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婚姻法与建国初期妇女婚姻家庭研究

婚姻法作为规定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基本法律,起着规范人们日常生活和稳定社会秩序的重要作用。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作为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不仅是建国初期一项主要的法律建设,也是一项重大的社会整治,它使得妇女婚姻家庭状况以及整个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研究新中国的第一部婚姻法,不仅可以引导人们充分了解新中国初期的社会整体面貌和大体婚姻家庭状况,而且还可以从中总结经验教训,力争为进一步完善现有的婚姻法,进而构建法治社会献策献力。新婚姻法历经一年多的修改讨论,于1950年5月1日颁布实施。新婚姻法的基本精神可以概括为“废旧立新”,即废除封建的婚姻制度,建立新民主主义的婚姻制度,它坚持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和一夫一妻制原则。强调婚姻自由平等和坚决维护妇女权益是新婚姻法的两个显著特点。新婚姻法的宣传实施工作是与其它社会改革,如土地革命、禁烟禁毒运动、废娼运动、三反五反运动等同步开展的。为加大婚姻法的宣传力度,中共中央各部门及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婚姻理论及其实践研究

讨论“中国共产党婚姻理论及其实践”这一问题的基本前提是:婚姻是一种社会化、规范化的两性选择,既有个体隐私性,又有社会公开性,公权力的适当介入已是基本共识。本论文所要讨论的核心便聚焦于中国共产党作为一种强大的公权力存在,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这样一个特殊年代对群众婚姻的介入。选择“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婚姻理论及其实践”这一特殊研究对象的必要依据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国社会的婚姻状况出现了并非自然渐变的剧变、陡变,其核心要素当在中国共产党的强有力推动。作为上层建筑重要组成部分的婚姻理念变化以及制度建构并不完全是一个纯粹的自然演化进程,如果仅仅依靠个体本身去推动,一方面这种自然进程必然十分缓慢,另一方面也未必完全符合大多数人(包括男女老幼)的基本利益底线。而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某些符合大多数人基本婚姻利益底线的理念和行为加以固化和深化,并动用国家机器加以规范及保障,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婚姻制度迅速全面建立。建国前成都地区的封闭性和强大...  (本文共31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婚姻法与建国初期婚姻制度改革研究

1950年5月1日新中国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是建国后颁布的一部完整系统的法律,它的立法精神和立法原则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新婚姻法颁布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贯彻执行。四川省按照中央的指示精神,在全省范围内也进行贯彻执行。在两年多的贯彻执行中,取得一定的成绩,如部分妇女开始挣脱封建婚姻制度的束缚,大胆的同不合理的封建婚姻作斗争,摆脱了封建婚姻的痛苦,争取到婚姻自由;寡妇也可以自由结婚;有不少的童养媳回到娘家等等,从而使封建婚姻制度开始瓦解。但由于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和封建思想,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人们的封建思想意识还很浓厚,加之婚姻法的宣传工作做得不够广泛深入,不少地方尤其是农村还存在大量封建残余,干部和群众的封建思想意识还很浓厚,农村中早婚、干涉婚姻自由、打骂虐待妇女以及妇女因婚姻问题自杀被杀现象还很严重。因此,四川省根据中央贯彻婚姻法“运动月”的指示精神,在全省范围内(少数民族地区除外)进行一场宣传贯彻婚姻法的群众性...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共中央党校
中共中央党校

新中国成立初期湖南省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研究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婚姻法运动,是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场以废除旧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建立新的社会主义婚姻制度,从而彻底扫除封建主义残余为目的的婚姻制度变革运动。湖南的婚姻法运动,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婚姻法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选取“湖南省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为研究对象,主要是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湖南具有典型性。湖南自古为蛮夷之地,民风剽悍,民众思想较为保守,封建思想观念浓重;民国时期长期处于国民政府统治下,中共在湖南的政治影响力较为薄弱,各级党组织不健全,党员干部严重不足,群众没有像老解放区的群众那样受过长期的革命主义教育和影响,思想觉悟水平也低。这就决定了在湖南贯彻实施婚姻法,面临的困难比较大,新旧婚姻制度和观念冲突比较剧烈,因而具有典型性。第二,目前学术界对湖南省婚姻法运动的研究十分薄弱。本文共分六个部分:绪论部分简要介绍了本文研究的缘起与意义、学术研究现状、文献资料说明、研究方法、创新点、重点和难点以及研究...  (本文共2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09年08期
河北法学

