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晚清至抗日战争前归绥地区学校及学运的发展

清末“新政”实行,西式思想开始向归绥地区渗透,地方教育的发展进入近代化领域。民国初年,归绥地区的各类学校又借破旧立新的良好势头,而一度蓬勃发展。可时不甚久,因受政局动荡的影响进入衰退阶段。二十年代,绥远政局相对稳定,教育事业有所好转,并在中期迎来黄金发展期。南京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后,对边疆教育事业予以扶持,归绥各类学校得到发展。本文选定土默特旗立小学、归绥中学、归绥师范学校和农业专科职业学校为主要研究对象,在介绍不同时期四所学校自身建设的基础上,进一步阐述学校发展所具有的时代特征。全文包括前言、正文、结语三部分。正文分三章,第一章主要是叙述归绥地区自晚清到抗日战争前教育发展概况,为后文介绍四所学校提供社会背景;第二章(按时间段限分为三节)叙述了土默特小学校和归绥中学在五四运动以前的学校建设,并总结了两所学校从书院、学堂到学校演变过程中的教育特色及办学情况;第三章共分两节,分别介绍北洋军阀统治后期和南京国民政府统治十年中,四所学校自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12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归绥乌伊联合会”与晋绥分治

有清一代,从驻防制度而言,绥远地区即归化城土默特地区属于绥远城将军直接管辖范围。从地方行政而言,绥远地区的各厅1即归化城土默特旗设立的各厅则隶属于山西的归绥道,是山西巡抚的管辖区域。这种将军管军政,巡抚管民政的状况直到民国初年未发生改变。1912年10月,张绍曾2就任绥远城将军后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使他颇感棘手的是绥远地区民政和财政问题。民国伊始,阎锡山掌握山西省的军政大权,将归绥道十二厅皆改称县,“县里的审判司法事务也连带归山西高等法院管辖。塞北关已由山西派员掌握,各县税捐机关同样要对太原的上级负责”[1]。这使得绥远城将军张绍曾的“用人用钱大受限制”。作为一个“颇欲有所作为”的地方首领的张绍曾来说,晋系军阀阎锡山的扩张和牵制是无法接受的,于是他积极策划了晋绥分治。1913年初,张绍曾在民国政府准备选举众议院议员时,“借各县初选当选人群集归绥的机会,组织了一个‘归绥乌伊联合会’,3作为官民商量地方事务的集议机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昆明学院学报》2014年05期
昆明学院学报

清代归绥道政府机构的变化发展

清代时,归绥道在行政上隶属于山西巡抚,但其官署位于今天的呼和浩特市旧城,被称为归化城。归绥道的管辖范围主要在内蒙古西部地区。对于清代归绥道行政体系的演变,前人已做过不少的研究,先前研究存在的不足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研究集中在归绥道、归化城同知等机构的最终形成,对于这些机构的变化过程,缺乏系统的梳理。二是研究更多集中在归化城厅,对于其他厅研究较少。三是没有给予各个厅之间的有机联系、各个厅官的附属机构更多的关注。鉴于以上,本文在充分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的基础上,试图系统、全面、真实地展现清代归绥地区厅官的建立与发展过程。这些过程是从归化城同知到归绥道;从临时派驻的笔帖式,变为同知、通判;从一个厅变为七个,再变为十二个;从理事同知、通判,到抚民同知、通判,加理事衔;其附属官吏、基层管理的不断发展完善。清代,山西归绥道的沿革,就是一个政府机构不断发展壮大、职能持续丰富的升级样板。下面详细论述这些变化发展的具体情况。一、归绥地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晋阳学刊》2015年01期
晋阳学刊

清代归绥道外来人口与农业的发展

学界关于河套地区人口迁移的文章和著作已有很多,最早有葛剑雄先生的《中国移民史》、安介生先生的《山西移民史》,而本文中涉及到的关于西口研究的书有冯改朵先生、刘建生先生等著有的《西口研究》。不过,这些书中关于移民的论述,都是从迁出地的角度来看移民的原因以及对迁出地的影响,并没有站在迁入地去考察外来人口对本地的影响。本文立足于移民迁入地(归绥道),通过考察带有山陕等地方特色的地名及参考依托于移民的迁出地,来还原清代的行政建制和村落分布,并从村落的发展过程,考证外来人口的增加究竟引起了何种主要变化,以及归绥道地区从游牧经济如何过渡到农耕时代。一、资源优势招徕人口迁移清代的归绥道隶属于山西省,驻归化城。“雍正元年,设归化城理事同知。乾隆初,始筑绥远城为防军驻所,并设绥远城理事同知及五路协理通判,六年设归绥道。[1]”乾隆六年,山西巡抚在归化城同知和七个协理通判之上成立了山西省归绥道[2]。“清乾隆二十七年二月,清廷命山西归绥道驻归化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15年01期
黑龙江史志

清代归绥道资源优势与人口迁移探析

清代的归绥道隶属于山西省,驻归化城。乾隆六年,山西巡抚在归化城同知和七个协理通判之上成立了山西省归绥道。[1]1954年绥远省撤销,归绥道并入内蒙古自治区。归绥道相当于今内蒙古包头市、呼和浩特市及乌兰察布市大部(除德化、商都外)、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和五原县,包括今河套平原东套地区等绝大部分区域,面积约为44360平方公里(1)。综观清代边疆政策的演变,历朝执政者对于蒙古地区的外来人口问题总体上持较为宽松的态度。(2)随着大量流民依然出口垦荒,从事农耕,归绥道地区的人口也迅速增加。乾隆时,“至出口垦荒者,动辄以千万计”(3),致使察哈尔地区“旷土闲田,所在皆是。雍正中始募民垦种坝内,以为农田,画井分区,村落棋布”(4)。根据乾隆《口北二厅志》卷五《村窑户口志》中的记载,张家口同知属有旗户526户,民户5178户,铺户368户。道咸之后,帝国主义势力开始侵入内蒙古。在向帝国主义偿付巨额赔款的压迫下,企图用放垦蒙地的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4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民国归绥城街巷研究

街巷记载了城市发展的细节,反映着城市的历史兴衰。目前学界对归绥城街道的研究颇为薄弱[1]。本文仅针对民国时期归绥城的街巷数量、规模及其命名特征予以系统探究,以期为呼和浩特市的城市建设提供些许借鉴。一、街巷数量道路网是构成城市形态的基本骨架,它将城市平面划分为若干街区。城市中道路网密度越高,城市形态的变化就越迅速[2](P.21)。对归化城街巷数量的最早记载见于清代乾隆年间。据档案记载,乾隆年间归化城有50条街巷[3](全宗号-目录号-件号:80-19-57),光绪三十三年(1907)有81条街巷[4](第五册卷6田赋附户口)。而至19世纪30年代,归化城内已有57条大街、53条小街、84条小巷[5](P.402),共计近200条。绥远城是乾隆初年经过规划建起的驻防城。光绪十九年(1893),俄国人的著述中最早提到了绥远城有两条大街,一条由南到北,一条由东到西。此外,还有20余条小巷[6](P.140)。至19世纪30年代,绥远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