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涉毒死刑案件证据认证规则研究

涉毒死刑案件,是指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达到一定数量后,根据刑法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指出,必须把案件特别是死刑案件办成“铁案”。勿庸置疑,“铁案”的根本在于证据的确实、充分。然而,由于涉毒案件具有无被害人,无明显的危害后果以及普遍隐蔽性的特点,决定认定此类案件事实的证据种类单一,相互印证的证据链单薄;被告人翻供或部分翻供率极高,且翻供理由主要是在侦查阶段遭到公安人员刑讯逼供;证人出庭作证率极低,接近于零;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虽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七种证据之一,但却遍布每一涉毒死刑案件卷宗,且证据效力极高,成为当前审判实践中认定事实的主要依据之一;涉毒死刑案件的证据瑕疵较多。有鉴于此,笔者认为,在对涉毒死刑案件进行认证的时候,应遵循以下四条规则:1、合法性规则,证据的合法性,通常包括取证主体合法、取证程序合法、取证手段合法及证据表现形式合法,不合法证据即为非法证据。2、客观性、真实性规则,是指据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我国死刑案件救济程序论纲

死刑案件救济程序以其正义、人权保障、效率等价值为公正、合理、高效的审结死刑案件,合理、合法的贯彻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指导。我国针对被判处死刑的刑事案件,在两审程序的基础上,规定了一项特别救济程序——死刑复核程序,这对于保证死刑案件质量,坚持少杀,防止错杀,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其在立法、制度层面又存在着许多自身难以克服的弊端,死刑复核程序“复”而不“核”,与现代刑事诉讼的一些基本理念不符,也不符合国际发展潮流,造成实践中错案难纠。因此,死刑案件救济程序改革仍是当前司法体制改革的一个热点问题。2005年10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根据党和国家关于尊重与保障人权及严格限制死刑的政策精神,明确表明决定改变目前授权高级人民法院行使部分死刑案件核准权的做法,将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可以说最高人民法院此举对于严格控制死刑适用、统一死刑适用标准具有重要意义,彰显了司法...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刑法论丛》2018年03期
刑法论丛

日本死刑民意现状、原因及其价值探析

目次一、日本死刑民意现状二、死刑民意现状的原因分析三、民意对日本死刑存废的价值反思四、日本民意研究对我国死刑改革的启示五、结语民意是社会公众对事物的认识与态度。在死刑存废的问题上,民意是无法避开的难题:?任何国家考虑废除死刑时,都会面临民意阻力;即使废除死刑后,民意对死刑的呼吁也不会断然停歇。日本作为全世界最早开始废除死刑的国家,(D也是目前工业发达国家中最后保留死刑的少数国家之一。两个“最”足以显现日本死刑存废历程之曲折。坚定的死刑存留论者认为死刑对犯罪具有威慑效力,废除死刑会导致严重犯罪增加,并且现代民主政治中的民意应被重视,而现阶段大部分民众是反对死刑废除的。究其根本,日本明确以“民众的意愿”为由存留死刑制度:1948年,最高法在死刑判决中评论了民众对死刑的意向,成为判决的主要理由;刑法典修正时又以民意为原因拒绝签署反对死刑国际公约,坚持存留死刑制度。①迄今为止,日本已经组织了十次官方民意调査。调査结果显示,民众多数反对废...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8年10期
河南社会科学

死刑案件强制上诉制度的功能与构建

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慎重适用死刑的传统。隋唐时期的死刑复奏制度,清代特殊的秋审制度,对于防止错判错杀,有效减少死刑适用,保障罪犯在诉讼程序中最大限度地受到公正对待,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慎重对待死刑的态度不仅体现了治国安邦的统治经验与法律思想文化,也表明了中国人对生命与自然的由衷敬畏。在西方,多数保留死刑的国家均针对死刑案件设计了较普通刑事程序更为复杂、烦琐的诉讼程序,以体现死刑适用的慎重。其中,强制上诉作为慎用死刑的一项重要制度,通过将一审判决死刑的案件自动或强制性地上诉到二审法院,使死刑案件被告人获得了由上级法院审理的机会,有效发挥了救济、纠错以及限制死刑适用的功能。目前,我国刑诉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已针对死刑案件构建了特殊的程序保障,如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法院、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的上诉案件,二审法院应当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对死刑案件有效辩护的制度性思考

死刑的不可逆性决定了死刑辩护不同于普通刑事辩护,它意味着一旦辩护失败被告人则面临着死刑立即执行的危机,死刑案件的辩护效果一直是联合国、各国政府、人权组织及律师协会关注的核心。随着人权运动的不断推进,世界上保留死刑的国家都提出了死刑辩护的“有效性”概念,并在国家法律政策和律师执业规范双重层面上为其提供制度支持。从我国死刑辩护业务实践来看,目前我国死刑案件的有效辩护率还比较低,以至于我国长期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世界上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1]1。自2011年、2015年刑法两次修正削减死刑罪名以来,我国限制和减少适用的死刑政策在实践中获得了明显成效,立法和司法工作给律师的死刑辩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提高死刑案件的辩护质量迫在眉睫。为此,本文拟在分析我国当前死刑案件辩护现状的基础上,剖析其有效性低下的原因所在,并在制度建设层面提出若干建议,冀望对提高我国死刑案件辩护质量有所裨益。一、我国死刑案件辩护的有效性分析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治研究》2017年02期
法治研究

死刑案件证据规范中的若干问题及对策

2014年11月20日,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同年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此时,距离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枪决已有18年。这一起因“真凶出现”才引发再审的死刑冤案引起全国轰动。本案折射出我国死刑案件办理方面的诸多问题,而毋庸置疑的是,因证据问题所导致的事实认定错误是其中的核心所在。本文无意对该案进行就事论事的分析,而是试图结合司法实践对我国死刑案件证据规范中的问题进行集中的审视与反思并尝试提出完善对策。着眼于未来,只有发现规范中的疏漏并及时加以弥补才能够预防死刑冤案的重演,这比个案研究的意义更加深远。一、问题:规范与适用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死刑案件程序并未独立设置,仅单设死刑复核程序,而死刑案件人命关天,办案质量尤为重要。2007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共同制定了《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使得我国死刑案件的诉讼证据规范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