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亦称东京法庭。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为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中苏美等盟国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无条件投降书》以及1945年12月26日莫斯科会议精神,经过谈判,达成审判日本首要战犯的协议。1946年1月19日,远东盟军最高统帅部颁发了设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特别通告及该法庭组织宪章。2月15日,盟军统帅部任命中、苏、美、英、法、澳、加、新加坡和荷兰等9国各自提名的9位法官,后又增加印度、菲律宾提名的法官,... (本文共1195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国际条约与民族主义:东京审判中秦德纯之证词与质证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一、从倪征的回忆谈起参与东京审判的中国检察官倪征晚年撰文回忆他的东京审判之旅,生动而翔实。据倪回忆,审判的第一阶段涉及中国受侵略的问题,中国方面本来认为这是战胜者惩罚战败者,审判不过是个形式而已,不需要什么犯罪证据,却没有料到在审判中,证据法的运用非常严格。“使中国检察方面工作处于很不利地位”。倪举例说:“当时国民党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到庭作证时说日军‘到处杀人放火,无所不为’,被斥为空言无据,几乎被轰下证人台。”1直到2009年,朱成山访问东京审判检查官秘书裘劭恒时,还说:“给裘老印象最深的是国民政府军政部次长秦德纯,这位曾在二十九军任职的证人,在法庭上只会讲日军在中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空话,拿不出实证,令人十分失望。”2呈现在后人眼中的秦德纯,是一个猥琐不堪的证人形象。秦德纯,字绍文,1883年生,山东沂水人。先后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和陆军大学。1937年“七七事变”时,秦德纯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副军长,兼任国民政府...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日本甲级战犯嫌疑人的释放与日本战犯上诉

兰台世界
兰台世界

当同盟国人民都把目光聚焦于东京审判时,释放日本甲级战犯嫌疑人的行动在幕后悄悄地进行。由于美苏冷战的爆发,东京审判结束后,盟国决定不再发起新的审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判后,出现了日本战犯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的荒唐一幕,这是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权威的挑战,也是对授权成立国际军事法庭的远东委员会权威的一种挑战。为此远东委员会向美国提出了交涉,最终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日本战犯的上诉请求。一、释放日本甲级战犯嫌疑人国际检察局在1946年4月29日仅仅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起诉了28名甲级战犯嫌疑人。而截止到1945年12月中旬,盟军最高统帅部共计逮捕了118名甲级战争罪犯嫌疑人。除去已定罪的甲级战犯以及自杀身亡的甲级战犯嫌疑人,仍有数目庞大的甲级战犯嫌疑人未被起诉。这部分甲级战犯嫌疑人在未经远东委员会同意的情况下陆续被释放。1.分批释放甲级战犯嫌疑人。日本战犯嫌疑人的释放其实在东京审判正式开庭前就已经开始了。甲级战犯嫌疑人的释放需要国际检察局、法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兰台世界》

国家图书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文献史料征集工作及其思考

图书馆
图书馆

1946年5月,由中、美、英、苏、澳、加、法、荷、新、印、菲十一个国家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审判,又称“东京审判”。审判确认了日本侵略战争的犯罪性质,裁定了日本的战争责任。审判过程中使用和产生了大量文献史料,为历史留下了不容辩驳的宝贵证据,是今天研究日本二战罪行和中国抗日战争历史、认清历史真相、解决中日关系历史遗留问题的重要依据。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原始资料在我国已大部流失,使我国学者开展相关研究深以为困。为加强图书馆在相关研究领域的文献保障和学术支撑作用,2011年国家图书馆对海内外所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文献进行深入调研,基本掌握了相关史料馆藏分布和公开情况,在此基础上逐步组织复制回归、整理开发,提供给国内学界、公众使用,填补了国内相关文献空白,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肯定。本文拟就该项工作开展情况做一简要回顾,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关于我馆抗战史料文献征集工作的几点思考,以求教于学界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