新红颜写作”不是一两个女诗人的事,它早已暗中汇聚为一股文学的潮流,我们所起的作用,不过推波助澜。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从现有的情况来看,女性正在逐渐成为当代诗歌创作主体,其最明显的外在表现是女性诗歌发表量逐年增长,尤其在年轻一代中有高于男性之势;此外,女性诗人所占比例也明显增加,有影响的女诗人越来越多。当然,其背后可能的原因有:女性受教育人数与比例增加,大学文科主要人群发生变化,以女性居多,因而导致文学创作主体和人群的变化;另外相对而言,女性生存压力少于男性,因而可以更专心于创作;同时,网络本身的特点适合女性创作,学习交流便利,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0年11期
《新阅读》2019年01期
新阅读

拨开现象的迷雾——评《21世纪中国诗歌现象研究》

文/卢桢新世纪以来,宽松而自由的写作生态、多元媒介的传播方式、日益国际化的交流氛围使得汉语诗歌写作热潮不断,事件林立。如何从诸多的“热点”甚至是“乱象”之中抽丝剥茧,提炼出带有普遍性的诗美特质,为新世纪诗歌确立一条逻辑清晰的发展脉络,进而构建出一种研究架构,就成为与新世纪诗歌“共时性”存在的研究者们共同追逐的目标。罗麒的新著《21世纪中国诗歌现象研究》正式从新世纪以来诗坛具有代表性的现象出发切入新世纪诗学要旨,对中国诗歌的主要问题和症候做出客观而深刻的批评,为中国诗歌在新世纪的再出发提供了客观有益的参考。纵览新世纪诗坛,可谓“事件”不断:“梨花体”“羊羔体”“忠秧体”等引发的质疑,“诗歌拍卖”与“诗歌公约”等炒作出来的行为闹剧,“新红颜写作”“打工诗歌”“底层写作”“新及物写作”“地震诗歌热”等甫经形成的写作向度,加上网络媒介对诗歌传播的普遍渗入,以及近来热议的“写诗软件”是否能够取代诗人等争论……似波浪翻滚起伏不定的诸种“现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