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收益报告的改进研究

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会计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会计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衍生金融工具的出现和广泛应用,和越来越多的已确认但未实现的企业业绩绕过损益表而列示在资产负债表中的现象,使得传统损益表提供的会计主体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信息已不能满足信息使用者的要求。传统损益表的历史成本计量属性、实现——配比原则、谨慎性原则等方面已暴露出明显的不足,由此,世界各国的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纷纷提出改进财务业绩报告的建议,改革收益表呈报模式已成为大势所趋。对这一课题的研究,一方面推动了会计确认、计量理论及报告理论的发展;另一方面,提高了收益报告在决策中的有用性。因此,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这都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目前世界各国会计准则制定机构正着手进行以收益表为代表的传统业绩报告的改革。英国在传统的收益表之外增加了“全部已确认利得和损失表”,美国将综合收益表纳入财务报表体系,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要求企业报告全部已确认利得和损失表,“G4+1集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财经大学
山西财经大学

我国收益报告的改进研究

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和财务会计目标的转变,传统收益报告面临着新的挑战,报告全面收益已成为改进收益报告的必然趋势。本文从经济收益和会计收益的角度阐述了收益的概念,从收益组成的当期经营观和损益满计观、收益确定的收入费用观和资产负债观,经济学的资本保持观及财务报告的勾稽理论四个方面阐述了收益及收益报告的基本理论,并分析了会计环境、会计目标的变化对收益确认与计量的影响。剖析了传统收益确定模式以历史成本原则、实现—配比原则、稳健原则为基础的特点及其固有的局限性,由此引入全面收益的概念,阐明全面收益对传统收益的突破,并对全面收益的确认和计量问题进行初步探讨。通过简要介绍英国ASB、美国FASB、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IASC的有关报告全面收益的准则以及IASB与FASB联合对财务报表列报研究的最新讨论稿中涉及全面收益报告内容和方式的部分,对国际发展趋势进行了评价,并提出对我国的启示。经济环境的发展变化及新企业会计准则的颁布使我国当前已具备报告全面...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财经大学
东北财经大学

收益报告改进的相关问题研究

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高新技术突飞猛进,金融创新日新月异,资本市场迅猛发展,企业经营活动复杂多样化,财务会计不断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传统的财务报告已不能反映企业的真实价值和所面临的潜在风险,会计信息使用者要求改进财务报告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报告的改革成为—个迫在眉睫的问题。目前,报告改革的重点放在收益报告上。为了实现财务报告目标从报告受托责任到对决策有用的转变,英国、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的会计准则制定机构和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都着手改进传统收益报告,提出了全面收益以及相关概念,全面收益报告作为各国改革的成果逐渐受到重视。我国现行的收益报告是属于以历史成本原则、实现原则和配比原则为基础的传统收益报告模式,主要反映企业经营管理的责任和管理业绩。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完善,以及加入WTO以后经济环境的不断变化,传统的收益报告同样也不能满足社会各方面对会计收益信息决策有用性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进行收益报告的改进是我们应高度重视的会...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商学院
兰州商学院

全面收益观下的财务业绩报告模式研究

由于经济形式的多样化,尤其是衍生金融工具的出现,使得传统的财务业绩报告无法全面反映企业的业绩信息。针对这个问题,国际上开展了对财务业绩报告模式的改进研究,到目前为止,其研究成果主要集中于全面收益观下的三种报告模式的研究,而在三种报告模式的选择问题上尚未达成一致意见。我国的财务业绩报告模式仍介于传统模式和全面收益报告模式之间,存在着收益构成要素设置不合理以及对未实现利得和损失的列报混乱等问题。针对该问题,本文通过对已有相关研究成果的全面梳理,利用财务报告之间的勾稽关系,在全面收益理论的指导下,运用比较、归纳等方法,通过对已有三种财务业绩报告模式的国际比较,得出对我国财务业绩报告模式改进有益的启示,并以此提出我国财务业绩报告模式的改进建议,目的在于使我国财务业绩报告在全面收益的观念下,规范反映报告主体收益的会计要素设置,将原本分散于资产负债表、所有者权益变动表的全面收益及其组成项目集中在利润表和全面收益表中反映,以使得财务业绩报告更...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全面收益信息及其决策相关性研究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潮流席卷全球,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已越来越紧密,相互之间的经济交往也越来越频繁,中国会计准则国际趋同的步伐日益加速。中国2006年颁布的新会计准则将我国现阶段财务会计的目标定位在向委托人报告受托责任的履行的基础上提供出对决策有用的信息,在会计确认上确定了资产负债观的核心地位,在会计计量方面引入了公允价值计量属性,在会计报告中要求报告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体现了向全面收益发展的思想。披露全面收益是国际会计准则趋同的要求,但如何确定其披露内容,规范其披露形式是各个国家要根据自身情况进行研究和统一的。本文运用归纳演绎法和比较法做定性分析和规范研究,用非参数统计方法、股价预测模型和主因素分析法做实证研究。通过分析对中国收益信息的相关性,寻找财务报告披露是否具有及时性,检验已披露的未实现收益项目的预测能力,实证收益信息对市场波动的影响,目的在于挖掘未实现收益项目披露的必要性,规范设计中国的全面收益报告,更为完整地披露企业的经营...  (本文共1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财经大学
吉林财经大学

综合收益观下中国财务报告体系的改进研究

现行财务报告体系是在本期经营收益观下形成的,其自身存在诸多问题,包括会计信息质量特征过分强调可靠性而忽略相关性、财务报告目标无法适应变化的环境、科目划分不能反映经济实质和报表间勾稽关系不紧密等,最近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也公布了将于2014年7月1日实施的《企业会计准则第30号——财务报表列报》,不仅对综合收益做出了正式的定义,并对综合收益的列报方式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明确要求在利润表中净利润之后分别列示“其他综合收益各项目分别扣除所得税影响后的净额”和“综合收益总额”两个科目。然而准则并没有具体规定哪些项目属于综合收益,同时也不要求在利润表中详细列示其他综合收益的各项目,只是要求在财务报表附注中对其他综合收益的组成进行披露。这样做有利于简化财务报表的项目,但是也导致了其他综合收益的披露口径的不统一,不利于对财务报表的可比性。本文在研究了各国有关综合收益报告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综合收益报告的理论基础进行了阐述,并运用制度经济学理论...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