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妇女爱情诗研究

唐代妇女凭着独特的精神风貌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开放宽松的环境,给予她们相当程度的自由;雅好诗歌的文学风气,鼓励她们积极参与创作活动。唐代妇女爱情诗中反映出的创作心态,复杂而矛盾。本文第一章对唐代妇女诗人群体的构成、创作情况和唐代妇女的社会地位进行了概述,并分析它们之间的联系。第二章着重分析唐代妇女爱情诗中表现的大胆抗争、要求爱情专一的特点,及她们自我意识的萌发情况,探讨她们创作心态的一面:试图挣脱礼教陈规,大胆追求爱情理想。第三章则以理想角色期待和现实存在的劣势因素为切入点,分析唐代妇女爱情诗中同时存在的愁、怨交织的情绪特征,由此探讨她们创作心态的另一面:难以挣脱性别角色的枷锁,最终对男权统治下爱情婚姻的依附。最后得出本文的结论:两种心态特征在唐代妇女爱情诗创作中的共生,反映了在精神自我与性别角色冲突下,唐代妇女真实的生存状态。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论叙事视角与创作心态

一部叙事作品是以作者的生命体验为原点,在视角的周转中形成的一个叙事世界。视角作为作者与文本的心灵结合点,其背后即是作者对世界为何要如此“视”的“心态”。本文以期通过以下三个章节的内容,阐明叙事视角与创作心态之间的关系,从而得出自己的结论,即叙事视角的选择首先是作者对自我的规避与出场的权衡。第一章 叙事视角缘何而来。本章主要通过隐含作者概念的分析,以及视角意义的阐述,强调视角的确立不仅缘于作者观照生活的角度,而且还有赖于在这种观照中所保有的艺术与实际人生之间的距离。第二章 叙事视角的选择与创作心态。本章主要通过对各类叙事作品的分析,从回归与救赎、反讽的力量、对话中的审判以及独语的权利四个方面,具体阐述叙事视角的选择与创作心态之间的关系,看作者在视角的选择中所反映出的——艺术与实际人生之间,距离的或远或近,放大与缩小,还原与变形,对作者的创作心态进行一种整体上的观照。第三章 作者自我的规避与出场。本章是对全文的一个总结,通过对叙事视...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南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湘南学院学报

五四女作家古典诗意创作心态研究

五四女作家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其心态大多可总结为从觉醒到苦闷,富有浓郁的五四时代气息和浪漫的抒情气质,我们看到五四女作家在刚刚“浮出历史地表”时的举步艰难,这些既是封建大家庭出生又带有反叛气质的知识女性,在新旧文化矛盾最为冲突的时刻以其作品表现出一些创作困惑,也因其创作显示实力。五四女作家的创作题材多以紧迫的社会问题为主,尤其是对婚恋题材的偏爱,基调忧郁,抒情味浓重,与同时期的男性作家创作相比,更加偏重心理情绪的描写,凸显女性独特的心理体验和现代困惑。虽然女作家们欠缺对问题深广的思考,也没有乡土作家那种深厚的生活经历,仅是以一个类似深闺女子的角度来观察社会,但是五四女作家们以深厚的文学修养使其创作充满古典文学的诗意之美,而在新思潮的影响下,她们古典诗意创作心态表现得更加复杂又独特。一、五四女作家古典诗意创作现象(一)古典诗词入文诗意,《标准汉语词典》给出的第一种解释是“诗的意境”,与诗词有直接关系。根据这一种解释,“古典诗意”如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12期
北方文学

从场景转换看海明威的创作心态——以《太阳照常升起》为例

“场景”是指故事展开的背景或者说是发生的地方,以场景的转换来串联故事是许多作家常用的写作方式,同时其创作情感也熔铸于这些场景当中。《太阳照常升起》给世人呈现了美妙的场景转换,既有醉生梦死的巴黎生活底色,又有充斥着血腥的西班牙斗牛场面,还有平静安宁的布尔戈特钓鱼场景,这些场景共同支撑起《太阳照常升起》这本书的整体脉络,为所有人物的活动以及个性展现提供了活动背景。一、巴黎底色一战结束后,满载战争荣誉的海明威回到家乡,过着享乐气息浓厚的生活,然而这种生活方式却与清教消费观念相去甚远。1921年,海明威带着美国知识分子普遍认为的“艺术家只要离开本国,就能自由地生活,就能充满创造力”的想法来到巴黎寻找新的生活。然而巴黎在海明威的创作中却是作为灯红酒绿、虚无幻灭的背景出现的。《太阳照常升起》这本书正式描写巴黎生活是在第三章的开头:“电灯广告牌开始闪亮,指挥交通的红绿灯时亮时灭,行人来来往往,马车在川流不息的出租车行列旁嘚嘚地驶过,妓女在寻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6年15期
祖国

浅析薛涛爱情诗中的两种创作心态

一、薛涛爱情诗的创作背景及原因(一)薛涛爱情诗的创作背景社会背景方面,中国封建时代最为开放的是唐朝,政治空前强盛,经济、文化空前发展繁荣。正是时代的先进,时代的开放,作了铺垫,女诗人薛涛是追求自由爱情的杰出代表。人事难料,大诗人薛涛在父亲去世后,担起起了家庭的重担,为了维持生活,无奈之下她成为了一名诗妓,凭借着美丽的容貌和令人羡慕的才华,她很快成为了成都名妓。后来,在薛涛的生命之中,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元稹。薛涛与元稹一相见,似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共同吟诗作赋,很是惬意。是时三十八岁的薛涛早已厌倦了诗妓生涯,元稹的出现给她的人生赋予了新的色彩。元曾语诺,了却缠身公务,便会来此与涛团圆。但世事难料,实际情形并不如约定的那样,后来的元稹,因仕途的坎坷,官无定所,在频繁的调动之中,原本就比薛涛年轻,要想对爱情专一,本就不易,而且唐代禁令官吏与妓女交往,元稹移情别恋,也就在所难免了。薛涛的爱情是凄苦的,正是特殊的社会环境和薛涛特殊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6年15期
《南京社会科学》1999年10期
南京社会科学

论创作心态的构成与表现

文学创作是创作者灵魂里的创造行为。因此对创作的研究,必然要深入地去探究作家创作时的心理状态。“歌儿正在蕴藏成熟”,这是一位诗人对自己创作心态的出色描写。《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中说:“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换种说法,“心里所充满的,笔下就写出来”,这当然是件愉快的事。但创作心态本身,不是自然形成、无意生成的,而是经长期的准备、自觉的努力和培养才孕育成熟的。但是,研究创作心态,就要抛开作家为从事创作而事先进行的学习、积累、孕育、构思等阶段的心理状态不论,只集中讨论作家在进入实际的创作活动后,心理会发生一些什么变化,会产生什么不同于常态的心理状态。虽然这一特定阶段作家的心理状态仍是与过去的积累密不可分、息息相关的,但为了精确起见,必须作明确的切割舍弃。道理很简单,创作心态就只能指作家进行具体文学创作时的各种心理状态,其余的就略而不论了。一每个作家都是在一个特定时刻进入创作活动的,诸如假期、空闲的时间、早晨或夜晚、午睡之后或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