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丽的诗魂

萧红是一位体验型、情绪型的极富才华的现代女作家。她的一生颠沛流离、短促悲凉,饱受被放逐的寂寞、孤独和痛苦。萧红的小说创作正是她悲剧人生的真实写照。本文将从主题、思想、艺术风格等方面来分析萧红的小说,主要扣住两个方面,即萧红的悲剧人格和小说悲剧意蕴与萧红独特的文体风格,把这位自转型作家的生命活动、创作内涵和艺术风格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来研读,以期真正挖掘出萧红特有的悲剧人格和文体风格的美。下面为论文内容的纲要:一、萧红的悲剧人格和小说的悲剧意蕴1、被放逐的灵魂和悲剧人格的形成(1) 萧红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是形成悲剧人格的主要原因(2) 对性别的敏感意识和遭受性别歧视,也是成就她悲剧人格的原因2、萧红小说的悲剧意蕴(1) 萧红小说注重于写出民族历史文化坚厚的沉积层及其重压下普遍久远的悲剧(2) 紧紧抓住生与死——人的生命起点和终点这两个环节体现她对人类生命脆弱、不堪一击的悲剧性思考,挖掘出人类灵魂中的“小”以及中国历史、民族命运的悲剧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牡丹江大学学报》2018年08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对萧红小说中父亲角色不在场现象的考察

萧红充满苦难的一生极其短暂,但她的作品却永远在文学史上占据着特殊的一角,在后世大放异彩,这有特定的时代背景的因素,但更多的则是她独特的童年记忆和人生经历,使得研究者趋之若鹜。萧红是一位天才情感型的作家,研究她的作品很难不和她的生活经历和感情体验发生联系,但立足于文本,发现萧红作品的独特价值,是我们作为文学研究者身份的定位更是我们对于作为一位著名作家的萧红的认可和尊重,这是我们应该要自觉认识到的方向,在这方面,我们仍有很多的功夫可做。一、萧红小说中的家庭模式除去萧红根据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写的带有明显自传性质的小说,例如《呼兰河传》《后花园》等几篇小说,余下的基于生活加以提炼虚构的小说中,虽然萧红几乎没有正面写及以家庭为题材的小说,但是其中占半数以上涉及到家庭,如《王阿嫂的死》《看风筝》《哑老人》等等,小说虽不以家庭为主题,但是通过仔细阅读这些小说底本,我们可以从各种细枝末节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家庭基本情况,经过梳理,发现作为小说人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8年19期
明日风尚

萧红小说的儿童叙事探究

一、萧红小说的儿童叙事的动力萧红小说的儿童叙事有一定的心理驱动,她不仅是一位作家,还是一位女人,也正式这两个因素对她的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女性和儿童天生的亲近性从孕育到分娩,女性都与儿童有着紧密的联系,女性身上的母亲会让其无意识地亲近儿童,使她们能够从精神上对儿童更加关照。萧红总是站在女性的立场上关注儿童,例如对《林小儿》中林小儿的描述,“我”会产生亲近感。可以说,萧红的一生基本处于边缘化的时代,即使成了作家之后,她的话语权也没有被完全认可,这也激发了她对儿童的关切。2.萧红童年经历的影响童年经历会影响一个人认识世界的方式,会为其日后的生活提供基础经验。萧红生长在关系复杂的大家庭中,母亲去世较早,祖母刻薄,让幼小的萧红感到祖父。这些都能够在萧红的作品中看到一些影子,如《呼兰河传》中回忆祖母的离世,十分平淡,反应出萧红对祖母感情的冷淡。萧红对目前的回忆是带有些许感情的,如在《感情的碎片》中,萧红认为,母亲终归是母亲。正是童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8年27期
青年文学家

萧红小说中的女性意识研究

近年来在网络、电影、电视、杂志等出现了以萧红为主体的研究,展开了一轮“萧红热”,萧红作为民国时期自传型女作家,创造了一些具有反抗意识的女性形象,采用独特风格的散文化小说,使我国现代文学更加丰富,也在我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厚的一抹色彩。一、萧红小说研究对于萧红小说中的文学价值可以从多个方面进行探讨,如创作源流角度、女性角度、心理学角度等,从女性意识的定义来看,即将女性作为人类自身对于女人价值的思考,在男权社会中对于男性权利的颠覆与质疑,同时对女性生存状况予以了关注,对女性的生命体验及心理情感进行审视,相对于男性意识来说,女性意识在文学作品中主要是以自身独特的审美角度来对女性生活、内心世界的把握和感受,是女性作家对于自我意识的一种表现和流露[1]。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来看,萧红的小说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胡风与鲁迅对萧红《生死场》进行了典型的评价,从而开创了对萧红小说研究的先河;第二阶段是在文革结束前后,这一时期的文章多为悼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6年36期
青年文学家

语言陌生化——萧红小说的魅力表达

1914年俄国形式主义文艺理论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了“陌生化”文学批评理论,在文学阐释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所谓“陌生化”,即在文学创作中,将生活中本来熟悉的、司空见惯的对象通过艺术的手法变形,使其变得“陌生”起来。俄国形式主义者对“陌生化”理论的研究,强调了语言陌生化的重要作用。在他们看来,语言的陌生化是实现叙事陌生化的重要基础和保障。被称为“三十年代文学洛神”的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萧红,在她短暂的一生中为我们留下了百万字的珍贵文学遗产。在萧红小说中,陌生化的语言,是她作品独一无二的标志。所谓“陌生化”的叙事语言,就是指文学语言与生活语言有一定的距离。接受者在欣赏时会感受到一定的阻滞性,延长了接受者的审美时间,从而体会出小说语言的独特魅力。萧红擅于用陌生化语言去描写她所熟悉的事物,使用一些不合语法规范的言语组合方式,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和生命力。总的来说,萧红运用陌生化的手法,使其小说的语言呈现出一种自然稚拙的状态,进而构建了属于自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报刊荟萃》2017年02期
报刊荟萃

浅谈萧红小说的女性悲剧

萧红的许多作品都是以命运悲惨的女性为主角,深刻地揭示了女性在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里的卑微处境。一、生育悲剧女性生育是一次伟大的创造,是为人类繁衍发展的可歌可泣的行为。然而女人从怀胎十月到一朝分娩是非常艰辛的,甚至有的女人因此而丧命。萧红作为一个经历了两次生育之苦的女性,对生育给女性带来的痛苦有着切肤体验。生育给她带来的刻骨的伤痛被她融入到了自己的作品里,所以萧红笔下女性分娩时的情景让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王阿嫂之死》里写的是一个濒死的穷苦妇女刚刚分娩后的痛苦万状:“她的身子被自己的血浸染着,旁边的血泊里有一个小的、新的动物在挣扎。王阿嫂的眼睛像一个大块的亮珠,虽然闪光而不能活动,她的嘴巴张的怕人,像猿猴一样,牙齿拼命的向外突出。”“王阿嫂就这样死了!新生下来的孩子不到五分钟也死了!”[1]在此我们可以看到,女性的分娩与死亡是相伴而来的。《生死场》第六章“刑罚的日子”中,五姑姑的姐姐分娩时的凄惨场面也令人毛骨悚然,忍不卒读。因为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