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司法公正视角论法院调查取证

公正是法律的基本价值追求。自从有法律和司法以来,人们就开始了对公正的追求。司法公正包括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程序公正的标准主要包括:裁判者中立原则;程序平等原则;程序参与原则;程序自治原则;程序时效原则。法院调查取证制度作为民事诉讼制度的组成部分要接受司法公正原则的检验,即要接受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的评价。纵观世界各国的法律实践,法院调查取证问题和民事诉讼模式密切相关。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中,当事人主导诉讼过程,法院的调查取证权受到很大的限制,遵守“司法消极性原则”。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单纯的“辩论主义”原则过分地强调当事人及代理人在诉讼中的作用,法官处于消极无为的状态,使得诉讼成为法律技巧的展示台,大大影响了诉讼的进程,造成国家司法资源的浪费和效率低下。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开始重视法官对诉讼程序“控制权”。职权主义诉讼模式中,法院主导诉讼过程,法院的调查取证权较为广泛。我国属于职权主义诉讼模式。我国民事诉讼中的法院调查取证制度分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年04期
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行政公益诉讼调查取证权的发展路径

行政机关代表全体公民管理公共财产,但是不乏某些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除了设立“权力寻租”的空间,还对公共利益进行侵害,完全背弃了国家利益“代理人”角色的职责。因此,我国建立了行政公益诉讼制度,授予检察机关为维护公共利益、对行政机关的违法作为或不作为提起诉讼的权利。就试点情况来看,在现行的行政公益诉讼模式中,调查取证权还存在诸多不足,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公益需求。如何正确认识调查取证权所面临的困境并明确未来的发展路径,发挥其在实践中应有的功能,是新时代必须思考的重大课题。本文将从行政公益诉讼中完善调查取证权的重要性、调查取证面临的困境及其未来的发展路径进行分析。一、行政公益诉讼与检察机关的调查取证权(一)行政公益诉讼的立法目的在我国,大多数人将明哲保身视为一种处世哲学,所以对于行政机关超越法定职权实施的滥发国有土地使用证、擅自变更土地使用规划等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公民常常是敢怒不敢言。或是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8年05期
法制与社会

浅析工会在劳动争议中的调查取证权问题

一、工会调查取证权的现状工会在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有权进行调查,并给予劳动者支持和帮助。但原来工会没有详细的法律法规规定调查取证权如何实施,工会怎么调查、调查什么、调查后如何固定证据,没有明确的规定,导致实践中工会的调查难以实施操作。笔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劳动争议案件近百份判例,尚未发现有工会的调查介入,也未发现有新闻媒体关于工会调查介入的报道。可以看出,工会的调查取证权没有得到有效保障。用人单位在工会行使调查取证权时恐事后劳动者会向用人单位主张权利,经常不配合工会调查。配合工会调查时,也存在提供不全面、没有关联,甚至虚假的证据。在劳动者取证难,工会调查取证权难以实施的背景下,我国六省先后出台了《XX省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条例》,有效地落实并明确了工会调查取证权的内容以及用人单位阻挠调查,伪造、隐匿、毁灭或者拒绝提供资料,工会应行使何有效举措。但工会在行使调查取证权时仍将面临一定的困难。二、工会在行使调查取证权中存在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法学》2016年02期
东南法学

检察机关调查取证权运行失灵问题研究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可以说,无论在任何诉讼环节,査明事实真相都是司法人员的首要任务,而反映法律真实和客观真实的载体就是证据,因此有必要设定科学合理的获取证据方法及程序确保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客观性。目前检察机关在诉讼活动中获取证据主要依靠两种手段:一种是侦查,另一种是调査取证。与侦査权相比,调查取证权适用的诉讼环节更多,虽然是检察机关的法定权力,但运行时不会限制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不会使用强制性措施,刚性较弱。实践中,笔者发现调査取证权目前运行时易出现执行消极、执行配合度低、执行不到位等失灵情况。作为保障检察机关准确履职的重要手段之一,有必要结合当前调查取证权运行现状就其失灵的深层原因进行分析,为下步加强调査取证权的可操作性、全面性、精确性找到可行之策。一、检察机关调查取证权得以运行的基本因素、、权力如果不能通过特定的方式影响客观世界,那它只不过是写在...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再议侦查阶段律师的调查取证权——以侦查机关的调查取证权与律师的调查取证权冲突为视角

律师的调查取证权作为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有效履行辩护职能的核心权利,依刑事诉讼法第37条的规定,律师到审查起诉阶段才享有此项权利。在侦查阶段受委托的律师仅享有会见犯罪嫌疑人、了解其涉嫌罪名、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等权利,而不享有调查取证权。但新律师法却做了不同的规定,该法第35条规定:“受委托的律师根据案情的需要,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或者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律师自行调查取证的,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据此可以认为“《律师法》突破了刑诉法规定的在侦查阶段仅限于提供法律咨询控告申诉的限制性规定,赋予律师在整个诉讼阶段都有调查取证权,将控辩对抗提前到了侦查阶段。”[1]66-70既然如此,在侦查阶段律师和侦查机关均享有调查取证权,双方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也一定会引起矛盾和冲突,如何正确处理这一问题,以促进司法公正、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审判》2001年06期
山东审判

民事诉讼中法院调查取证权问题的理性思考

随着职权主义倾向的逐渐弱化,缩小法院调查取证范围和加强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作为民事审判方式改革的切人点受到了广泛关注。现结合有关“当事人主义”审判模式的研究,提出在法院释明制度保障下,以当事人为主导、有规范程序制约的、具有较强操作性的法院调查取证权的运作模式。 1.当事人申请:法院调查取证权启动的前提 首先,取消法院依职权主动调查取证的作法,明确规定只有当事人提出申请的,法院才可以调查取证。这样就把法院调查取证权的启动置于当事人的主导、下,保证了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的真正参与权,既符合审判权本身的被动性特点,又符合国际上的立法惯例。法院不会主动去处理任何一项既没有发生争议也没被实际提交的事项,正如美国学者格雷指出的: “法官是一种由某一有组织的机构任命并且应那些主张权利的人申请而确定义务和权利的人。正是由于必须有一项向他提出的申请他才采取行动这一事实,才将法官与行政官区别开来。”①所以在保留调查取证权的国家都明确规定了这种权力启动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