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任昉诗文研究

南朝文坛有“沈诗任笔”之说。任昉历经宋、齐、梁三代,博恰淹通,擅长辞章,尤以章表名世,与沈约齐名。于任昉,后世论者既崇其文名,又恨其薄于操守。如何正确评价任昉,应予以全面合理的审视。任昉实是一个精神世界极其丰富的人物,尚接魏晋风神。因对后进的奖掖提拔,在其周围,曾一度形成一个讌集交游甚为密切的文学集团,世称“龙门之游”或“兰台聚”。参见前人著述,重撰《任昉年谱》,任昉生平考证与作品系年,尚多商榷之处。从整体观照,任昉丁父忧的时间和永明年间仕宦之迹,是其生平考述中最模糊最具争议的地方。则于此罗列史料,试作相对合乎逻辑的阐述,以期接近历史真相。钟嵘《诗品》曰:“昉既博物,动辄用事,所以诗不得奇。”任昉现存诗歌,似朴质平易,不事典故。然细究行文,知用事犹多。王士祯《分甘余话》言:“余观彦昇之诗实胜休文远甚。当时惟玄晖足相匹敌耳,休文不足道也。”结合王士祯自身的诗学观点,可以发见,他所倾慕的正是任昉的以学问为诗。任昉之文,多措辞渊雅之骈  (本文共1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昭明文选》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博士学位论文 《昭明文选》研究 傅刚 导师姓名及职称:曹道衡 教授 系 别:文学系 专 业:中国古代文学 答辩日期:1996年  (本文共1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竟陵八友”考论

在南朝文坛上,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作家莫过于“竟陵八友”。竟陵王萧子良不以文学见称,然喜好文学,礼接文学之士,组织文学活动,促进了南朝文学的彬彬之盛。齐永明二年(公元484年),竟陵王开西邸招文学之士,先后有七十四位文人进入西邸,形成了中国文学史上最为庞大的文学集团。谢脁、王融、沈约、萧衍、萧琛、任昉、范云、陆倕八人乃其翘楚,史称“竟陵八友”。“竟陵八友”是南朝文学中最为优秀的作家,然研究者甚少,本文是拟从整体上第一次对“竟陵八友”进行研究,内容包括“竟陵八友”的生平事迹补考、交游考、诗文系年、诗文辑佚,以及“竟陵八友”在中国文学史上的贡献等。通过这些问题的考证,试图藉此推进“竟陵八友”的文学研究。具体说来,全文包括以下三部分:第一部分为“竟陵八友”与西邸文人团体。本部分考证出西邸文人团体包括七十四位文人,并考察了他们进入西邸的大致时间,同时考索了西邸文人的文学活动。作为西邸文入团体中杰出的作家——“竟陵八友”,他们以其优秀的文...  (本文共5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文选》叠字研究

《文选》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诗文总集诗文总集仅仅用30卷的篇幅,就大体上包罗了先秦至梁代初叶的重要作品,反映了各种文体发展的轮廓,为后人研究从周到南朝七、八百年的文学史保存了重要的资料,同时也保存了重要的语言材料。本文从词汇学角度研究文选的叠字,进行选学研究。本文以历时和共时的理论和声训理论为指导,明确了叠字的定义,并确定选字的方法对《文选》的叠字个数按种类进行统计,并揭示出其呈现的规律。从叠字内有无结构关系看,叠字分单纯词的叠字和合成词叠字两种,前者是单纯词,没有结构关系,后者是合成词,结构关系为重叠式。从《文选》叠字的语义类型看,从人的感觉效果角度出发,叠字可以分为绘景摹形、摹拟声音和纯复叠形式三大类。在对《文选》中出现的叠字研究的基础上,在历时层面上,从文学的源头以时间为线索找寻规律。在共时层面上,从不同文体和相同文体中找寻规律,并且揭示了叠字在文章中所起的作用。文选叠字共有569个,共出现1295次。其中赋体占到一半以上,充...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胡刻本《文选》李善注注例应用情况研究

唐人李善为《文选》所作的注释是今存《文选》古注中质量最为优良之注释,历来受到后人的激赏。李善注之所以受到后人推崇,原因颇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李善注有严格的注释体例。李善注例是以随文标示的形式出现的,其注例甚多,有显标于文中者,有不显述而散见于各篇注释之中者。其为李善注释《文选》的纲领,对于研究《文选》及认识和整理《文选李善注》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所以论文拟以现在流传最广的清胡克家刻本《文选》为基础,对李善注显标注释体例是否在实际的注释中得到一以贯之的执行,以及在应用中出现大量违例状况的原因进行分析。以期能描绘出善注注例的实用情况。论文除去绪论和结语,正文部分共有两大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对胡刻本《文选》李善注十七条显标注例在胡刻本《文选》的应用情况的逐条分析。并列举例证说明,胡刻本《文选》善注注例并没有得到严格的贯彻执行,是有大量违背善注注例的情况存在的。第二部分则是对胡刻本《文选》善注违背注例的原因进行分析。分别是:李善在注...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台州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台州学院学报

略谈《文选》

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与台州学院共同举办的“唐诗之路国际学术会议”名为“唐诗之路”,却不仅仅与唐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东晋以后的南朝文化当中,浙江省被赋予了相当重要的意义。东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文选》卷一一)正是吟咏台州天台山的作品。刘宋的谢灵运挥洒山水诗舞台的始宁、永嘉亦距此不远。由于南朝文学是在中国版图上相当有限的以建康(南京市)为中心的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的范围内展开的,附近一带集中分布着当时的文学遗迹。因此在“唐诗之路”研讨会上,选取代表着南朝文学的总集《文选》来讨论,尚且还不偏离主题。一、总集之典范《文选》是传至今日的古籍中,最早编纂而成的总集。其编纂时期限于526年到531年这段极短暂的时间中,此结论基于以下几点理由。由于当时的总集不收录尚在人世的作家作品,自《文选》所收录的作家中最迟离世的陆倕(501-526)的卒年来算,编纂工作当开始于526年之后,又自编者昭明太子萧统(501-531)的卒年推知当在531年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古代文学前沿与评论》2018年02期
古代文学前沿与评论

百年《文选》学研究回顾与展望

《文选》学自唐初建立以来,至今已经一千多年了。自唐代以来,《文选》便是中国文人必读之书,而研究和学习《文选》之学,也构成了中国古代学术的重要内容,并且成为优秀的学术传统。正是因为《文选》在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地位和影响,1917年至1919年酝酿的新文化运动才确定以《文选》作为向封建社会古典文学展开攻击的目标。1917年在胡适、陈独秀等高倡新文学时,《新青年》第2卷第6号刊载了钱玄同致陈独秀的一封信,公开提出“选学妖孽,桐城谬种”口号,自此,这个口号成为近代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内容。1917年的新文学革命有其独有的历史使命,新文学革命的先驱们认为旧时代文体不适合近代中国文化发展,并认为是阻碍中国新民主主义运动的绊脚石,所以他们不遗余力地要批判,并与之划清界限。一百年过去了,中国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文化和学术的任务、目标也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文选》作为被新文化运动利用而附加的“妖孽”标签,应该要撕掉而重新审视了。实际上自20世纪8...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