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左传》预言研究

《左传》被称为“千古文章之祖”,自其产生以来,历代的史学家、经学家、文学家对其从宏观与微观两个方面展开了研究,其中,对《左传》预言的评价可谓褒贬不一。贬者多是从史学的角度,批评其中的迷信、虚幻部分毁坏了史书的真实性,褒者多是从其社会作用、文学性出发,阐述其价值。本文试图运用文化学的方法,在社会发展的背景之下,通过比较的方法,在历史文化的坐标上,对其进行定性、定位分析。论文第一部分按照预言的性质、预言的依据对预言进行三级分类,然后根据统计学的方法,通过对不同预言的定量分析,总结出《左传》预言所体现的文化特征。依据艺术生产的理论,对《左传》预言文化特征的形成原因,从经济基础、思维方式以及作者本人等方面进行关照。第二部分运用纵向比较的方法,通过《左传》预言与其前的预言以及汉代谶言的比较,分析《左传》预言在预言历史流变过程中的地位,对其进行定位分析。第三部分运用中西文化对比的方法,通过《左传》预言与希腊史诗中预言的比较,展现《左传》预言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春秋时期政治预言研究

春秋时期的预言大多具有一定的政治性,这是与当时社会的政治形势密不可分的。政治预言是人们依据自身的认识能力和所掌握的知识,对事物的发展经过认真的研究和缜密的思考,对即将发生的事件或现象的发展趋势、方向和场景作出合理的预计、判断,从而提出自己的政治看法和意见。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春秋时期政治预言的材料进行整理和分类,进而对政治预言加以分析。本文共分五章,第一章绪论部分主要阐述了政治预言的定义,然后通过对前人研究成果的整理分析进而明确春秋时期政治预言的价值和研究意义。第二章主要是对春秋时期政治预言者和预言对象进行分类。主要从身份为天子及王室成员的预言者及其预言对象,身份为诸侯及公室成员的预言者及其预言对象和身份为卿大夫及家室成员的预言者及其预言对象三个方面进行分类整理。第三章主要分析了春秋时期政治预言的内容和结果。春秋社会的动荡不安反映在政治预言内容上主要表现为逃亡、死亡、立君、执政、国亡、室衰、祸乱、祸患、战争和福禄等方面。政...  (本文共1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阜阳师范学院
阜阳师范学院

春秋巫风与《左传》书写

巫风对中国文化影响至深,早在上古三代,中原的巫风已经盛行。巫风属于一种社会风俗,在春秋仍有很大影响。春秋巫风大畅,影响了当时经典的书写,故《左传》内容表现出浓郁的巫风,而《左传》的反映与表现巫风,又在客观上呈现了春秋巫风盛行的风貌。《左传》行文诸如时人对天道星象的畏惧,对祭祀的执着、对鬼神的重视,对占卜的热衷都是直接从上古三代一以贯之的巫风蔓延,这是对春秋巫风的直接书写,然撰史者处于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社会意识会影响他的书写,在他撰写其他内容时会不自觉受巫风意识指导。《左传》其他方面内容如春秋巫风与五行思想的书写、识相观人书写、预言书写等方面都表现这一点。这也可谓是对巫风的间接书写。五行讲求天地人凡是对称的部分就有神秘的联系,与巫风紧密相关。该思想在《左传》中形成,与“德”紧密相关,后战国邹衍受其影响提出五德终始说,这又为秦始皇建立政治制度所沿用。秦始皇首推“五德之传”,这是中国古代首次用五德终始说而制定的制度。此外《左传》中五行...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左传》人事预言研究

《左传》是重要的先秦典籍之一,我们通过《左传》可以领略到我国古代历史上春秋时期的政治文化和社会风俗。《左传》一书记载了大量的预言材料,在这些形形色色的预言史料中,“人事预言”是一类具有自身显著特点,不同于其它类型预言的记载,它的预言角度和预言方法都与其它类型预言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带有浓重的理性色彩。本文以《左传》中大量的“人事预言”材料为研究对象,通过比较分析,将其分为“行为预言”、“言语预言”和“神态预言”三类。然后在分类的基础上对“人事预言”的特点加以总结概括,汲取蕴含在其中的丰富的研究价值和意义,以求从“人事预言”这一侧面的文化角度来展现“春秋”这一历史的动乱时期的时代特点。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左传》预言研究

本文研究的重点在于以《左传》中的预言为突破口,进而一窥该书作者之思想及该书作者眼中之春秋史,并就该书中某些部分史料之真实性问题做一些有益的分析,以求能够扫清人为设置的障碍,对春秋时代的特征有更精确的认识。本文主要分为以下三章:论文的第一章首先回顾了历代学者对《左传》预言的研究情况。在第二章第一、二两节中,笔者将《左传》全文分为记言与记事两个部分,而《左传》中的记言部分中又以预言材料所占的比重最大。笔者尝试着将一百多条预言分为三个类型:人事预言、神异预言、自然预言。先分别分析这三类预言的真实性,再探讨这些预言材料的来源及作者大量使用预言的目的。并研究了《左传》中预言与预言之间、预言与事实之间的矛盾。以及由这些预言性质的史料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去深入发掘《左传》作者的内在意图。在该章第三节中,笔者着重探讨了作者在书中安插、使用预言材料的准则。通过对具体事例的分析,窥探作者的思想、目的及历史观,并试图分析《左传》中部分史料的真实性及...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先秦两汉预言研究

预言,有言在先,有征在后,是中国古代非常重要的一种文化现象,尤其是在兴亡之时。春秋到两汉,不管是梦占预言还是相术预言,抑或是礼仪预言和其他预言,都有明显的贵贱观念渗透。春秋之世,梦象多涉及鬼神生死,相术则多为兽相,梦象与兽相都有浓厚的家族兴亡概念,对于违礼现象的预言批判如繁星之多,其目的在于借此维护礼乐秩序。战国之世为一大变,梦象和相术仍有零星记载,但礼仪预言已随着礼乐秩序的彻底崩溃而绝迹于史书。梦象与相术在此时已出现明显的贵贱观念渗透。秦汉之世,又是一变,贵贱观念成为预言观念的主题。梦占中的体现是梦象中象征帝后之位的龙日月等符号以及与三公之位有关的文字符号频繁出现。相术中的体现在于兽相的消逝和命相的等级分明。礼仪则褪去预言的神秘,直接从命运与道德的审判变成世俗裁决,由“不敬”变成“大不敬”。而这一切,都与皇权观念、等级观念的不断强化有关。两汉之后,预言观念结构逐渐成型,并影响至今。预言观念的流行,源于大众的归因思维,也源于史官...  (本文共9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