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是涉及整个社会和国家制度的重大问题。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整个社会无非是生产方式和社会形态的统一,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矛盾的统一体。“一国两制”实际上是以一种生产方式以及与其相适应的政治法律制度为主体的条件下,允许国家中个别地区保留历史上形成的另一种生产方式以及与其相适应的政治法律制度。“一国”存在的前提,是一种生产方式占居主导地位,决定着国家性质;“两制”存在着差别,... (本文共141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一国两制”史研究的历史、现状与前瞻

重庆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重庆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一国两制”史是指“一国两制”理论与实践的历史。随着“一国两制”从理论变为实践,“一国两制”史逐渐成为当代中国史研究的一个新兴领域。“一国两制”史与当代中国政治史、法制史、经济史、文化史、社会史等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前,学术界关于“一国两制”史内涵与外延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笔者拟对“一国两制”史研究状况进行如下梳理。一、“一国两制”史研究的回顾(一)港澳回归前涌现出一批研究成果这一时期的代表性研究成果有:姜秉正的《香港问题始末》,杨奇主的《香港概论》,齐鹏飞的《日出日落——香港问题一百五十六年》,英国诺曼·迈因纳斯的《香港的政府J·与政治》,罗伯特的《香港的终结:英国撤退的秘密谈判》,黄鸿钊的《澳门史纲要》,吴志良的《澳门政治发展史》,黄嘉树的《国民党在台湾()》,陈孔立的《台湾1945—1988历史纲要》,苏格的《美国对华政策与台湾问题》,周毅之、施汉荣的《香港与一国两制》,肖蔚云的《一国两制与香港基本法律制度》《一国两制与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一国两制”规范创新的中国智慧

太平洋学报
太平洋学报

近三十多年来,《中英联合声明》承诺的“一国两制”得到了有效兑现。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97年香港国内生产总值为1 773.53亿美元,而2016年高达3 209.14亿美元。这表明,回归祖国的香港不仅没有衰落,反而焕发出更大生命力。正因为如此,“一国两制”在香港日益深入人心,得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1)但与此同时,最开始针对台湾问题提出来的“一国两制”,近年来在台湾问题上却遭遇不小挑战。2014年9月26日,习近平在会见台湾和平统一团体联合参访团时指出:“‘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是能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的安排。”可见,基于台湾问题与港澳问题的不同历史根源与台海现状,如何构建适应台湾地区且区别于澳港模式的“一国两制”台湾模式已经成为需要思考的紧迫重要课题。“一国两制”在港澳成功实施的原因很多,但毫无疑问,突破窠臼、与时俱进的创新...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平洋学报》

“一国两制”系统论

港澳研究
港澳研究

“一国两制”从提出到实施已经有三十多个年头,虽然“一国两制”在解决中国恢复对港澳行使主权、设立特别行政区方面取得成功、在特别行政区实施“一国两制”方针政策领域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社会上仍然在“一国”与“两制”的关系,中央与特区的关系,行政与立法的关系,内地与特区的关系等问题上存在一些争议。林林总总的意见中,有一种观点带有一定程度的普遍性,即将上述关系中的两个基本方面对立起来,或者片面强调某一方面、忽视另一个方面,这种观点既影响了“一国两制”的实施,也搞乱了“一国两制”的科学体系。所以,有必要对此进行分析,指出问题的危害性,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本文尝试运用系统论的方法进行探讨,希望从一个侧面对“一国两制”的系统进行科学的阐述。一、“一国两制”是一个系统什么是系统?系统论的创始人贝塔朗菲定义为“系统是处于一定相互联系中与环境发生关系的各组成部分的总体”。①钱学森提出,“把极其复杂的研究对象称为系统,即由相互作用和依赖的若干组成...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港澳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