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日少年犯罪法律对策之比较研究

少年刑法是我国刑事法研究中长期忽视的领域。当前的刑法理论界探讨较多的基本上是在成人刑法理论的框架下研究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问题与刑罚问题。这与国外大都精心制定独立的、刑事一体化的特别少年刑法作为处理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的主要依据,形成了鲜明对比。本文以比较研究为视角,全面介绍了日本少年犯罪法律对策,评析其优、缺点,并从中吸取对我国有借鉴价值的制度和措施,从立法体例、立法理念、刑事责任及处罚措施等四个方面提出了完善建议,以期对我国少年犯罪法律对策的完备有所裨益。本文近五万字,共有四部分,具体安排如下:第一部分是少年犯罪的概念界定。主要在比较“少年”、“青少年”、“未成年人”等概念基础上明确了少年犯罪的称谓、少年犯罪的主体范围及“犯罪”内涵等问题,旨在明确规制对象。第二部分是我国关于少年犯罪的法律对策。主要从现行刑法、司法解释入手,介绍了我国少年犯罪的立法现状,同时指出了我国少年犯罪法律对策中立法体例、立法理念、刑事责任及少年刑罚方面的问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犯罪与改造研究》2019年04期
犯罪与改造研究

澳大利亚少年监禁的现状及挑战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以澳大利亚、新西兰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开始尝试恢复性少年司法并取得了广泛的成功。主要特点在于更多地采取司法分流和转向策略,主要目的在于避免使少年进入正式的刑事司法系统。通过告诫、警告、少年司法会议、专业法院即青少年毒品和酒精法院及其他转移方案等措施,将刑事司法系统中的少年转移出去。澳大利亚针对少年的多数判决都是以社区为基础的非监禁判决,主要目的是使他们更好地康复。尽管监禁的威慑及矫正功能受到人们的质疑,但是作为最为严厉同时也是最后手段的监禁刑,无法被司法彻底“抛弃”,至今仍然是各国少年司法领域最重要的处遇方式之一。正因如此,从另一个角度考察以恢复性少年司法而闻名的澳大利亚少年监禁议题颇具吸引力。—、立法澳大利亚为联邦制国家,包括6个州和2个领地。6个州指新南威尔士、维多利亚、昆士兰、南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2个地区则是首都地区和北方领土地区。少年司法不属于联邦而属于州内事务,因此,每个州和地区都...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教育家》2019年05期
教育家

比较法视野下,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法律规制——从少年弑亲、弑师案件谈起

近十年来,全国每年都有令人触目惊心的弑亲或弑师案件发生。令人忧心的是,部分行凶者乃未成年人,且其中很多未满14周岁的涉案少年往往得不到适当的安置、监督、管教。在此类悲剧由个案演变为如今社会要案的过程中,公众舆论焦点逐渐集中于少年行凶后的监管方式及预防其再犯等问题。我国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时代特征与主要问题就中国传统观念而言,“弑”乃大逆不道、滔天恶行的代名词。进入21世纪以来,“弑”这个字眼不时出现在各大媒体报道的未成年人涉案新闻里,其中还用来冠以许多未满14周岁少年的恶行。弑亲、弑师这种背离中华民族伦理道德的恶劣行径,在很大程度上冲击着公众的心理承受极限和伦理道德底线。那么,在此类事件频发的背后,隐含着哪些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时代特征与主要问题?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于2018年6月发布的近十年来,全国每年都有令人触目惊心的弑亲或弑师案件发生。令人忧心的是,部分行凶者乃未成年人,且其中很多未满14周岁的涉案少年往往得不到适当的安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犯罪与改造研究》1990年04期
犯罪与改造研究

山东省少年犯罪态势与对策

少年犯罪这一复杂而严重的社会问题已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九十年代,我国少年犯罪将呈何态势,有何变化和特点,基本成因是什么,如何防治等,无疑是社会各界和有关部门十分关注的问题。笔者最近到山东省少年犯管教所进行了较全面的调查。据此对少年犯罪的基本态势、特点、成因作一简要分析,并就防范、治理对策略述浅见。 一、少年犯罪的基本态势 “严打”以来,少年犯罪呈递增趋势,而且出现了财产型犯罪急剧增加,犯罪手段成人化特点。历史上从未在少年中出现过的持枪抢劫、拐卖儿童等犯罪行为也相继出现。少年作大案、奇案的现象也已发生。其危害性值得引起社会的关注。据调查统计,全省新收少年犯1985年285名,1986年426名,1987年389名,19as年446名,1959年659名。1989年比1985年增加131.2%,其增长之快令人担忧。 从犯罪性质看,趋利、贪财、图钱、挥霍的财产型犯罪连年上升,危害严重。1985年新收少年犯中,财产型犯罪105人,占新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犯罪与改造研究》1991年01期
犯罪与改造研究

台湾少年犯罪已从量变转为质变

据台北地方法院少年法庭的最新统计资料表明:目前少年犯罪方式已从恐吓取财“升级”为抢劫、抢夺。虽然社会各界不断以少年犯罪增加数据来显示其严重性,但犯罪所出现的质的恶化,更令人忧虑,因此不能单从犯罪“数字”来看少年犯罪,更应重视质的恶化现象。少年犯罪日趋严重已是事实,大家不应只重视犯罪数量的变化,忽略质的恶化。尤其是恐吓取财已渐被抢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犯罪与改造研究》1992年06期
犯罪与改造研究

当代美国的少年犯罪控制政策

当今美国社会,少年犯罪现象非常严重,犯罪率逐年增长,恶性案件直线上升,犯罪手段越来越残忍。1981年8月17日美联社关于少年司法与少年犯罪预防局的一个研究报告指出,1973年至1977年美国的暴力犯罪中有23%的犯罪案件是18岁以下的少年实施的。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统计,从1983年到1987年招岁以下的少年总人数减少了2%,但他们中因违法犯罪被逮捕的人数却大幅度增加,其中杀人犯罪增长了22.2%,恶性伤害犯罪增长了18。6%,强奸犯罪增长了14.6%。少年犯罪问题引起了美国社会的普遍关注。 80年代初,里根政府开始对少年犯罪间题实行强硬的政策。1984年少年司法与少年违法犯罪预防国家顾问委员会声称,“少年司法领域里,联邦政府现行的活动和理论重大变革的时期已经来临”,建议“联邦政府的任务应该集中于严重的、暴力的或长期的犯罪方面”,还主张联邦的主动权要限于调查研究、认真规划和评价行动计划上,并且“普及知识”提供- “训练和技术帮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