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伽达默尔诠释学视野下的自然科学

《存在与时间》的出版是哲学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标志着海德格尔不仅建立起了一种迥异于传统本体论的新的本体论,而且实现了诠释学发展的本体论转向,为伽达默尔哲学诠释学的形成和发展开启了道路。伽达默尔的诠释学正是在批判“语言学转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与海德格尔的这种“诠释学转向”密切相关。伽氏的哲学诠释学区别于以往的一切诠释学就在于,它不是去发展一种关于理解的方法和程序,而是从海德格尔的基础本体论和时间性范畴出发,去探究理解得以发生的条件,阐释了“既往、现在和将来”在“现在”基础上的“视域融合”,说明了理解是对生活世界或历史意义的相对把握。本文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诠释学应用到自然科学的解读是否可能?二是如果可能,自然科学领域哪些方面适用伽达默尔诠释学意蕴的解读?本文试图通过阐述《真理与方法》的写作方式以及伽达默尔与海德格尔以及其他哲学家的关系来试图说明在伽达默尔看来不仅人文科学而且自然科学都具有诠释性。本论文包括导言、正文和结论等部分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伽达默尔精神科学思想研究

“精神科学”在产生之初被误认为是自然科学的一个分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它的地位逐渐得到改善,开始作为与自然科学平等的科学出现。尽管如此,自然科学对于19世纪历史主义精神科学的影响仍然根深蒂固,以至于它仍然采用包括客观性、认识基础及方法论在内的自然科学模式来体现自身的科学性。受亚里士多德、狄尔泰和海德格尔等人的影响,伽达默尔认为,精神科学与自然科学具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是关于特殊性的知识,后者是关于普遍性的知识。精神科学追求的并不是科学成果的突破和进步,而是人类生存方式的深入解读,这意味着人文主义传统是精神科学赖以生存的土壤。精神科学的研究对象是历史及其传承物,历史总是效果历史,效果历史意识预先规定了我们一切认识的可能性,这就使得“前见”、“传统”、“先行关系”成为了精神科学中的重要因素。精神科学的真理是去蔽的真理,倾听传承物并使自己置身于其中,是精神科学行之有效的寻求真理的途径;衡量精神科学的学说有无内容或价值的标准,是参与到...  (本文共28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哲学诠释学视野中的艺术经验

本文是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为理论依据,在将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和古典的方法论诠释学和哈贝马斯和科科尔的诠释学相区分的基础上,具体分析了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的理论特征,在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的基本视野中探讨它的艺术经验理论。哲学诠释学是以诠释学的理解作为本体的哲学。在哲学诠释学的视野中,艺术经验具有双重作用:艺术经验直接构成了哲学诠释学对传统认识论进行批判的起点,导致了对哲学问题的重新思考;在哲学诠释学新的本体论中,对艺术经验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哲学诠释学的本体是传统或语言。传统和语言构成人类此在的存在论背景,哲学诠释学所要寻找的就是人类此在如何达到对这一背景的意识,从而通过对这一背景的意识,意识到人类此在是一个在“此”的在,这是一个诠释学经验的过程。诠释学经验的本质就在于通过对自身被传统和存在所规定的理解,从而意识到自身是一个有限的和历史的存在,从而使得人类此在向新的经验开放。通过这种开放,作为规定着人类此在的本体——传统就有可...  (本文共1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论伽达默尔解释学的普遍性

伽达默尔的解释学的普遍性主要体现在他的理解观和语言观中。解释学的发展过程事实上就是理解观的发展过程。施莱尔马赫和狄尔泰认为理解是本文解释的基础和精神科学的方法,这使得他们的解释学成为一种方法论。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认为理解是人的生存方式。具体地说,理解是有限的。理解者和被理解的对象具有历史性,总是在“处境”中。理解的过程,是“视域融合”和“自我理解”的过程,具有时间性。因此,理解是事件,是一种实践活动。在这种活动中,“应用”作为理解的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意义。理解的合理性是在具体的生活世界中来证实的,并不依赖于普遍的规则。理解的实践性要求解释学关注生活世界,从而解释学具有了普遍性。作为实践活动的理解是一种理解者和被理解对象之间的交流活动,是一种主体间活动,是会话。伽达默尔把它描述为“问一答”模式。会话是一种追问方式。它总是在旅途中,是一个不断超越和不断转换的过程,是意义不断呈现的过程;与会话相伴随的是形成于会话中并保证会话进行的“修...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伽达默尔真理思想探析

伽达默尔解释学真理观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突破了传统哲学中的“主—客”二分的思维模式,在一种主客体的交互作用中来思考和界定真理,把真理视为此在在自己的生存过程中呈现出来的创生意义,而不是通过运用科学的认识方法去把握客观对象而达成。因此真理不再是超越人类个性化生存的一般性知识,而是适合人类自身个性化生存处境的、内含应用性和指向性特征的真理,从而使真理概念扩大到各人文科学领域,使真理真正成为关注人类存在,倡导人类正确的生活于当下,并合理筹划未来的智慧。在真理观上,伽达默尔实现了两大根本性变革:其一,将传统意义上的认识论真理发展为存在论的真理,打破了以精确性和客观性为特征的科学知识才是唯一真理的观念,为各人文学科的真理性奠定了合法性基础;其二,赋予真理以伦理学意义上的含义,使真理概念不再仅仅停留在纯粹事实和纯粹知识的层面上,而是和人类精神生活世界相统一的,同时也是人类在和平、团结、向善和宽容基础上的践行智慧。伽达默尔的真理观不仅在哲学上具...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9年35期
北方文学

伽达默尔对“偏见”合理性的论证

伽达默尔通过对艺术,历史和语言三个部分的解读,阐明了他的解释学的主题为理解与存在,即理解与我们经验生活之间的关系。在伽达默尔以前,解释学的中心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纪桥》2018年01期
世纪桥

解释和理解的条件性反思——基于伽达默尔偏见观的思考

伽达默尔的偏见观思想的主旨是试图通过分析人在传统、历史和世界中的认识和理解的能力,来阐释人与世界的主客体的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