构建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中国婚姻家庭法六十年

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是“人类最早的社会关系之一”及“最基本的社会群体”[1]。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家庭除继续是婚姻家庭成员的情感交流场所外,大部分仍然发挥着养老育幼(人口生产)、物质生产、家庭成员间的扶助和保护等基本职能。促进婚姻家庭关系的和谐与稳定是我国婚姻家庭法追求的根本目标。这是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发展的需要。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婚姻关系的合法建立意味着婚姻当事人相互之间在法律上权利义务的确立。我国著名社会学专家费孝通先生强调指出:婚姻是“男女相约共同担负抚育他们所生孩子的责任”[2]。幸福美满的婚姻关系有助于当事人积极履行自己的婚姻家庭义务,构建平等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有利于促进和谐社会的构建和发展。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我国政府非常重视建立和谐的婚姻家庭关系,先后颁布了两部婚姻法,即1950年《婚姻法》和1980年《婚姻法》。1950年《婚姻法》的颁行对于解除封建的包办、买卖婚姻,构建男女自愿结合的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企业文明》1999年03期
企业文明

婚姻家庭如何面对新世纪——修改《婚姻法》引出的话题

1996年12月,新华社播发了一条简短消息:70多位人大代表呼吁修改现行的《婚姻法》。其实,这已不是什么新闻了。 在此两年前,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有关婚姻法的课题组就开始探讨在新形势下.如何制定新的与婚姻家庭相关的法律。论证会上,民政部、政法委等13个部委一致认为,对婚姻法的修改已势在必行。1995年春,在全国人大、政协会上也都有类似的提案提出,全国妇联为此提供了翔实的材料。1996年,全国政协委员巫昌祯、刘海荣、王庆淑等提交提案,建议修改《婚姻法》,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家庭法》。同时,人大代表聂力、钱正英、王力维等也积极呼吁,人大会议最终决定采纳此建议,委托民政部牵头开始进行修改《婚姻法》的工作。山此,上述部门和有关专家开始了两年多的搜集材料和研究论证并制定起草条款的艰巨工作。 据了解,目前《婚姻一家庭法》已被列人九届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二类立法。根据法律的修订程序,由专家起草草案后,交民政部广泛征求意见,修改定稿后交法工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部法学评论》2008年05期
西部法学评论

强制性婚姻家庭法律规范研究——以我国现行《婚姻法》文本为分析对象

一、问题的提出我国1986年《民法通则》在立法层面上确定了婚姻家庭法是民法的组成部分,上世纪90年代关于修改《婚姻法》的讨论中,已有不少学者提出回归民法说,我国未来制定的民法典,婚姻家庭法作为一篇规定其中是不争的事实。由此,婚姻家庭法属于民法,性质是私法,在我国法学理论及立法价值取向上成为当然的“真命题”。然而,如果将婚姻家庭法的性质界定为纯私法,先将婚姻家庭法归入私法后再加以阐释的话,那么这就成了一个“伪命题”。此一问题的提出,笔者认为,并非另辟蹊径的独创,而是一个在理论和实践上均有意义的重大课题。公法和私法的划分是传统的法律分类方法,但是,从公私法划分的角度审视法学理论和法律制度有值得检讨之处:关于公私法划分标准的学说众多,而根据这些标准,没有任何一部法律可以当然地被界定为公法抑或私法。实际上,法律体系公法与私法的区分并不是绝对的,二者常常互为关联、互为影响,我们甚至可以见到公法规则与私法规则共存于同一部法或者同一个条文中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