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少年犯处遇非监禁化研究

近年来,少年犯罪已成为危害社会治安的一个严重社会问题,少年犯刑满释放后再犯罪占了其中的较大比例,而且近几年少年犯罪数量持续增长。在少年犯罪已成为全社会着重关注的大环境下,单纯的强调惩治与打击已不合时宜。在行刑社会化及推进非监禁处遇的刑罚改革趋势背景下,针对少年本身不同于成年人;对少年犯的监禁处遇所带来的消极性大于其积极性的特点,对少年犯尽可能处以非监禁性的刑罚已成为各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共识。非监禁处遇也为少年犯的再社会化提供了更积极有效的环境和平台。回顾我国少年司法制度近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从蕴创到正式建立,再到逐步完善,形成了我国独具特色的矫正机制,对打击少年犯罪、帮助少年犯复归社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也存在缺陷和问题,非监禁化的实现程度依然不尽人意。例如偏重短期自由刑的判处,缓刑适用率偏低;假释率低;行刑社会化程度不高等。综观亚太地区和欧美主要国家的少年司法制度,在针对未成年人犯罪方面,都有一些特殊措施,譬如日本的罚金缓刑、台湾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应用法学》2019年02期
中国应用法学

论构建以审判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

我国刑事诉讼制度以“侦査中心”为主要特征并长期受到垢病。随着中央提出部署,两高三部相继出台规范性文件,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逐步在我国铺展开来。这项改革,切中了“侦查中心”诉讼制度的要害,契合了诉讼制度发展方向,理应久久为功,持续推进。但是,几乎在同时期,在少年司法领域却出现了构建“以检察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的论调,[1]这不得不让人警惕和反思。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法学界和司法实务部门基于审判中心主义经年累月努力取得的巨大成果,这项改革,对于促进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科学发展,实现人权保障和司法公正意义重大。但就在这项改革初创之期,便出现“以检察为中心”的声音,这显得很不合时宜。可能有观点认为,构建“以检察为中心”的少年司法制度,符合我国少年司法制度发展现状,而且少年司法制度应该独立于成人司法制度,不必以成人司法制度的改革方向来要求少年司法制度。但是,发展现状不等于发展方向。虽然学者们多年来一直在呼吁推动独立于成人...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年01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我国少年司法改革的理念重塑与制度构建——以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借鉴为视角

惩罚少年犯罪的目的是什么,报应、威慑,还是行为矫治?少年罪错案件当以何种程序展开,是两造具备师听五辞、捕诉监防轮番强硬上演,还是以非公开、非对抗、非刑事化的温和方式展开?少年犯的罪责如何计算,是刑罚量折减,还是要放弃对其主观恶性的谴责而另辟一套处遇制度?少年犯当如何行刑,是劳动改造剥夺其再犯能力,还是教育矫治培养其为守法公民?面对这一系列的少年司法问题,学界与司法实务界均倾注了极大热情。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就十分注重少年司法制度的建设,在转变少年司法理念、完善少年司法的法律体系、健全少年司法制度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应指出的是,与发达国家的先进理念与科学制度相比,我们还存在诸如法律体系不完备、少年司法制度不健全的遗憾。时下,我国正在进行少年司法体制的改革,面对日益严峻的少年犯罪形势,如何在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与保障社会利益之间保持理性和平衡,如何通过少年司法制度来保护青少年的健康成长、预防少年犯罪仍然值得深人研究。一、我国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年02期
青少年犯罪问题

韩国恢复性少年司法制度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一、韩国恢复性少年司法的导入韩国国内关于导入恢复性司法的讨论始于2000年左右,(1)历经数年的研究和争论,通说认为2006年4月起在部分检察院开始试行,2007年1月起在全国各级检察院全面施行的“刑事调解制度”(2)可以视为最早在韩国实施的恢复性司法程序。(3)在导入恢复性司法的大讨论过程中,诸多专家指出,鉴于恢复性司法所标榜的原则和目标,对与成人犯相比更具有矫正可能性的少年犯而言,适用恢复性司法将更加有效。具体而言,以自发参与和对话为原则的恢复性司法,不会使少年犯打上罪犯的标签,且可以促使少年犯反省自己的行为,防止他们再次实施犯罪。同时,对于被害人而言,通过加害人的道歉和损害赔偿,可以尽可能地恢复正常社会生活,忘却犯罪给其造成的伤害。这些讨论在2007年《少年法》第六次修改过程中受到充分重视,《少年法》最终吸收了恢复性司法的理念,在《少年法》中新设了充分体现该理念的法院审理阶段和解劝告制度(第25条之3)。不仅如此,这一理念...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关于建立中国少年司法制度的思考

少年司法制度,是规定少年不良行为和保护处分以及对少年的违法犯罪行为所进行的刑事诉讼及其教育改造方法的总称。[1]与成人司法相比,少年司法同时强调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为目的,司法机关在处理未成年人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时,针对未成年人生理、心理的特点,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对涉案未成年人予以特殊保护。改革开放以来,以1980年代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先后成立专门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案组织为起点,我国少年司法工作经过30多年的实践发展,取得了重大成就,探索了社会调查、附条件不起诉、圆桌审判、犯罪记录封存等一系列适合未成年人的司法工作机制。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我国少年司法制度尚未定型,仍然处于初始阶段,在理论研究、立法规范和组织体系建设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建立中国特色的少年司法制度还需要我们积极的探索和付出艰苦的努力。一、少年司法制度产生和发展的内在动力从世界范围看,解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加强社会治理,是建立少年司...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6年01期
社会科学战线

中国少年司法制度价值理念的确定:一个社会学角度的思考

一、少年保护理念主导下的制度变革通向何方?中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对象范围不仅包括少年保护案件,还包括少年刑事案件,即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少年实施犯罪的案件,后者可以说更为关键,也更能反映我国少年司法制度的面貌。如果以少年保护理念主导少年司法制度的改革,在少年保护案件的处理上固然能天然地契合,但在少年刑事案件的处理上将会面临巨大的困难,因为少年刑事案件本身就面临着教育少年犯罪人还是惩罚少年犯罪人的方向之争,1教育和惩罚之间的理念冲突,并不能用“教育为主,惩罚为辅”这种流行的口号来缓和,在少年犯罪案件中,对少年的惩罚、特别是含有报应色彩的惩罚,背后隐含的是社会的保护,所谓的教育和惩罚之间的冲突,实质上是少年保护和社会保护之间的冲突。需要说明的是,尽管通过改善、教育犯罪的少年并使其顺利回归社会,从根本上有利于维护社会的保护,但这只是从终极意义的层面而言的,在一种形而下的制度变革层面,少年保护和社会保护之间的张力是极为明显的:如果着眼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