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写“羌”与读“羌”

《后汉书·西羌传》作为中国“正史”关于“异族”书写的典型文本,其被解读的过程经历了两个主要阶段。首先是在古代中国礼教伦常和宗法阶序的社会情境下,《西羌传》从书写到解读,均被视为一种政用性质的意识形态工具,对“羌”的“历史真实”书写或解读是以“大一统”的华夏中心主义为指导思想,而进行的一种选择性记忆,其目的是维护和巩固华夏王朝的正统以及对国家的治理。但是,在现代科学理性和民主自由的时代语境之中,《西羌传》的文本生命状态又以完全不同的解读方式而得以呈现,这就是将其作为一种历史文献性质的文本,进行历史学、民族学、语言学等学科领域的科学性、学术性的解读,从而获得一种对“羌”民族客观、理性、公正地描述,并为其成为中华少数民族之一员而寻找科学和历史的依据。然而,这些关于“羌”的解读方式,对于《西羌传》的书写生命来说,是不完整的,因为至今尚未出现过真正从文学意义的角度来对其作深度阐发的研究行为。同时,对《西羌传》的传统解读方式在当今跨文化和跨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畜牧兽医》1990年02期
四川畜牧兽医

先秦时期四川畜牧业初考

四川的原始畜牧业起源于何时2尚无确切的文字记载可资考证。不过根据《山海经、海内经》载: “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生氏羌”。说的是羌是他们的后裔,或指占代部族发展的时代顺序。又据《后汉书、西羌传》和《旧唐书》记载:“吐番在长安之西八千里,本汉西羌之地也”。奏穆公后 (公元前659)年,西北羌人迫于秦的严重军事压力,开始大规模迁徒,当时有大量羌人继续向西南移动,如越鲁羌、广汉羌、武都羌等,这些羌人与当地土著居民共同生活,由于自然条件的差异.决定了他们走不同的发展道路,说明现在西北部的藏族,其先民可能与古羌族同宗。 据《羌族源流探索》载:“古羌文化就是牧业文化。”证实,古羌族在生产方面最大成就,便是驯养野兽成为家畜一特别是羊和牛的驯化较早。古文字羌即“羊”“几”(古人字)二字的组合。《说文解字》日:“羌.西戍牧羊人也,从人从羊”。西戎泛指今日川、陕、甘近邻之地。古羌族把野羊驯化为绵羊,而驯化山羊则较晚,但是当中原文化发育时,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