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父权制下农村独女户状况研究

在中国农村,男性本位的父权制历来是农村文化的核心和支柱,为保证男性子嗣的延续,“生男”自然成为人们生育行为中最坚固最不可动摇的理念。在那些父权文化浓厚、男孩偏好强烈的农村地区,计划生育政策对生育数量的限制与父权制文化设定的男性中心的种种规范形成冲突,而随着计划生育“开小口”政策的实行,独女户家庭成为这一冲突最明显的承受者,其生活状况以及再生意愿成为影响一地男孩偏好的重要因素。在这一背景下,本研究以农村独女户家庭为研究对象,以父权制为研究视角,选取湖北省红安、浠水两地为调查点,深入考察了农村独女户家庭的生存现状以及父权制规范下独女户家庭面临的困境。全文共分为五部分: 第一部分,介绍了研究的背景,总结了现有研究,阐明了研究方法、研究内容和研究意义。第二部分,利用访谈法、文献法所获得的资料,描述了红安、浠水两地农村父权制文化所表现出的特点。在红安、浠水两地农村地区,父权制兼具了稳定性和变易性。一方面,父权制保留了其在父系、父姓、父居方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丛刊》2017年03期
贵州文史丛刊

明代女户的界定及其社会待遇

明代以前的女户是指由妇女担任户主的民户,《辞源》对女户的定义为:“唐宋时家无男丁由妇女为户主的民户”1。明代女户在含义上不仅指传统意义上妇女担任户主的民户,而且表示一些承担特殊职役的人户,笔者将其称为非传统意义上的女户。关于两类女户的区别与联系,笔者认为高寿仙的研究很有借鉴意义。他认为明代的户籍,可以分为基本户籍和次生户籍两大类。其中基本户籍有军、民、匠、灶等七大种,而次生户籍则是因适应某种需要(承担徭役或确定身份)而在基本户籍的基础上编定的。2按其说法,不论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户还是非传统意义上的女户,都可以划归为“次生户籍”。只不过前者与役籍无关,而后者则与役籍有关。对此,笔者在下文中会有所论述。目前史学界有不少论著涉及到女户问题,但相关研究成果大多局限于宋代,如柳田节子《宋代的女户》3及李智萍的硕士学位论文——《宋代女户研究》4。不过也有少量论著涉及到明代女户,如李智萍《宋代女户研究》5一文中提到了明代女户,并认为明代女户应分...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研究》2016年02期
中国农村研究

贫困群体瞄准:基于国外女户贫困研究的考察

贫困群体瞄准及类型细分是提高减贫效率的前提条件。发展中国家的女户家庭(指以女性为户主的家庭,相对男户家庭而言)因缺少土地、劳动力、信贷和保险市场准入等方面的劣势值得给予特别关注(World Bank,2011)。此外,女户家庭因为文化和社会准则而受到歧视,遭受诸如高抚养负担、对资源缺乏经济控制等方面的风险。然而,与男户家庭相比,女户家庭贫困状态通常与女户家庭的不同性质和类型有关(Drèze&Srinivasan,1997;Chant,2010;Duflo,2012)。除了贫困问题以外,女户家庭由于难以进入正式的和非正式的信贷市场和获得其他风险管理工具而更容易受到贫困冲击。实际上,许多作者都宣称妇女遭受更大的脆弱性(Bibars,2001;World Bank,2001;Moghadam,2005;Chant,2010)。一关注重点转移:从女性个体到女户家庭20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者和决策者就开始关注女性贫困问题(Chant,1...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妇女研究论丛》2010年06期
妇女研究论丛

找回“弱关系”:解决农村纯女户融合难的现实路径——来自江西Y村的思考

一、问题提出与文献回顾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出现了持续偏高的现象。1982年中国的出生性别比为107.6,1990年上升为110.3,2000年达到116.9,2008年为120.56,[1](P16)与正常值103-107仍有严重的偏离。据江西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江西省2008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24.58,超出全国平均水平4.02个百分点,位居全国出生性别比前列。出生性别比问题引起了各级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成为学界近年关注的热点。学界从人口学、经济学、社会学、公共政策、社会保障等多学科角度探讨农民生育行为,形成了生产方式论、技术论、文化论、政策论、制度论、综合论等不同解释范式,[2]为我们提供了较好的视角,但这些范式多从宏观的角度来解释,外部环境如何作用于个体的,特别是在人际互动微观层面,宏观因素又是如何起作用的等问题上,还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关系所提供的社会支持一直是社会支持网络研究的重点。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妇女研究论丛》2009年06期
妇女研究论丛

宋代女户的特点

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由处于弱势地位的妇女来担任一户之主,是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女户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经济、妇女、户籍、社会保障等各个方面,可谓当时社会的缩影。《辞源》有关女户的定义如下“:唐宋时家无男丁由妇女为户主的民户”。[1](P729)这样的界定虽有失偏颇,却说明女户现象在唐宋时期相对突出。自唐代中叶开始,中国社会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到宋代基本定型。因此,宋代社会呈现出一些与唐代不同的风貌,在政治、经济、社会结构、司法、文化等方面均展示出新的特点[。2](P176)宋代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成熟时期,作为封建社会的一个特殊组成部分,与其他朝代相比,女户必然出现了某些新特点。宋代女户既是对前代女户的继承与发展,也为后代女户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宋代女户真实见证了唐宋之际的社会转型,这一重大的历史变迁赋予该课题的研究以特别重要的意义。20世纪以来,不少有关宋代妇女、户籍、赋役、社会救济等方面的论著都涉及到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平顶山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平顶山学院学报

宋代女户的立户规范

立户,继承门户之谓也。它以宗祧继承即承继祭祀为前提,而又兼及财产继承,严格说来是一种延续宗祧的法律制度。宗祧继承限于男性直系亲属,由于封建经济的发达,私有制高度发展,私有权观念强化,宗法制度日趋衰落,宗祧继承仍然发生着重要影响,但某些方面财产继承则成为独立的继承内容。比如,户绝继承的内容不限于宗祧继承,尤其在宋代,财产继承成为户绝继承的重要内容,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宗祧继承而成为户绝继承的独立内容,特别是在没有宗祧继承权的女子身上表现得最为突出[。1]457换言之,在没有可以代表该户的成年男子的情况下,女性完全可以担任一户之主,国家法律也予以认可。一方面,女户的立户是个法律概念,必须向官府申报户籍,履行相应的法律手续;另一方面,它在中国古代社会中主要是一种民间习惯,是人们习惯遵循的礼制,不可能全部体现在法上。这些官方条例和社会风俗可以笼统地称为立户规范。关于宋代女户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不少成果,但就其立户情况而言,研究相对薄弱,某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