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数字时代的麦克卢汉

众所周知,麦克卢汉是20世纪最著名的媒介理论家,他凭借以“媒介即讯息”为核心的一系列媒介理论,推动英尼斯开创的媒介分析研究领域真正在学术界登堂入室,这一度在西方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由此产生的争论也在所难免,人们普遍认为他的理论晦涩难懂,很多批评者将其视为“媒介决定论”或“技术决定论”,就这样到了20世纪80年代,随着麦克卢汉的去世,他的理论在一般学术领域和社会领域变得沉寂起来。然而数字时代的来临,媒介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因特网为代表的新媒介让“麦克卢汉”东山再起,很多研究者重新发现了麦克卢汉媒介理论在数字时代隐而不显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媒介理论和观点,本文的研究对象——保罗·莱文森——“数字时代的麦克卢汉”,就是“后麦克卢汉时代的第一人”。在莱文森看来,麦克卢汉媒介理论之所以遭人诟病,从根本上是囿于时代的局限而无法检验其理论的预测性。如今,数字时代的来临,让莱文森有了这样的机会,他继承了麦克卢汉媒介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数字时代的欢乐颂——保罗·莱文森媒介理论分析

自20世纪50年代起,以英尼斯和麦克卢汉为首的媒介研究学者们一直致力于探究媒介技术的产生和发展,各种媒介技术的特征及作用,媒介技术及其发展史同人类社会变迁的关系。在这样的学术背景下,从60年代开始,在波兹曼的学术领导下,再加上诸多对此持有共同兴趣的学者、思想家、作者和研究生的贡献,媒介环境学开始作为媒介研究的新领域而逐渐成型,至今已是媒介研究领域的代表学派之一。该学派有着深厚的理论背景,研究内容上强调人在媒介研究中的重要角色,重点关怀如何研究人与传播媒介的关系。其前期研究学者多持“媒介决定论”,认为媒介对社会具有必然的、不可抗拒的影响。更有甚者对媒介的发展持悲观态度,认为媒介将遮蔽人类的双目,掩盖现实世界的真实面目。作为媒介环境学派在数字时代的继承者,以及当代重要的媒介研究者和批评家,保罗·莱文森(Paul Levinson)与其前辈们有所不同。他的媒介理论高举“乐观”和“人性化”两面大旗,为数字时代的媒介谱写了一曲欢乐颂歌。他...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媒介形态理论研究

传播学并非只有经验学派和批判学派。本文认为,英尼斯、麦克卢汉、梅罗维茨、利文森等人的研究构成了一个比较规范的研究范式。我称之为媒介形态理论。 从力所能及的文献检索来看,既有的关于这一研究传统的论述多是针对他们单个人的传播思想;有些虽然把他们放在一起阐述,但也不是把他们看作一个相对严格的研究范式,从整体上加以考察。 鉴于此,本研究综合运用文献分析、比较分析、逻辑思辨等研究方法,通过解读这几个代表人物的传播思想,及其社会历史背景和个人背景,相对全面、深入地呈现了媒介形态理论的整体情况,并做出了自己的评价。论文还运用他们的理论,对社会化的历史变化做了一番分析。 论文的主要内容: 论文首先界定了本文的研究对象。定义媒介形态理论,并从对这个研究传统的不同命名这一细微之处着手,进一步明确媒介形态理论的内涵。接着,注重从他们的身世和个人素养,以及各自所处时代的大环境,来解读四位代表人物的思想特色和学术贡献,一并展示媒介形态理论在不同历史阶段的...  (本文共1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保罗·莱文森的媒介技术哲学思想研究

保罗·莱文森作为麦克卢汉之后媒介环境学派最重要的标志性人物,被誉为媒介环境学派的第三代旗手,“数字时代的麦克卢汉”,他对媒介技术有着深入的哲学思考。麦克卢汉的研究工作为莱文森指明了方向,他继承了麦克卢汉的技术研究角度,并在向麦克卢汉看齐过程中跳出了技术决定论,提出技术发展的人性化趋势原理,超越了麦克卢汉。达尔文、坎贝尔、波普尔等前人的研究也和莱文森媒介技术哲学思想有着理论渊源,自然选择理论,“知识进化论”和“渐进社会工程”都为莱文森研究媒介技术提供了启发。莱文森指出媒介技术的发展变革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但绝非唯一力量,这样的观点被称为“软”决定论。莱文森对媒介技术的发展表现出乐观的态度,在主人与奴隶之间,他不同意以往的一些观点,他坚信人才是主人技术只是奴仆,人能在技术的演变中能发挥主观的能动性,技术只是为我们提供可能选项,而选择大权握在人类的手中。选择的结果就会使得技术的演进会越来越向人性的方向发展。在媒介技术演进...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人是媒介的尺度

本文以媒介环境学派的第三代旗手保罗·莱文森的媒介思想作为研究的目标,用知识社会学的研究路径,剖析了莱文森在媒介环境学派中的地位及其主要的媒介思想,并结合我国的媒介技术应用和媒介环境进一步印证了莱文森具有历史关怀和富有洞察力的预见性理论,为我们当前的媒介研究寻求一个参考性的视野和研究的样本。在技术的变迁中,媒介在满足人的需求的同时,也总是在某些方面违背人的本性或者说诱惑了人本性中劣根性的张扬,所以说技术在实现人类对生活的种种美好理想的同时,也把我们推到更大的交流困境中。不少学者对此保持足够的警醒,比如法兰克福学派认为大众媒介就是对人的精神奴役和全面控制。对于媒介非人性化的一面,我们要进行具体分析,不能因为媒介负面性的存在否定了传播技术的进步作用,否定了传播技术变迁中媒介不断趋向人性化的事实,从而对技术采取拒斥的态度,这是保罗·莱文森在倾其一生的媒介研究中坚持的态度与原则。他继承和发展了麦克卢汉媒介分析的研究视角,借用达尔文的自然选...  (本文共2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首大学
吉首大学

保罗·莱文森技术乐观主义思想来源研究

保罗莱文森是媒介环境学派的集大成者,他的技术乐观思想借助达尔文、坎贝尔、波普尔、康德、麦克卢汉、西格弗里德吉迪恩、罗伯特S布鲁姆鲍格、英国的阿瑟查尔斯克拉克、阿西莫夫、罗伯特安森海因莱因、希里尔史密斯的思想,提出技术发展的三大阶段:生成、发展与未来。莱文森认为技术的生成阶段主要以知识进化三阶段的技术表现为代表,技术发展阶段主要以玩具、镜子、艺术的技术演变图谱为代表,技术的未来是对外太空的探索,是人类有意识地主宰宇宙进化,而不是无意识的宇宙进化的产物。可以说,莱文森提出一种具有后现代风格的技术观,他认为技术的发展是受人类理性主导,技术是知识发展的动力,技术是人类发展的帮手,技术是宇宙发展的导航。总之,他汇集其他媒介理论家思想之精华,扩展和补充了他们的思想并形成自己的技术乐观思想,试图证明技术对人类发展史的积极作用。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