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穆旦晚年诗歌创作论

穆旦是九叶诗派最重要的诗人,也是中国新诗史上最优秀的诗人之一。从他在40年代崭露头角的那一天,就把自己最执着的探索、最优异的才华、最诚挚的心贡献给了中国的新诗建设。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诗人在很长时间被迫停止了创作。穆旦的一生,是与苦难相随的一生,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屈服于苦难。他以超于常人的对苦难的敏感与承受,显示出了一个诗人的宽阔襟怀与高尚的人格。本论文正是从诗人的这种高尚人格、精神气质,来分析、探索诗人晚年的诗歌创作。第一部分从诗情出发,来探讨诗人高尚的人品与诗品。探究诗人在晚年诗歌创作中的情感,诗人通过怎样的形式把人生追求、人生价值取向在诗歌中表达出来。第二部分是诗歌艺术的探讨。主要结合诗人早期的作品和晚年作品进行比较。主要是从诗歌的语言、意象二个方面入手,重在分析晚年诗歌艺术创作上的承继、发展与局限。第三部分是诗歌美学价值的研究。结合早期作品进行比较,探究诗人晚年诗歌的美学风格。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09年12期
名作欣赏

寒冷·通透·忧伤——穆旦晚年(1975-1976)诗歌的一种读解

在“文革”接近尾声的1975年,在被迫停止诗歌创作20年后,诗人穆旦终于选择了重新“在旧信笺、小纸条、日历上进行诗歌创作”①。此后一直到去世,穆旦在生命最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给我们留下了近30首诗歌②。在那个乍暖还寒的时代,许多知识分子还在用厚厚的“棉袄”裹着脆弱的灵魂时,穆旦已开始努力挣脱政治意识形态给头脑戴上的枷锁,痛苦地写下了自己历经苦难后的人生思考和感受,非常值得珍视。关于穆旦晚年的诗歌,现有的研究无论是单篇细读还是整体归纳,强调的关键词一般是:智慧、荒原意识、人性内涵,也有强调其中透露出来的温情。这些研究从不同的角度肯定了穆旦晚年诗歌的价值和意义,丰富了我们对这些诗作的理解,但它们的问题在于:这些在晚年诗作中发现的东西往往在前期诗歌中其实就已经存在了,因此不能算是对晚年诗歌有新的发现,也就难以实现研究突破。事实上,我们更应该探讨的是:晚年诗歌中是否存在前期诗歌中没有的东西?或者说,读解穆旦晚年诗歌的最大意义在于,我们必须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宁德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2期
宁德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谈穆旦的诗艺探索历程

穆旦以鲜明突出的创作个性体现着九叶诗派独特的流派风格,成为九叶诗人群中一面飘拂的旗。穆旦的诗艺探索历程,经过‘”现实主义—一浪漫主义—一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三部曲的发展,走向成熟。穆旦的诗歌创作开始于天津南开学校读高中时。1934—一1935年间,他在该校校刊《南开高中学生》上发表了9首新诗和3篇文论,在发表散文诗《梦})时,首次使用‘”穆旦”这一笔名。与“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中国古代某些诗人创作起步不同,穆旦从一开始就深尝愁味,显得那样痛苦,他的痛苦又那样真诚。两个世界})k一个老木匠》人流浪人》J哀国难》等诗的抒情主人公,敢于直面现实的苦难,同情底层人民的悲惨处境,关注着祖国与民族的命运。在富家女子与缥丝女工不同生活情景的对比中,穆旦揭示出贫富悬殊、阶段压迫的社会实质,‘“生活?简直把人磨成了烂泥!”(《两个世界》)这样的人生体验,出自一个十五、六岁少年之口,能不使人感到惊异?诗人“眼看四千年的光辉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2004年05期
中学语文教学

穆旦的现实关怀和诗艺特色——兼谈《赞美》

汪曾祺先生有一次曾对诗人唐氵是谈起穆旦时说:“诗人是寂寞的,千古如斯。”①作为穆旦的校友,汪曾祺先生对穆旦诗歌的理解具有相当的洞察力。穆旦自己在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的一首诗中也写道:“谁也没有看见赤裸的我,/只有在我深心的旷野中/才高唱出真正的自我之歌。”(《听说我老了》)这表现了诗人不被理解的命运和坚持自我的孤傲。从中国现代新诗发展史的角度看,穆旦的存在的确是一个异数。除闻一多在40年代中期编选《现代诗抄》时,首次对“很少读者,而且无人赞誉”②的穆旦做过高度而准确的评价,并且一口气选入他的诗作11首外,作为中国现代屈指可数的伟大诗人之一,作为中国现代诗坛上绝无仅有的奇才、怪才,他引起当代评论界的重视,却仅是近几年来的事。不过,穆旦对中国新诗发展所做出的独特卓越的贡献,直至目前,仍没有得到深入切实的肯定、评价。首先,最易引起人们误读的是:作为一个典型的现代派诗人,穆旦的现实关怀和人民意识常常被人们忽视和曲解。这一误读不仅发生在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汉论坛》2009年03期
江汉论坛

论穆旦晚年诗歌的美学倾向

穆旦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以非凡的精神,重新开始了中断近20年的诗歌创作。从1975年底到1976年底(穆旦去世前两个月),他连续写了28首诗,这甚至成了他一生诗歌创作数量最多的一年。穆旦晚年的诗歌是非凡的,这首先因为它写于那个万马齐喑、众人噤声的年代。他以无畏的精神,真诚的品格,睿智、风趣、深沉、坚韧的美学追求,笑傲那个寂寞的诗坛。这是值得我们永远珍视的一笔诗歌财富。歌德说过:“人生每一阶段都有某种与之相应的哲学。”①作为九叶诗派的最著名诗人,穆旦晚年诗歌的美学追求尽管与早期和中期有着一致性和连续性,但更有发展和变化。一、感伤美穆旦晚年诗歌的美学倾向,首先表现在感伤美上。感伤之为美,在中国诗歌传统中,可谓由来已久。孔子论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其中“可以怨”,当然指批评和讽刺,但这批评和讽刺中自不免有所感伤。“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小雅·采薇》)。岂不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8年03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个人写作、时代语境与编者意愿——汇校视域下的穆旦晚年诗歌研究

个人写作、时代语境与编者意愿※——汇校视域下的穆旦晚年诗歌研究易彬穆旦于1977年初去世,其晚年诗作均是此后才被整理发表和出版的。就一般情形而言,作者本人既已逝世,作品的写作时间、版本认定等方面的问题当无疑义,但穆旦诗歌的实际情况却非如此。根据目前收录穆旦作品最为齐全的《穆旦诗文集》,其晚年诗作共29首,标注为1975年和1976年的作品。穆旦※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中国现代文学文献学的理论建构与实践形态研究”(编号13CZW084)的阶段性成果。当时致友人的书信之中曾抄录过若干诗作,其逝世之后,部分诗作以遗作形式见刊于《诗刊》《雨花》《新港》等处,并收入诗合集《八叶集》(1984)和个人诗选集《穆旦诗选》(1986),部分则是直接由手稿收入《穆旦诗全集》(1996)、《穆旦诗文集》(2006)一类诗全编。也就是说,晚年穆旦诗歌有手稿本、书信本、初刊本、初版本、最终整理本等不同版本形态。比照多种版本,可发现穆旦晚年诗作多有...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