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杯酒释兵权

宋太祖解除将领兵权的事件。建隆二年(961年),太祖与赵普定策,削夺朝中大将兵权,召集禁军将领石守信、王审琦等宴... (本文共141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大学历史词典》

相关文献

浅析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对宋代政治军事的影响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为避免重蹈五代各短命王朝的覆辙,确保新生的赵宋王朝长治久安,宋太祖赵匡胤在取代后周建基称帝的第二年(建隆二年,即公元961年)七月导演一出青史流芳的“杯酒释兵权”,将禁军高级将领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等人的兵权悉数解除,迈出了加强中央集权,巩固王朝统治的第一步。宋太祖之所以在大局初定的情况下就对兵权归属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主要是鉴于自唐“安史之乱”以来藩镇跋扈,拥兵自重,扰乱天下的惨痛教训。在“王政不纲、权反在下、下凌上替、祸乱相寻”的五代,向有“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为之”的传统。后唐明宗李嗣源、后唐末帝李从珂、后晋高祖石敬瑭、后周太祖郭威及宋太祖赵匡胤等五人便是在这种历史环境下登上帝位的。宋太祖登基之时,内存割据势力,外有契丹侵扰。而后周时的一些节镇宿将,也拥兵虎视,仓促之间也难以用朝廷法度约束使之俯首听命。有的甚至“及闻禅代,日夜缮甲治兵”[1],即便是朝廷直接控制下的中央禁军,虽累经整顿,束以军法,但骄横恣肆,贪婪不法之恶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论“杯酒释兵权”

中国史研究
中国史研究

论“杯酒释兵权”王育济“杯酒释兵权”是宋初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人们熟知的一则历史典故。三十年代,著名史学家聂崇岐先生的长文《论宋太祖收兵权》,正确区分了“杯酒释兵权”与“收藩镇之权”的不同,并着重阐述了“收藩镇之权”的问题。四十年代,丁则良先生撰《杯酒释兵权考》,认为“所谓杯酒释兵权一事,全来自传闻,不可置信”。八十年代以后,徐规、方建新、顾吉辰等知名学者,亦各有讨论“杯酒”一事的专文①。但由于他们对此事的真实性仍多有怀疑,甚至断为伪造,这又不能不限制其对相关问题的探讨。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杯酒释兵权”进行较为全面的研究,并着重从“杯酒”一事的政局背景,它的真实性、成效及其意义等方面,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政局背景聂崇岐先生说:“宋太祖之杯酒释兵权,即罢宿将典禁兵,与罢藩镇乃截然二事。”此说极是。禁兵,是中央政府所控制的军队;而藩镇作为地方军阀,所控制的则是各自统辖的地方部队。自中唐“安史之乱”以后,各地节度使拥兵自...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史研究》

杯酒释兵权

文史知识
文史知识

针对一些学者对宋初“杯酒释兵权”的疑议,王育济撰文《论“杯酒释兵权”))(《中国史研究》1996,3)肯定了这一历史事件的真实性,并对此举的意义进行阐述。王文认为,“杯酒释兵权”以宽缓的方式,既比较理性地解决了皇帝与开国功臣之间的矛盾,又使君臣之间保持了一种较为亲密的关系,留下了较为宽泛的合作余地。其直接意义,一是预防了禁军将帅用兵权发动政变,重演“黄袍加身”的故事;二是解决了开国将帅居功自傲、僵赛弄权问题。促成了宋初政局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史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