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睡虎地秦简与秦楚婚俗研究

睡虎地秦简内容中杂糅了楚文化的因素,而整部秦简中对婚嫁的记载内容占绝大多数。本论题以睡虎地秦简中与婚嫁有关的简文为主,综合传世文献记载以及其它民俗材料,并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探讨当时背景下中下层民众的婚姻习俗以及观念。首先,对《日书》所体现出的婚嫁礼俗进行总的考察,包括婚嫁择日禁忌、婚嫁礼仪;其次,就秦简体现出的婚姻观念作较深入的探讨,包括世俗对婚姻中丈夫与妻子的思想观念,妇女在社会家庭中的地位与作用,休妻、再婚制度;第三,讨论整个秦简所反映出的婚姻居室形态,涉及秦代小家族家庭制度下的婚姻居住形态和居室结构问题。通过以上论述,本文认为:战国晚期,秦楚社会中下层百姓的婚嫁以日者的占卜为择日依据,主要通过干支历法、建除、星宿来择吉避忌,并以传说故事中不吉利的日子为忌日,婚嫁在礼俗上要进行祭祀、饮宴、买卖奴隶、进出财货等活动;社会中下层百姓的婚姻观念中,法律对男女分别有了一定约束,男子休妻要到官府登记,女子在社会、家庭生活地位仍然低下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2017年05期
江苏教育

睡虎地秦简

ii1写方式中,欹斜相ssh形成质朴而秀朗的ii现了毛笔运动的丰富性。《云梦睡虎地秦简》是研究隶书起源和发展的重要资料。从《青川木牍》——《天水放马滩秦简》——《云梦睡虎地秦简》之间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秦篆至古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河学刊》2017年06期
黑河学刊

睡虎地秦简中所见畜牧管理文书

秦的官有牲畜都是登记造册的,秦简中的畜牧管理主要是指官有牛马等牲畜的管理。一、官有牛马死亡的及时上报牲畜的编号、种类、毛色、外貌以及健康状况都有极为详细的记载,同时也有对牲畜价格的记录,以便将来牲畜出现意外时的赔偿处理。睡虎地秦简《厩苑律》:将牧公马牛,马【牛】死者,亟谒死所县,县亟诊而入之,其入之其弗亟而令败者,令以其未败直(值)赏(偿)之。……其大厩、中厩、宫厩马牛殹(也),以其筋、革、角及其贾(价)钱效,其人诣其官。其乘服公马牛亡马者而死县,县诊而杂买(卖)其肉,即入其筋、革、角,及(索)入其贾(价)钱。钱少律者,令其人备之而告官,官告马牛县出之。诊,睡虎地秦简整理小组注:“《汉书·董贤传》注:‘验也’,即检验。”在放牧过程中,官有牛马死亡,必须立即以文书的形式向牛马死亡时所在的县呈报,由所在县对牛马尸体进行检查,并将已经死亡的牛马上缴,如果因为上报不及时而导致牛马尸体腐败,要按照簿籍上原有登记的官有牛马未腐败时的价格赔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励耘语言学刊》2016年03期
励耘语言学刊

《睡虎地秦简》文字形体的后续演变

春秋战国时期,文字的地域性分化日趋明显,东方各国通行的文字,跟西周晚期和春秋时代的传统正体相比,形体差别很大,甚至面目全非。而秦系文字是从西周晚期的正体上发展来的,这种字体其实早从春秋时期开始,就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表现在篆体的意味逐渐增多。但到战国中晚时期,在草率篆体的基础上吸收草率刻画方式中变圆为方、化曲为直、减省笔画、以趋约易的优点,加上毛笔柔软特质的充分发挥,形成了早期隶书即秦隶。《睡虎地秦简》(以下简称《睡简》)文字属于战国末期至秦国初年的秦隶文字。裘锡圭指出:“秦简所代表的隶书还只是一种尚未完全成熟的隶书。”[2](P52)台湾陈昭容先生也提出:“(秦隶)兼有篆隶、间杂草笔,写法不定,波挑偶见。”[3](P53)可见《睡简》文字的笔画相对复杂,形体多样。那它后来如何演变,跟后代汉字的形体具有怎样的关系,本文对此略做考察,发现主要有如下几种演变关系。?龙仕平(1968—),男,湖南凤凰人。吉首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省博物馆馆刊》2014年00期
湖南省博物馆馆刊

读睡虎地秦简札记七则

本文所用睡虎地秦简材料,出自19901.睡日甲简一(背)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睡虎地秦墓竹简》春三月季庚辛,夏三月季壬癸,秋三一书,文中不另注。其中睡虎地秦简《日月季甲乙,冬三月季丙丁,此大败日,取妻,书》甲种简称“睡日甲简”,《日书》乙不终;盖屋,燔;行,傅;毋可有为,日冲。种简称“睡日乙简”,《秦律十八种》简其中的“傅”字,整理者注释:“疑称“睡十简”,《封诊式》简称“睡封简”,读为‘痡’。《诗·卷耳》正义引孙炎云‘人《法律答问》简称“睡答简”。疲不能行之状。’”刘乐贤先生认为:“傅疑读为缚,与《日书》中常见的毄(繋)椟”一句可以互参。[3]刘钊先生认为“”义近。”[1]王子今先生认为:“此‘傅’当应读为“黩”。“黩黑”乃形容行盗者面色污通于‘覆’,言行必颠覆,即将发生严重黑也。[4]朱湘蓉先生认为“”通“椟”,表的危及行者生命安全的交通事故。”[2]棺义。[5]我们疑“傅”为“传”字误字,因我们认为秦简中“手”旁和“牛”旁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年04期
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云梦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研究述评

自从云梦睡虎地秦简《法律答问》全文公布以来,对秦简《法律答问》的研究成果颇丰,下面对秦简《法律答问》的研究成果进行阶段性的总结和述评。一、律文解释研究关于《法律答问》律文解释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其性质和方法两方面。1.关于律文解释的性质。曹旅宁认为秦简《法律答问》的性质并非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官方法律解释,而是一部法律实务题集。具体表现在:其一,《法律答问》中的“廷行事”并非成例或判例,而是官府惯例;其二,《法律答问》中的“比”并非“决事比”,而是类推之意;其三,《法律答问》的内涵并非只限于所谓《法经》六篇,而是具有与出土秦汉律篇相一致的内容;其四,《法律答问》是学吏制度的产物,是法律实务教本。[1]张伯元认为《法律答问》的性质是私家解释,其对秦律解释的方法有问答、成例比照、举例、比较、附带说明。[2]2.关于律文解释的方法。陈锐、高袁认为《法律答问》虽然形式比较简陋,内容也不完整,但仍然能够很好地反映秦代的法律、司法状况和法律解释水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