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商隐

字义山,号玉溪生,又称樊南生。原籍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自祖父起迁居郑州荥阳(今属河南)。自称与皇室同宗。开元进士,曾任县尉、秘书郎和节度使判官等职。有《李义山诗集》。后人辑有《樊南文集》、《樊南文集补编》。《旧唐书》卷一九○、《新唐书》卷二○三有传。商隐能为古文,不喜偶对。从事令孤楚幕,楚能章奏,遂以其道授商隐。自是始为今体章奏。博学强记,下笔不能自休。尤善为诔奠之辞。与太原温庭筠、南郡段成式齐名,时号三... (本文共1519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描绘出一个鲜活的李商隐来——《李商隐传》评介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描绘出一个鲜活的李商隐来——《李商隐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李商隐的人品辩正——从李商隐与令狐父子的人生交集谈起(上)

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李商隐作为晚唐著名诗人,成绩斐然,然其人品却被正史定格为大有问题,《旧唐书·文苑下·李商隐》与《新唐书·文艺下·李商隐》中凿凿有笔:令狐父子对李商隐恩重如山,而他却“背恩”、令狐绹“尤恶其无行”[1]3455;李商隐“诡薄无行”“忘家恩,放利偷合”[2]4430。因而,在李商隐研究的诸多问题中,李商隐与令狐父子的人生交集,不仅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而且是影响其人品评价的重要因素。历代学者似乎有一种默契,既然是一种历史定论,就有史官秉笔的依据。既然做不到明辨是非、对史籍进行反正,还是不宜过多地言及。即便有所涉及,也仅仅是在他们人生交集的时间、地点、诗文来往之类有籍可考的具体事件上作一些订正或修葺。至于史笔对李商隐的评价,特别是对其人品的评价,其权威性还是让人从心里不能不予尊重。对这样一个被正史定格为在人品上有大问题的晚唐诗人,历代学者在对他进行研究时,都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尽管有一些学者沿波溯源进一步去求证,然而常常是付出求实的认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李商隐

小说界
小说界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生于唐宪宗元和七年(812)。他与杜牧齐名,有“小李杜”之称。二人的爱情诗、艳情诗写得非常出色,虽然他们远不止是想做个爱情诗人。中晚唐诗人,写情诗成大气候,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井底引银瓶》等诗篇,描绘男女相悦以及女子情态,准确、凝练而生动。他还以文艺理论的形式倡导说:“诗者,根情,苗言,声花,实义。”把情感置于艺术创造的根本,颇具“情爱本体”之意味。同时期的诗人,如温庭药、韦庄、元棋、薛涛、李冶、鱼玄机等,各有情诗建树。李贺也写艳诗。温韦更能填艳词,被后来的“花间”词派奉为始祖。曲子词以艳科为引领,勃然而兴,经由南唐李馒血泪书写的改造,为宋代三百年的士大夫词打下了基础。为什么中晚唐的情诗能成气候?依我看有两个原因:一是皇权松动,统治者以礼教为旗号的意识形态趋于瓦解。汉末魏晋,有过类似的历史性松动,导致人的自觉和生活的多元。盛唐大诗人,情诗可不多,好的情诗更有限,留下了广阔的未曾挖掘的文学处女...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