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坐忘

道家、道教术语。原指静寂、无思虑、超脱物我的精神状态。《庄子·大宗师》: “隳肢体,黜聪明,离形去智,同于大道,此谓坐忘。”即摒弃聪明智虑,内忘掉自身形体,外不识有天地,与大道玄同为一,从而进入静寂、超然物外的境界。道教以遗形忘我作为修炼方法之一。《天隐子... (本文共329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坐忘对心理症状的干预效果及脑机制研究

中国特殊教育
中国特殊教育

1问题提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释三家学说中,有着丰富的心理学思想,其中道家的养生学说可以看成是中国本土的心理卫生学说[1]。《庄子·大宗师》认为:“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2]。可见,坐忘可以分两步,第一步是忘却自我的形体;第二步则是忘却心智上的自我,放弃理性思维的分析性、概念性的知识活动,去除是非观念、价值判断和情感好恶对体道的障碍,经历对形体我和心智我的双重消解,获得“吾丧我”的忘我境地[3]。在“坐忘”境地中,达成无己、无功和无名,因此,“坐忘”就是泯同天地万化的无我境地[4]。庄子的“坐忘”思想表面上强调的是“离形去知”的行为,实则指的是除去一切“小我”而达到与外物合一的过程[5]。司马承祯在庄子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了坐忘具体的七步训练方法:敬信、继缘、收心、简事、真观、泰定、得道[6]。刘天君提出坐忘训练的要点在于“忘”字,要松垂肢体,外忘其身,内忘其心,具体步骤是调身、调息、调心[7]。本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特殊教育》

《庄子》“坐忘”非“端坐而忘”

哲学研究
哲学研究

一、引言“坐忘”一词在《庄子》中只出现过一处共三次,历史上大多数注家都接受崔譔、成玄英的训释,将“坐忘”训为“端坐而忘”。现代中国的道教思想史研究者也多将“坐忘”理解为一种修行方法。(参见卿希泰、唐大潮,第15-16页)日本学者中野达虽然研究了郭象的“坐忘”思想,但并未从训诂学的角度研究《庄子》“坐忘”一词的涵义。(参见中野达)笔者通过研究发现,“坐忘”之“坐”与人的坐姿无关。将“坐忘”训为“端坐而忘”,是从崔譔、成玄英开始的,他们对此词语的注释背后包含着复杂的佛教、道教文化相互影响的历史痕迹。本文尝试对“坐忘”一词进行重新训释,弱化研究者将庄子思想过分佛学化或道教化的倾向,力图还原庄子思想的原貌。“坐忘”一词出自《大宗师》篇孔子与颜回的对话: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忘礼乐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哲学研究》

道学中的“坐忘”思想及其意义——以司马承祯的《坐忘论》为主体之展开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一引言大道无言,至简至易。它涵纳乾坤而又周遍巨细,它无形无相而又妙用无穷。整个庞大而丰富的道学系统,就是以“道”为核心展开而形成的。然而,道与人究竟有何关系,人何以能够体悟它,在理论上有着各种不同的阐释。但这些阐释,终究是与体悟真正的“道”相去甚远的。为此,“坐忘”修习理念为修行者体悟“道”提供了一条通途,从而使人们在这条道路上向着主体自我无限地靠近。同时,这种修习也使得人们去达到“道”的一个奇妙的维度而成为可能。唐代高道司马承祯对此有着深刻的体悟,并撰写专门的著作来阐释之。其中,能够反映当时道教理论水平的《坐忘论》就是其代表作之一。在这部著作中,他对修行者如何达成“坐忘”继而体悟大道作了详细的阐述,并将其修习分为七个次第。他希望修行者能按此修行,以能达到“守静去欲”、“坐忘安心”乃至“与道冥合”的境地。然而,当今时代,说道的人比比皆是,而体道的人却凤毛麟角。为此,本文意欲追问一下能够使人达到此超然境地的“坐忘”究竟为何、人们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