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反叛与皈依的长征路

流行音乐是大众文化的传播媒介之一,也是一面能够映照当代社会文化和心态变更的镜子。本文旨在借助流行音乐这一社会文化(尤其是青少年文化)的重要传播介质或载体,透视文化的变迁和走向。按照麦克卢汉的观点——媒介即讯息,那么流行音乐则既是讯息的内容又是媒介本身。它传播的是负载着文化心态的文本和文化本身,只不过这种精神层面的文化是无形的,需要分析和透视才能有所识别。作为社会文化尤其是青少年文化的晴雨表和风向标,流行音乐的研究价值绝不仅仅在于音乐本身,更在于透过它看到各种文化形态的分化组合、较量竞争、此消彼长。中国当代流行音乐诞生于改革开放之初,成长和发展于市场经济日渐成熟的年代,它经历了从青春萌动、激情四溢到明星林立、偶像丛生,从创始期的自由反叛精神逐渐走向皈依的历史轨迹。技术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流行音乐的传播和兴盛,但同时也使它愈加深重地陷入文化工业和消费主义的泥潭。流行音乐是社会文化的缩影,本文将通过对中国当代流行音乐的分析和解读,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软件和集成电路》2018年Z1期
软件和集成电路

蜕变,迈向创业新征程

未来公司到底要做成什么样?“平台。”崔健毫不犹豫,脱口而出。认识和了解崔健的人都知道,崔健一直都有一个平台梦,而且初心不改。4年后再次接受专访,崔健似乎变了。如果第二年特别是下半年的时候,公司就遭遇到了有时光机可以回到从前,这种感受和判断会更瓶颈,遇到了一些发展路径上的问题,这是对加确定。不用太远,回到2014年,时任今目标副我和团队十分严峻的考验。”那时候的崔健意总裁的崔健对S a a S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信心满识到,曾经做联合创始人分管公司一部分业务满,谈起协同办公领域的市场斗志昂扬。回到与总控全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肩上的责2016年,他带领打扮家团队一路披荆斩棘,荣获任和压力都更大了。红星美凯龙战略投资,完成4000万元A轮融资,据了解,打扮家隶属于美屋三六五(天津)计划4年内上市。可当时间来到2018年,崔健并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聚焦家居家装的新零售没有慷慨激昂地描述远大的目标和计划,他甚解决方案提供商。打扮家针对家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05年08期
北方音乐

崔健的意义

前几天,在中央电视台的旅游卫视频道看到崔健音乐会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转播,有些意外。这大概是崔健第一次如此规模在电视上亮相。也许,会有许多人并不怎么留意,但它的意义,在宏大叙事的晚会歌曲充斥电视台的今天,不同寻常。20年前,当崔健第一次从胸腔中迸发出《一无所有》的时候,确实如一道醒目的闪电,哪怕后来他再也不唱什么歌,也奠定了他无可争议的地位。在我看来,他当时的地位起码是和星星画展、朦胧派诗以及刘心武的《班主任》为代表的伤痕派小说等量其观的。他唱出了一个时代的声音,是那个几乎将我们民族葬送在濒临崩溃边缘的时代,让我们从物质到精神都一无所有;是那个百废待兴的新时代,让我们合着崔健的节拍一起在心里吟唱“我总是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我要抓住你的双手,你这就跟我走;这时你的手在颤抖,这时你的泪在流。”我相信,绝不是我一个人,拥有着在20多年前的春风秋月中突然听到这首歌时荡漾在心中清澈的共鸣。音乐史在评价列农和甲壳虫这样的摇滚音乐时说它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工会信息》2016年35期
工会信息

崔健:摇滚30年

2016年9月30日,在能容纳数万名观众的北京工人体育场,崔健要举办一场名为“滚动三十”的纪念演唱会。30年前,1986年5月9日,“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崔健背着一把电吉他,身着长褂,裤脚一高一低,踏上了隔壁工人体育馆的舞台。摇滚乐在中国经历萌芽之后,以《一无所有》初次登上官方举办的晚会舞台为标志,正式拥有自己的历史纪元。那一天已经被历史塑造成了一个传奇。而崔健,也在后来成为了摇滚乐“教父”,启蒙了一代年轻人。石破天惊1986年初第一届孔雀杯全国通俗歌曲大奖赛中,在一群唱伴奏带的选手中,崔健带着自己的乐队,演唱了两首原创歌曲《不是我不明白》《最后的抱怨》,首轮就被淘汰出局。评委席中当年的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被这场演出“吓了一跳”,也对他们“产生了兴趣”。这种兴趣在随后的转化成了决定性的推力。之后,谁也没想到,1986、崔健、中国摇滚这三个原本有各自生长命运的词被牢牢粘在了一起。1986年有另外一个名字:国际和平年。在台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2016年23期
中国青年

这个世界有多少会属于你?

九月底,崔健在北京工体演唱会重唱《一无所有》。他在80年代嘶吼过:“我曾经问过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那时,他对时代满怀愤怒,也满怀憧憬,让台下跟着嘶吼的青年充满了因为“一无所有”而无畏的激情。而这一次,有评论公开叫板:崔健,你在北京买房了吗?你是一无所有吗?而我们奋斗一生,可能也无法在北上广拥有一居……30年前,崔健就在跳着脚,质疑精神世界一片荒芜,而这种荒芜正是被现实的荒诞碾压而成,到今天,我们被一路疯涨的房价碾压,踉踉跄跄,过早跌入世俗,再也无法骄傲坦荡地吼出“一无所有”。崔健买房了,当然他的房子也只有70年的产权。他的名气也并不能帮他疗治精神的痛苦,红布蒙着眼睛,一路披荆斩棘。我们无名无房,困在各自的境遇里,却也考虑同一个问题:股市滔滔,房市滚滚,在欲望的迭代升级版里,自己是否还朝着大海的方向?旅途结束,世界有多少会属于自己?不同的人,踏出不同的路径。有人只要那世俗世界的热度,纵身投入,拼命攒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教育》2016年12期
四川教育

麻辣语录

别人都要生二胎,我爸妈不用了。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小儿子——手机。——常州小学六年级学生费东写的小诗《手机》。这首诗在江苏第二届全国少儿诗会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和1986年的青年相比,2016年的青年,早已显示出老成之相。时代在谋杀自己的青年,而把这种谋杀命名为“成熟”,或者“幸福”。——新京报《时代与歌迷一起老去,只有崔健还孤独地站在那里》,作者:张丰。再过几年,能够面对面流畅对话的人将是这个社会的高级人才;能够面对面畅通交流就是一种高级能力。——社会化媒体营销研究者杜子建。抱着自己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