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6岁早产儿健康相关生命质量及伦理学问题研究

目的 了解早产儿0~6岁期间健康相关生命质量及其随年龄增长的变化趋势。通过多因素分析探讨影响早产儿生存结局的主要因素。了解家长关于早产对儿童健康相关生命质量影响的主观认识及其对早产儿医疗救治决策的观点。方法 取1999年6月~2005年6月在安徽省立医院和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住院的106例早产儿为研究对象,选择其中出生体重低于1500g且出生时妊娠周数小于37周或者出生体重在1500~2000g且出生时妊娠周数小于32周的106例患儿为观察对象,按照1:1匹配取对照,预约并进行随访。通过生长发育指标和问卷调查两种手段,了解其现阶段体格发育和疾病负担;通过婴儿—初中生社会生活能力量表了解其社会适应能力;通过Conners父母症状问卷了解3~6岁儿童的情绪和行为问题;通过Gesell发育诊断量表评价其发育商。另外,以生存结局已经明确的184名个体作为研究对象,其中132例尚存,52例死亡。记录其性别、出生日期、出生体重、出生时胎龄、出生  (本文共1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医学与社会》2018年12期
医学与社会

智能手机对武汉市某社区中老年人生命质量的影响

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发展,智能手机逐渐普及,传统的社交活动和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智能手机的普及及其多样化功能也在不断影响医疗卫生行业,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移动健康服务的发展,不断改变人们的就医行为和方式,如采用手机APP挂号和就医咨询。国外研究显示,使用智能手机的中老年人有更好的健康状况、更少的慢性病、更少的抑郁症状和更高的生活满意度[1]。本研究旨在了解社区中老年人智能手机使用情况,以及智能手机使用对中老年人生命质量的影响。1资料来源与方法1.1研究对象2016年9-10月,在武汉市某社区采取方便抽样的方法抽取5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作为研究对象,共发放问卷87份,有效回收80份,有效回收率92%。1.2调查方法采用自制问卷调查,问卷内容包括人口学信息、健康状况和生命质量3部分,以及“是否使用智能手机”。健康状况包括慢性病患病数量、抑郁情况、认知功能和日常生活活动能力。采用抑郁自评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9年04期
中国老年学杂志

老年2型糖尿病患者抑郁焦虑与生命质量的关系

2012年18岁及以上成年人糖尿病的患病率为9. 7%,与2002年相比,患病率呈上升趋势,2012年全国居民慢性病死亡率占总人数死亡率的86. 6%〔1〕。在糖尿病发病过程中,个体患者生命质量明显下降〔2〕。Park等〔3〕汇总了10项纵向或前瞻性研究的Meta分析表明,合并抑郁的2型糖尿病(T2DM)患者发生死亡的风险是无抑郁患者的1. 5倍。抑郁、焦虑严重影响糖尿病患者的治疗和转归〔4〕。本文分析老年T2DM患者抑郁、焦虑状况与生命质量的关系。1对象与方法1. 1研究对象根据徐州市人群分布特点,采用分层抽样,在徐州市各个区和县人流大的地方设置监测点,随机抽取60岁以上老年T2DM患者196例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符合199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有关T2DM的诊断标准;②年龄大于60岁;③自愿参与本研究,并且能如实表达心理状态。排除标准:①由于其他疾病引起眼、脑、肾、心脏及四肢病变者;②精神障碍类疾病者。1. 2调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休闲》2019年07期
休闲

殊途同归的生命质量追求

一、当前社会对生命质量的认识不够充分从社会学角度可以将生命质量由低到高分为三个阶段:低层次是生存阶段,是指基本满足衣食住行的质量,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物质文化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人们幸福指数不断提升,目前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已经脱离生存阶段。中层次是生活质量,其内涵为对生活的自然、社会状况以及自身状态的主观评价和体验,包含了对其整个生活条件和状况的主观满意度评价。这一阶段的社会虽在生活中拥有了物质财富,社会成员间的交流渠道也不断增强,但精神财富的欠缺容易使他们忽视自身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高层次为生命质量,其内涵为不同价值和文化体系个体中对他们的目标、期望和标准以及所关心的事情有关的生存状况的体验,它不仅强调前二者,同时也强调对自身价值和自我实现的认知及对社会的责任。因此,对于当前社会来说如何养成一种更为健康的生命质量观变成了当前社会必须注重的问题。二、生命质量的科学概念民族体育主要来源于古代军事斗争中,其最初目的就是强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休闲》2019年07期
《医学与社会》2018年07期
医学与社会

上海市某医院肺癌住院患者生命质量与焦虑、抑郁的相关性及影响因素

我国每年肺癌患者死亡人数已超过60万,居癌症死亡的首位[1]。多数患者确诊时已是中晚期,失去手术机会,5年生存率较低,因此提高患者有限生存期内的生命质量尤为重要。肺癌治疗周期长且预后较差,患者心理负担重,焦虑和抑郁症状较为突出。肺癌患者生命质量与焦虑、抑郁症状的相关性及其影响因素尚未完全明确,值得进一步探讨[2-3]。本研究旨在分析焦虑、抑郁与肺癌患者生命质量的相关性,以期为个性化的临床治疗和心理干预提供依据。1资料来源与方法1.1研究对象2016年11月-2017年7月选取上海市某医院呼吸科的肺癌住院患者。入选标准:患者经病理学检查确诊为原发性肺癌;神志清楚,具有基本理解能力与读写能力,自愿参加测评并完成调查。1.2研究方法(1)采用自编问卷和病例查阅收集患者的一般资料。(2)使用EORTC癌症核心量表QLQ-C30和肺癌特异模块QLQ-LC13评估患者生命质量[4-5]。EORTC QLQ-C30包含5个功能领域、3个症状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6年31期
课程教育研究

我的教育梦——教师职业幸福的追寻

教师是一份从容而宁静的职业,她能专注于孩子生长,而其中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幸福。一个幸福的教师必然能带领学生体验幸福、追求幸福和创造幸福;一个幸福的教师必然能以昂扬的斗志和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工作,努力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的生命质量。建设和谐校园、实现教育梦想需要幸福教师。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很多老师并没有享受到这种职业的幸福感,笑容在他们的脸上越来越少,可怕的职业倦怠像瘟疫一样侵袭着老师们,让他们身心俱疲,幸福感又从何而来?一、教师职业幸福指数下降的因素首先,过大的压力是教师职业幸福指数下降的核心因素。以前“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而现在是老师比学生还怕考试,今天考试,明天排名,后天评比。有了名目繁多的“率”,就有了以成绩高低来评价老师优劣的言论,奖金与之挂钩,考核与之挂钩……于是,老师便一厢情愿地拔高个性不同的学生,在课改所倡导的先进理念与现实评价制度的鸿沟间奔命。教学成绩,让老师殚精竭虑;学生安全,让老师犹如惊弓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