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新工党政府对集体谈判机制的调整

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是英国两大基本阶级,也是利益根本对立的两大阶级,怎样协调好这两大阶级的利益关系,直接关系到英国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集体谈判机制作为缓和劳资矛盾、协调劳资利益关系的润滑剂,在英国历届政府的政策纲领中都有重要作用。以布莱尔为首的新工党政府从历史传统和现实情况出发,对集体谈判机制进行适时调整。本文从三方面分析新工党政府对集体谈判机制的调整:(一)新工党政府集体谈判机制的参照模式。布莱尔领导的新工党实行的是既不同于传统工党,又不同于保守党的“第三条道路”。其中既有对老左派的批判继承,又有对新右派的吸收借鉴。老左派与新右派对集体谈判机制的调整为新工党政府进行新的调整提供了参照模式和历史经验。因此,在分析新工党政府对集体谈判机制调整之前,必须先对老左派与新右派的调整进行比较分析。(二)新工党政府调整集体谈判机制的原因及调整内容。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科技革命的深入发展,英国劳动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变化是新工党政府调整  (本文共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工业大学
西北工业大学

中国集体谈判法制建构

集体谈判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调整劳动关系的主要手段,是市场经济国家劳动关系制度的核心内容。集体谈判法制包括集体谈判法律体系、集体谈判法的理念、创制、适用、遵守和解释,它对确立、保护和发展集体谈判的作用有重要意义。本文主要从集体谈判法律体系、法律意识、法律创制这几个集体谈判法制最为重要的问题入手对建构我国集体谈判法制进行研究,并提出初步的方案。我国目前有关集体谈判的立法非常薄弱,集体谈判法制还没有建立起来,这对保护劳动者行使集体谈判权非常不利。本文从三个方面入手对构建我国集体谈判法制的几个重要问题作了分析。首先是分析集体谈判法制的构成。集体谈判法制要服务于发挥集体谈判制度的作用,它的基本价值指向是保护劳动者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为了实现这个价值,它的基本原则应该是:权利制衡原则、诚信原则、自治原则和禁止权力滥用原则。国家确立何种方式调整劳动关系对建构集体谈判法制有决定性影响。如果采取协约自治模式调整劳动关系,则通过建构集体谈判法制保证集体...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当代工人(C版)》2016年06期
当代工人(C版)

工会可否由功能转换达到组织转型

无论是集体协商还是集体谈判,劳工与工会断裂的状态使得实际操作非常困难,正如实践所表明的,集体协商在好的情况下成为了党政主导的体制工会的越俎代庖,劳工领受到的好处只是单方面的恩赐与施舍,以工会干部的良心和德行作保障。多数时候变成了工会官员的个人政绩、统计上的数字游戏、官方文件中的弄虚作假。集体谈判中,基于工人的团结权所产生的谈判主体不复存在,因而失去了集体谈判的前提和条件,使得规范、法制化的集体谈判丧失了可能性,只能演变出偶发的劳工群体事件。理念、组织和法律无疑是实现和谐劳动关系的必备要件。任何一种制度的建立都离不开理念的传播、普及、组织和法律体系的架构。这其中理念是先导,组织是关键,法律是基石。在一个更大的社会系统中,某一子系统既受制于总系统也作用于总系统。能否找到一条消解现存劳动关系主体间四元结构的道路呢?如何让没有组织的劳工与丧失了代表性的工会重新回归到同一状态呢?在两种情况下有可能。第一,现有社会政治结构子系统全面解体,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商法争鸣》2011年02期
民商法争鸣

劳动立法应当直面集体谈判

一、集体谈判在中国的悄然兴起与严重滞后的立法现状的矛盾集体谈判这个术语比集体协商更为贴切,因为协商不一定有结果,而谈判就会有结果,谈判的结果是必须要执行的,协商的结果不一定会得到执行。在当今中国,集体谈判已经不是可以隐讳的词语,在2010年5-8月,广东省发生了500多起集体谈判事件,工人通过罢工来要求集体谈判,通过集体谈判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因为现有的工资占产值20%左右,而越南占40%,发达国家占70%,这种状况加上物价的上涨因素,工人的工资要维持有尊严的生活,是非常有困难的,所以他们要争取相对合理的报酬。而在当今强调调解的结案方式下,在个人劳资诉讼中,基本上都是以损害劳方利益的方式来保全资方的利益;而在集体谈判的情形下,大多是劳方的利益得到保障。这就是集体谈判的力量。集体谈判的作用不可小觑:第一、将大部分劳资矛盾消化在劳资双方集体谈判中,减少社会管理成本;第二、推动工人参加民主管理,使劳资关系在新的层面上展开博弈;第...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参考》2016年04期
经济研究参考

国外典型国家工资集体谈判制度及对中国的启示

国外工资集体谈判制度迄今为止,已形成了主要的三大谈判模式,分别是自主多元的分散化谈判模式、平等共决的集中化谈判模式与政府主导的多层级谈判模式。在这些不同谈判模式中,美国、日本、德国、瑞典以及澳大利亚的工资集体谈判制度最具代表性。深入分析这些典型的国家工资集体谈判制度,可以为我国工资集体谈判制度的完善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启示。一、不同模式中典型国家工资集体谈判制度(一)自主多元的分散化谈判模式:美国和日本。美国自18世纪末出现集体谈判行为,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社会各界才开始逐步接收工资集体谈判,将其视为调整劳资关系的重要手段,并从法律上承认工资集体谈判制度的合法性。在有关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立法发展中,标志性法律是美国国会1933年通过的《全国产业复兴法》,该法第一次明确规定工会能够作为工人代表同雇主就劳动条件、劳动标准等问题进行集体谈判,标志着美国集体谈判制度的正式确立,虽然该法后期被废除。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律是1935年美国...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工人》2014年12期
中国工人

集体谈判制度与工人维权实践浅析

面对工业革命后日益凸显的劳工问题,集体谈判制度作为调整劳资关系的有效手段在许多国家中得以建立。处于转型期的我国同样劳资冲突不断,工人集体行动更是频繁爆发,但集体谈判制度却迟迟无法建立。与制度的“难产”相比,集体谈判似乎在实践上先行一步,越来越多的工人要求以与资方进行平等谈判的方式解决劳资纠纷,现实中也涌现出了不少成功的案例。制度的“难产”与实践的激增,已成为当前我国集体谈判的两个相互矛盾的现象。国外集体谈判制度的建立集体谈判最早萌芽于18、19世纪的资本主义国家。随着工业革命的持续深化,资本主义迎来了它的全盛时期,在赚取丰厚利润的同时,劳工问题也日益凸显,尤其在发达国家更是爆发了大规模工人运动,工人与雇主进行谈判的现象逐渐流行开来。19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德的产业工会开始与雇主进行集体谈判,并签订集体合同,至此,现代意义上的集体谈判制度开始形成。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工人运动的持续,工会进一步合法化,力量不断壮大,德、法、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