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经济法的形式理性

理性主义可谓源远流长。可以说,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人类的理性从渺小到不断壮大的历史。尤其到了近代,宗教神学的统治地位被科学技术所取代,人类掌握自己生活和命运的历程才真正开始。随着理性主义的不断发展,人们对理性的研究也日益深化。而将理性划分为实质理性与形式理性,并开始对二者进行深入的分析,则要归功于马克斯·韦伯。在他看来,实质理性是直指目标的理性,它所在乎的是结果的公平和正义与否;而形式理性则是一种“游戏规则”的理性,更在乎过程和方法的科学与合理。人类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人类理性的重心逐渐由实质理性向形式理性转移的过程。不难想象,在极端的形式理性主义者那里,呈现出这样一幅图景:全社会致力于创建一整套科学、合理、公平的“游戏规则”,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逃离人们创建的这个规则,它完美地近似于一个电脑软件程序,有了这个“软件程序”,人们便不必再费尽心思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只需将事件“输入”这个“程序”,另一端便会精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经济法的形式理性

法律的形式一直是法学研究的核心问题,因此,昂格尔认为,在现代西方法治的历史上,有一个压倒一切并包容一切的问题,即法律的形式问题。尤其随着科学技术与现代社会的变迁,形式理性逐渐成为理性的核心,从形式理性的角度对法律进行实证性研究,成为法学研究的主要途径之一,经济法也不能例外。经济法自产生以来,一直是法学研究的重要领域与对象,有关经济法研究可谓硕果累累。这些成果对于建立恰当的市场经济法律制度,建立国家干预经济的体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由于经济活动对科学技术的依赖是比较大的,在各种法律规范中,经济法与科学技术的关系较为密切,以科学技术主义为基础以及以技术性为特征的形式理性表现得较为明显。然而,国内对经济法的形式理性缺乏必要的探讨,以价值判断与人文主义为核心的思辩性分析主导着经济法的研究,并引发了许多的学术争论。这种有关价值判断的讨论当然是重要的,但这种以价值性评价为基础的研究毕竟无法回答经济法的许多问题,如经济法的规范性问题、自治性与形...  (本文共2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论经济法的开放性

法律的开放性,一直是法学理论争执的焦点之一。传统分析法学派认为法律规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逻辑体系,法律规则自身是确定与统一的并提供了明确的答案。而新分析法学派则认为法律规则基本上是自治的规则体系,法律规则主要是确定的,但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在这个前提下法律存在着有条件的开放。以现实主义法学派及后现代主义法学派为代表的法学家们则更进一步,认为法律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规则体系,法律规则自身是不确定的,因此,法律是一个受价值理念、事实甚至地方知识影响的规则体系,当然是开放的。事实上,任何法律都有自身开放性的要求。开放是事物发展的需要,法律要发展同样必须保持开放。经济法作为一门新兴的法律学科,其开放性尤为鲜明。经济法的开放性是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本文论述经济法的开放性正是遵从由共性到个性的研究径路,重在突出经济法开放性的个性,分析经济法鲜明开放性的规定性,最后再回归到我国经济法的开放性,探究我国经济法开放发展的进路。如何界定经济法的开放性,是...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学政治教学参考》2019年19期
中学政治教学参考

论经济法的社会本位理念及实现

岳彩申编著的《论经济法的形式理性》,从法律的形式理性角度,探究经济法的核心问题,并在结合现代社会与科学技术的背景下,探讨理性核心与形式理性的辩证关系,指出理性核心是形式理性的必然结果,二者存在严谨的逻辑发展关系。强调运用形式理性研究经济法的必然性,在经济法形式理性前提下,通过经济法形式理性的价值与维度、经济法的基本命题与逻辑起点以及经济法的规范性等篇章,多角度、多层次地论证经济法与市场经济制度的本质关系,阐述经济法的社会本位理论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中所具有的核心价值与时代使命。社会本位理论是指以维护公共利益为宗旨的本位思想,分属于经济法学科领域,公共利益的满足程度取决于国家的社会分配、市场运动、经济行为以及宏观调控。将社会本位作为我国经济法调整原则,有利于经济法在发挥固定资产投资、产业调节、货币发行、消费者权益、商品质量控制作用的同时,满足社会利益的基本需求。作者强调经济法的形式理性在现行经济法中的作用与关联,通过深度结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经济法实质化研究

本文的研究目的主要是在于揭示经济法之所以成其为独立之“法”的法理依据。论证思路是从法律类型学的研究视角出发,将经济法放置在世界法制发展的大背景中来进行考察。以现代法律发展的反形式主义趋势为主线,在反思民法、行政法等传统法律模式的基础上,从法律内容、法律推理、法律职业、法律机构几方面展现了经济法不同于传统法律模式的新的法律特质。认为经济法对法律形式主义的激烈反叛,即经济法的实质化特点,表明了经济法是一种马克斯·韦伯所称的实质理性法或者如诺内特和塞尔兹尼克所说的回应型法,而非传统法律模式所体现的形式理性法或自治型法。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法是现代社会中涌现出来的一种新的法律类型或法律形态,代表了一种新型的法律模式,其产生、发展对我们既有的法律观念、法律技术和法律知识等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面对经济法对传统法律模式和法学知识体系的挑战,我们只有摆脱法律形式主义的束缚,突破传统法律模式设置的思维限制,才能更好地认识经济法、更好地促进经...  (本文共2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竞争法的功能

竞争法作为经济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德国等法域被称为“经济宪法”,其对现代法治社会以及市场经济的意义勿庸置疑。然而在现有的法治理论的研究者的观察视野中,竞争法的独特性似乎并未被给予足够的重视。主要来自法理学界的法治理论,基本上是以形式理性法――典型如民商法,为主要观察对象而构建的。形式理性法产生有其特定的历史语境:19世纪以降社会中政治系统、经济系统、法律系统的分殊。这三大系统中法律系统对于政治系统的独立性,保证了一个形式理性的法律系统的运行;而法律系统对于经济系统的中立性,使得形式理性的法律不必更多介入经济运行,而仅仅提供一套基础的规则即可。但19世纪下半叶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动使得这三种系统间的相互关系发生了一定的变动,竞争法就是基于这种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动而出现:美国民主化的政治系统,基于中小企业的利益推出了谢尔曼法,试图对抗大企业在经济领域的垄断;而欧洲自由放任的经济系统在运行中出现了危机,迫使政治系统法律系统更多地介入。这种不...  (本文共1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