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十八宿纪日

历书中以二十八宿为日序的符号,二十八日为一循环。其顺序为: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 (本文共11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11~14世纪回鹘人的二十八宿纪日

西域研究
西域研究

_己l侣岁、子二刁1.二十八宿纪日的研究现状二十八宿纪日是一种使用星宿纪日并根据所直星宿决定该日行事吉凶的纪时方法。关于二十八宿纪日的记载不见于隋唐以前的传世文献,其后也只零星分布于隋唐时期的道藏、佛经、传世的数种南宋具注历,以及有限的几部日本术数文献中。直到最近几十年出土了数种秦汉时期的(日书》,学界才开始对它的研究。台湾学者劳干和大陆学者张闻玉最早根据睡虎地秦简《日书)“玄戈篇”提出二十八宿纪日的存在,①之后日本学者工藤元男、法国学者马克以及中国学者尚民杰详细探讨了睡虎地秦简《日书》中二十八宿的纪日方法,②中国学者刘乐贤探讨了二十八宿纪日的来源与性质,其中刘乐贤对二十八宿纪日法的定性以及马克对二十八宿纪日方法的分类,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工作。③刘乐贤认为,二十八宿纪日既非实际行用历法也非星占术,尽管它可能由实际天文历法发展而来,但岁差的作用使其最终成为了选择术的一种。而按照马克的分类,二十八宿纪日法可归纳为下面三个系统:一是南...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域研究》

七元甲子术研究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就笔者目前所见,二十八宿纪日自秦汉《日书》“朔宿法”始,凡有两变:一变在中唐或稍前,引入了域外的二十七宿及“望宿法”,使每月星宿排列更加规则;另一变则大致发生在晚唐及五代时期,二十八宿纪日完全与日序纪日法融合,开始变得连续,具体规则即是本文将要讨论的“七元甲子法”。关于“七元甲子法”的研究,当前学界尚处于起步阶段,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纪日的连续性问题,罗尔纲证明了自南宋嘉定十一年(1218年)至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年)之间的星宿纪日从未错乱[1]112,邓文宽则将这个范围扩大到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至20世纪末的1998年[2];另一个是何时行用的问题,长期以来学界都将传世历书中年代最早的《南宋宝祐四年(1256年)会天万年具注历》视为“七元甲子法”的开端,邓文宽通过对俄藏历书TK297的研究将此时间提早到1182年①,其后法国学者华澜发掘出X37刻本绍圣元年的历书残卷,将“七元甲子法”的行用时间又提早到1094年...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楚、秦简《日书》中的二十八宿问题探讨

中国科技史杂志
中国科技史杂志

近几十年来,考古出土了多种战国至秦代的楚、秦简《日书》,有湖北江陵九店楚简《日书》(约为战国晚期早段———随葬年代,下同)[1]、甘肃天水放马滩秦简《日书》(战国末期至秦代之间)[2]、湖北江陵王家台秦简《日书》(战国末期至秦代之间)[3]、湖北云梦睡虎地秦简《日书》(秦始皇三十年)[4]、湖北沙市周家台秦简《日书》(略晚于睡虎地秦墓)[5]、湖北江陵岳山秦牍《日书》(约为秦初)[6]等。这些《日书》的成书时间,可能要早于或近同各自的随葬年代。天文学在古代中国社会文化中的作用[7],使战国天文家有着“日者”数术的面貌和功用。《史记》称:“齐、楚、秦、赵为日者,各有俗所用。”[8]其“俗所用”中有《日书》类著行。“昔之传天数者:……在齐,甘公;楚,唐眜;赵,尹皋;魏,石申。”“近世十二诸侯七国相王,言从衡者继踵,而皋、唐、甘、石因时务论其书传,故其占验凌杂米盐。”[9]秦汉之后,《日书》的原本为世人所见所记渐少,几成绝学。楚、秦简...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