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江苏秘密社会研究(1937-1945)

秘密社会作为一种社会转型时期的群体或组织,在不同的时期,秘密社会起着不同的社会作用。近代以来,江苏秘密社会得到迅猛发展,城市型的青帮和农村型的刀会在江苏颇具特色。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社会秩序的异常混乱,导致江苏秘密社会势力得到显著地膨胀和发展。在此期间,它们受国、共、日三大政治势力的影响,根据自身的利益需求,发生了大分化和大组合之势,本文所要揭示的是江苏秘密社会与主流社会的关系。江苏秘密社会在抗战前期和抗战后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抗战前期,国民党迫于无奈,组织民众力量,利用秘密社会进行抗战。中共军队进入江苏,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对江苏秘密社会实行灵活的统战政策。日本侵略者对江苏的秘密社会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拉拢江苏秘密社会。抗战后期,鉴于中共力量的壮大,国民党主要利用秘密社会进行剿共。中共对之进行争取、改造和利用,使得许多秘密社会成员成为抗战的一员,支援了抗战。日本侵略者为了维护沦陷区的殖民统治,利用秘密社会扩大自身力量,尤其利用  (本文共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1期
艺术品鉴

抗战文化视域下的桂林美术教育研究

桂林地处广西内陆,以其秀甲天下的山水闻名于世。抗日战争爆发前,由于其当时的社会环境闭塞,受新艺术浪潮的影响较少,导致艺术发展相对落后。全面抗战爆发后,随着北方国土的沦陷,大批文化名人相继来到桂林,使其在这一时期内迅速崛起,成为了西南一带的革命文化中心。桂林抗战美术教育作为桂林抗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战时的美术宣传、培养美术后备军等做出了重要贡献。一、桂林抗战时期美术教育事业的原因桂林自古以来一直是广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大量美术家涌入桂林,使桂林美术界呈现了空前繁荣的盛况。其原因,一是桂林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交通,桂林是连接西南、华南和中南的重要枢纽。二是桂林气候温和,喀斯特地貌形成了很多天然溶洞,是完美的防空洞,既可以避难又可以储藏物品。三是桂林开明民主的政治统治政策,抗日战争爆发后,以李宗仁为首的新桂系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互相抗衡,桂林首脑李宗仁用人“不分亲疏,有才必用,有智必求,极一时之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7年03期
青春岁月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的政治凝聚力来源浅析

国民政府通过北伐战争将其统治区域从广东一隅扩张到东南半壁,进而借由一系列的战争和政治斗争初步完成了国家统一。然国民政府却始终无法构建起中央集权的政治体系,亦无法重新确立清末以来便不复存在的中央权威。与之相反的,即使在“东北易帜”之后,军阀混战的分裂体系仍然顽强延续下来,地方上的军事实体亦不断尝试挑战中央政府,例如蒋桂战争与中原大战等,结果纵然是政府取得胜利,中央政权得以更加巩固,然而究其之所以发生,即意味着国民政府的政治凝聚力还不强,对于地方军阀亦无实际的约束力量。匪特如此,由于迟迟无法找到超越军事威压的凝聚力来源,国民政府还面临着各种挑战,比如红色苏区的竞争、统治中心区以外的地方分离主义、知识分子的疏远、一般民众的离心离德等。诚如西达。斯考切波在《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一书里指出的,因为过于依赖城市基础,“国民政府只不过是在更大范围内——表面上是全国范围——重演了旧军阀的政权模式。”而这种彷徨无路的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口·社会·法制研究》2016年Z1期
人口·社会·法制研究

抗战时期贵阳市民众教化问题探析

一、教化之原因(~)贵阳人〇的漱螬抗战时期,贵州省因地处西南边陲而免遭日军占领,遂成为我国抗战的战略大后方,因此吸引了大量沦陷区的中国人流亡到此。根据陈彩章记载:“由东南及中部迁至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甘肃等省,或在千万人左右。”·而潘治富主编的《中国人口(贵州分册)》给出了贵州省在抗战时期更为确切的人口变化数字(见表1)。表1 1936-1944年贵州雀人口增长(减少)情况?单位:万人年份人口数较上年净增(净减)人口1936991.8872.3319371030.2538.3719381032.632.3819391025.59-7.0419401021.27-4.3219411055.2033.93续表年份人口数较上年净增(净减)人口19421072.8617.6619431079.256.4019441082.723.46贵阳作为贵州省的省会城市,在此期间也接纳了大量因战乱而来的流民,“贵阳市人口由5万激增至18万以上”...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7年21期
文教资料

抗战时期桂林出版业对国际音乐的传播

音乐是人类的感情符号,是一种共通的国际语言。抗战时期的桂林是国际音乐的汇聚地,当时在桂林流传和演奏着很多的国际音乐,如捷克的《我的祖国》,奥地利的《圣母颂》,德国的《浪漫曲》,意大利的《夏日航海》、《小夜曲》,法国的《未奴哀舞曲》,苏联的《国歌》、《假如明天有战争》、《喀秋莎》、《伏尔加船夫曲》,越南的《救中国就是救自己》,日本的《反战同盟歌》等。抗战时期,国际音乐在桂林的大量出现,与桂林的出版物对国际音乐的传播有至关重要的关系。抗战时期,桂林的出版业相当繁荣,据不完全统计,共有书店、出版社179家,印刷厂109家;共出版发行各类杂志近200种,报纸十多种,有新闻通讯社数家;出版书籍难以计数,仅文艺专著就有1000多种[1]。繁荣的出版业为国际音乐在桂林的传播创造了条件。一、桂林出版的期刊对国际音乐的传播抗战时期,在桂林出版的音乐期刊主要有《音乐知识》、《新音乐月刊》、《音乐与美术》、《每月新歌选》等。这些期刊对国际音乐进行了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3年03期
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试论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的军纪问题

军队是战争中的主力,军队军纪的好坏直接关乎战斗的结果。抗日战争时期,不可否认不少国民党军人为抗击日寇英勇奋战,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国民党军队的军风军纪一直存在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屡次失败的原因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军纪问题不但表现在国民党军队内部,而且在作战过程中也时常发生。上到高级将官下到普通士兵,军纪被视同空气,违反军纪的现象屡见不鲜,直接影响了军队作战的结果。第一,军官腐化堕落,贪污成风。聚众赌博是国民党高级军官最常见的消遣。1940年3月的参谋长会议上,蒋介石就谈到这个问题,指出一些战区的一般高级将领“不但不想方法如何抵抗?如何图存?反而天天研究赌牌,如此不明大局,醉生梦死,真是只有作亡国奴的一条路!”①有的将官生活作风也是也极为堕落,李忠仁在回忆录中提到,刘峙身为重庆卫戍总司令,“官尊事少,益发耽于宴乐。在重庆并纳一新欢,藏之金屋。”②“抗战时在中央和军队做大官的人,生活都趋于腐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