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安徽俗话报》研究

《安徽俗话报》是陈独秀早年在安徽芜湖创办的一份刊物。该刊以“救亡图存、开通民智”为宗旨,语言浅白,内容丰富。受到广大中下层读者的欢迎,创刊半年后销售量就超出三千份,是当时较有影响的白话报纸之一。论文紧紧围绕《安徽俗话报》展开,第一部分是俗话报概述,主要介绍俗话报诞生的社会背景、主编陈独秀的个人情况、俗话报的同人与栏目、广告销售、停刊原因以及该刊的意义地位。第二部分论文就俗话报的主要内容进行研究,论说、新闻和主要文学栏目被纳入研究的范围。第三部分对《安徽俗话报》和同时期的一些著名白话报纸进行比较分析,从比较之中去发现俗话报的特色与个性。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安徽俗话报》研究

19世纪末20世纪初,民族危机日益加深。图强御侮、挽救危亡,成为近代中国人民压倒一切的神圣使命。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认识到国民素质对国家兴衰存亡的决定性影响,把开启民智摆到了救亡运动的重要位置,并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思想启蒙,创办白话报便是其中之一。这一时期涌现了许多著名的白话报刊。1904年由陈独秀创办的《安徽俗话报》,虽然从创刊到停刊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却“风行一时”、“驰名全国”,“仅及半载,每期从一千份增至三千份,销路之广为海内各白话(报)冠”,成为当时国内最具代表性的白话报刊之一《安徽俗话报》契合了时代的需求,以启蒙救亡为宗旨,从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习俗等方面对民众进行思想启蒙。本文拟在探讨《安徽俗话报》启蒙思想的主题之下,分五章对《安徽俗话报》的创刊背景、文本及思想内容展开较为全面系统的研究:第一章介绍《安徽俗话报》的创刊背景。主要从三方面入手进行分析,从清末新政时局到开民智思想的产生再到白话报的兴起与发展,试图从宏...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安徽俗话报》研究

在中国古典文学时期,文言与白话,雅也好,俗也罢,相安无事地各自固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发挥着自己的功能。到了晚清,知识分子突然对自己驾轻就熟的文言产生了深深的“焦虑”,二百多种以“白话”命名的报刊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这种对语言的空前“焦虑”,却并非真的是因为文言已经成为“死”的语言,必须由白话取而代之。这一现象的出现不是语言内部自身发展的结果,而是外部力量的强行推动。这种对语言的“焦虑”,体现的是在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之时,知识分子的现代化焦虑。这种深重的焦虑感,加上白话自身的特点,是促成白话报人创办白话报的最直接的动因之一。白话报的大量涌现,也离不开近代报刊事业的发展。“启蒙”的急需和近代报刊事业的发展,使白话报的出现成为必要和可能,各白话报刊及白话报人的“夫子自道”也印证了这一点。近代知识分子的“现代化”梦想由入侵列强的“坚船利炮”所激起,随着民族危机的日益加深,在不断“师夷”的过程中,他们对“现代化”的理解逐步深入。由于特殊的...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师范大学
北京师范大学

试论《安徽俗话报》对中下层民众的启蒙教育

19世纪末,“开民智”成为近代知识分子的一致认识,他们迅速地投入到一场史无前例的针对中下层民众的启蒙运动。民众的启蒙问题开始突破與论造势阶段,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因而也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清末白话报是这场运动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有志于启蒙救国的知识分子认识到白话报在宣传革命、开通民智等方面的重要性,纷纷行动起来创办白话报,因其传播范围广、通俗易懂、价格低廉等特点,深受中下层民众的喜爱。自19世纪末在知识分子中涌动的“新民观”开始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以“师者”自居的知识分子的价值观成为整个运动的主导思想,然而,民众依然是被动和盲从的,他们的精神面貌和社会地位仍无根本性的变化。因此,这场启蒙运动的不足之处就是缺乏双向互动,缺乏沟通交流,民众的消极麻木和知识分子的高傲孤立是启蒙运动的成果未能持久保存的重要因素。清末白话报在这方面也体现地非常明显,受众的不确定性和其接收信息的被动性更使白话报的传媒角色、“师者”角色体现地淋漓尽...  (本文共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改良者到革命者——《安徽俗话报》与陈独秀革命思想的成型

《安徽俗话报》(以下简称《俗话报》)由陈独秀主笔和主编,一向被视为安徽近代期刊的源头,它致力于启蒙的路向探求以及启蒙的主体建构,报纸通过无所不包的栏目设计不断深化着这样一个命题:国民性的改造和新国民的建构。以启蒙角度逼近清末安徽这一特定历史时段、特定地域的文化和思想研究,可能有助于揭示一个时代的思想秘密。这份报纸虽然寿命短暂,却意义长远,主要在于其在被动与主动、全面与片面、激情与平和的重重矛盾中,将陈独秀为国为民不断求索道路的心路历程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这份报纸的意义远不仅仅是在安徽地区开风气之先,它同时也是陈独秀个人生命历程的一个转折点,是他从矛盾走向成熟的过渡。本文以《俗话报》及其主办人陈独秀思想的矛盾性为核心内容展开论述。一被动接受与主动选择变革的社会常常是矛盾的,它存在选择的复杂性和冲突性,使得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知识分子一方面感受着春江水暖的先知先觉,一方面又因窥破了时代的秘密,渴望掌握时代并变革社会而兴奋,同时还存在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党史纵览》2008年12期
党史纵览

陈独秀与《安徽俗话报》的创办

《安徽俗话报》由陈独秀创办于1904年,是我国近代重要的白话报刊之一。由于陈独秀不仅是该报的创办人,还是该报的主编兼主笔,他的思想无疑会对该报的宗旨和宣传内容产生重大影响。因此,考察陈独秀早年所走过的道路和思想演变的轨迹,对《安徽俗话报》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反之,研究陈独秀,也不能不研究《安徽俗话报》。陈独秀少时曾受大哥引导学习《昭明文选》,并由此成为“选学妖孽”。后接触到宣传维新思想的《时务报》并深受影响,逐渐转变成维新派。但陈独秀作为维新派的时间并不长。戊戌变法失败、八国联军入侵、《辛丑条约》订立,促使陈独秀等先进知识分子开始觉醒。1901年11月,陈独秀第一次东渡日本,参加了“旅日中国学生的最早一个进步团体”——“励志会”,接触了包括《清议报》在内的一批宣传近代西方资产阶级社会政治学说、意图唤起国人救亡意识的报刊,思想变得更加激进。1903年5月,陈独秀因在家乡安庆发起拒俄演说会而遭到清政府通缉,从而使他对清政府彻底失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