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祭天

①宋代端午节前的祭祀仪式。流行于中原地区。自夏历五月初一到初五止,家家以团粽、蜀葵、桃柳枝、杏子、林檎、李子等焚香,或作香印,向天空遥拜,故名。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角黍厅前祭天神,妆成异果。”②祭祀天神的活动。旧时我国许多民族如汉、满、彝等族所共有的风俗。汉族祭天,亦称“郊祭”,为古代帝王隆重祭祀活动。《公羊传·僖公三十一年》: “鲁郊何以非礼?天子祭天,诸侯祭土。”注: “郊者,所以祭天也,天... (本文共45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纳西族祭天仪式中的女性禁忌及其变迁

云南社会科学
云南社会科学

祭天在纳西语中叫“美本”(mee biuq)1,“美”是天的意思,“本”(biuq)意为祭祀。举行法事,一般都有“咏诵”宗教经典的意思在其中。“东巴”的自称就是“本”(biuq)。“祭天”是纳西族东巴教最大的仪式之一,也是纳西族民间最大的传统节日。而祭天场是纳西人的精神圣地,祭天中有诸多禁忌习俗,比如禁忌外族人参加祭天仪式,禁忌在仪式中说外族语言等。在诸多禁忌习俗中,有表现在社会性别上的禁忌习俗,本文对此作一分析。一、祭天中妇女禁忌的表现形式及其变迁在丽江的很多地方,有忌讳妇女参加祭天仪式的传统习俗。其表现不尽相同,存在与以祭天场竖立祭树的祭坛为核心而外延的神圣空间观念,大致有如下几种情况。1.传统仪式中禁止妇女进入祭天场祭天场是一神圣空间,存在着一道“边界”,它可以说是一种物理空间与文化心理上的边界。在传统的祭天中,丽江大多数地区完全禁忌妇女进入祭天场。比如洛克在1923年记录了丽江嗯鲁肯村(ngv lv kee,今玉龙县白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云南社会科学》

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关系之思考:乐竹村纳西族祭天仪式的田野记录

民族学刊
民族学刊

丽江市古城区金安镇位于古城区东南部,素有丽江东大门之称。金安镇东与永胜县一江之隔,南与古城区七河镇接壤,西部和北部与古城区金山镇相连,镇政府驻龙山村当都。乡域略呈南北走向,西部地形平缓,东部地形较陡,山脉走向与金沙江走向一致,呈近南北向地形复杂,高差悬殊较大。全镇除纳西族和汉族外还零星散布着白、苗族、彝、傈僳等民族,乐竹村位于金安镇东南部,附近有冷落、坪落、格本、虎本、当都、拟美土等纳西村落;乐竹村属典型的纳西村落,纳西语称乐竹村为“落足汤”或“劳资汤”;乐竹村民风淳朴,尊敬长辈、尊师重教、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等纳西族传统习俗在村内保持良好。祭天是纳西族古老传统民俗之一,有别于其它民族的重要标志。汉文古籍和相关史料中,纳西族有诸如“麽些”(此读so)“摩沙”“摩挲”等诸多称谓。方国瑜先生的看法是:“麽”或“摩”都是“旄牛夷”之“旄”的音变,即天的意思,而“些”(so)则是“人”一词之古称,结合起来“麽些”或者“摩沙”就是天之子民,祭...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族学刊》

纳西族东巴祭天的文化功能及变迁——以宝山乡吾母村为研究个案

民族艺术研究
民族艺术研究

祭天,纳西语叫“美布”,是丽江、香格里拉等地纳西族古老和最隆重的节庆。民间流传“纳西祭天人”和“纳西以祭天为大”的俗语,充分表明了祭天在纳西族心目中的重要位置。祭天有春祭和秋祭之分,其中春祭又称为大祭,在春节期间进行,是春节活动的主要内容;秋祭在农历七月中旬举行,也叫七月祭天。元代李京的《云南志略》记载,纳西族“正月登山祭天,极严洁”。元、明、清的汉文史书中也有关于纳西族祭天的记载,并有一套完整的祭天规程和繁杂仪式的文字记述,说明纳西族祭天历史的久远。近百年来,国内外学者对纳西族祭天仪式有过一些研究,如:美国的洛克在《纳西人驱逐使人致病之恶鬼的仪式》[1]中有关于纳西族祭天仪式的形式、内容及禁忌的论述和分析;纳西族学者和志武先生通过对丽江下长水古许群体之祭天进行调查后,撰文《丽江下长水古许群体之祭天》[2],对该祭天群体的社会组织、祭天的文化意义、程序进行过深入的描述与探讨;纳西族学者木丽春先生对纳西族祭天仪式的历史文化背景、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族艺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