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县主要僚佐考论

唐代县级地方行政机构既是唐史也是政治制度史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但以往的研究成果大都集中在县的设置、等级以及县的长官——县令上,对于县僚佐的研究则少有涉及。本文即以唐代县级行政机构中主要的僚佐——县丞、县主簿、县尉为研究对象,系统地研究他们的设置、职掌、来源与迁转,进而探讨他们在唐代的县政中各自的地位,及对县政所产生的影响,以期展示这一群体在唐代社会的真实面貌,为推动县僚佐的研究做一小小的贡献。全文分为四章:第一章绪论,论述了本文选题的目的、意义以及研究的重点所在,并对本文所涉及的研究对象做了简要的学术史回顾。重点指出唐代县僚佐的研究在学术界还十分的薄弱。第二章论述了县中的“佐贰长官”——县丞在县中的重要地位。指出县丞的设置在唐前期较为稳定,而后期由于众多原因,则表现出不稳定性的特点,并导致了县丞实权被削弱和在县中地位的下降。县丞具有签署文书、处理县务、断决狱讼、维护治安等职能,并经常兼摄判其它官职,也不时地被差出,这些都对县政产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11期
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唐代杂剧的形态

~~论唐代杂剧的形态@刘晓明$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广东广州510405@屠应超$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广东广州510405唐代;;杂剧;;形态文章根据归纳前人以及笔者新发现的共计四条有关唐代杂剧的材料,论证了唐代杂剧的四种基本形态:歌舞戏、杂伎、博戏、谐戏。杂剧的这种最初形态,解释了宋代杂剧何以会有广窄之别的原因:广义宋杂剧直承唐代杂剧的传统,包括歌舞戏与杂伎在内;窄义的宋杂剧专指滑稽剧,是宋代杂剧戏剧性因素发展的结果①宋·洪迈《容斋三笔》卷六“杜诗命意”条:“先忠宣公在北 方,得唐人画骊山宫殿图一轴,华清宫居山颠,殿外垂 帘.宫人无数,穴帘隙而窥,一时伶官戏剧,品类杂沓,皆 列于下。”洪迈所称的“伶官戏剧”,虽未明言即唐代杂 剧,但应相去未远,所谓“品类杂沓”,不妨作为唐代广义 杂剧的参照。②又,廖奔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大面”既为类名,就应 还有其它与《兰陵王》并列的舞名,但“大面”统辖的其它...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汉字文化》2019年08期
汉字文化

从唐代文献中看唐代牛的价值

自西汉以来,大牲畜中的牛逐渐成为农业生产的主要动力,牛在农业上,作为最主要的一种生产工具,其身影几乎存在于所有农业生产流程中。从耕种到收获,牛作为农业生产的基础,是古代人们生产的重要依靠。农业关乎一个朝代生存的根本,因此牛也一直受到人们的重视。牛在唐代由于其吃苦耐劳的优点以及对人们生产的重要性,经常被人们视为优秀品质的化身。如柳宗元《牛赋》描述牛:“若知牛乎?……牟然而鸣,抵触隆曦,日耕百亩。往来修直,植乃禾黍。自种自敛,服箱以走。输入官仓,己不适口。富穷饱饥,功用不有。……皮角见用,肩尻莫保。或穿缄縢,或实俎豆。……曲意随势,不择处所。不耕不驾,藿菽自与。腾踏康庄,出入轻举。喜则齐鼻,怒则奋踯。当道长鸣,闻者惊辟。善识门户,终身不惕。牛虽有功,于己何益?命有好丑,非若能力。慎勿怨尤,以受多福。”(1)这首赋描述了牛的形态,展示了牛的作用。并且在这篇赋里,柳宗元把自己比作牛,把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比作瘦驴。以牛自喻,谓牛有耕垦之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印刷与包装研究》2010年S1期
中国印刷与包装研究

唐代雕版印刷的相关文献研究

唐代雕版印刷的相关文献研究@方晓阳$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北京100049$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包装工程学院!北京102600@施继龙$北京印刷学院印刷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纺织导报》2007年07期
国际纺织导报

探讨唐代经济文化对服饰的影响

唐代(公元618~907)是我国古代经济文化的鼎盛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居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在我国的服装发展史上,唐代服装对我国服装的演化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隋朝(公元581~618)的统一,使全国的社会秩序安定下来,南北的经济文化得到交流;唐朝从太宗的“贞观之治”到玄宗的“开元盛世”,封建经济高度发展,政治相对稳定的时间也较长,这就为文化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唐代经济的特点1.1农业方面唐代国家长期统一,社会相对安定,生产力有较大发展,封建经济呈现高度繁荣的局面。唐代扩大耕地和灌溉面积,注重兴修水利,出现了便于耕作的曲辕犁,利于灌溉的水力筒车和牛輓高转筒车,提高了粮食亩产量,促进了经济作物的发展。1.2手工业方面技术的改进和内部分工机制的加强,使唐代官营和私营手工业都获得了显著发展。唐代创新的花釉瓷、绞釉绞胎瓷、釉下彩绘瓷及三彩技法,展现了唐代陶瓷装饰多样化的特点。印花工艺广泛使用,使唐代丝织品的纹饰色彩更加斑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高教版)》2009年01期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高教版)

唐代敦煌飞天的女性形象

从新石器时代形成的父系社会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直至现代社会,男性一直扮演着社会生活的主角,而女性则是男权社会中的“第二性”,处于被支配地位。中国几千年东方本土文明的进程,加之孔孟传统道德观念的影响,“男尊女卑”的思想长期存在。女性一直以来受到社会的歧视,尤其强调女性的自藏、自避、自我束缚。很少有哲人能够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从正面高歌赞美女性形象和女性形体美等特质。但是,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在艺术领域内,女性形象却常常是艺术家们的最爱。以女性为题材的各种艺术品远远超过了以男性为题材的艺术品,甚至中国的仕女画和日本的美人画都发展成为专门的画科。女性形象作为真、善、美的化身,作为正义与光明、自由与博爱、勇敢与勤劳、和平与友谊、理想与追求的象征在绘画中不断出现。周肪的《簪花仕女图》、日本上村松园的《序舞》、意大利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法国高更的《塔希提岛的妇女》等等这些东西方脍炙人口艺术珍品至今令人赞叹不已。而在众多塑造女性形象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