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祭天

①宋代端午节前的祭祀仪式。流行于中原地区。自夏历五月初一到初五止,家家以团粽、蜀葵、桃柳枝、杏子、林檎、李子等焚香,或作香印,向天空遥拜,故名。宋陈元靓《岁时广记》引《岁时杂记》:“角黍厅前祭天神,妆成异果。”②祭祀天神的活动。旧时我国许多民族如汉、满、彝等族所共有的风俗。汉族祭天,亦称“郊祭”,为古代帝王隆重祭祀活动。《公羊传·僖公三十一年》: “鲁郊何以非礼?天子祭天,诸侯祭土。”注: “郊者,所以祭天也,天... (本文共45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魏晋时期拓跋鲜卑祭天问题研究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魏晋之际(公元220年-420年)拓跋鲜卑发展过程异常错综复杂,尽管如此,在其中仍然能够发现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那就是拓跋鲜卑部落酋长的权力如何向皇权演化,其中包含祭天权力模式的转换。一“鲜卑”一词,最早出现在《楚辞.大招》:“小腰秀颈,若鲜卑只”。作为族称则始见于《国语.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歧阳,楚为荆地,置茅,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而“拓跋”一词最早见于《魏书》帝纪第一《序》:“黄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后”为君长之意。建立北魏的拓跋鲜卑与大鲜卑族、匈奴族有着族源上的关联,且与两汉之际的古代民族乌桓统称为东胡。秦汉以前居于幽都之北,今大兴安岭西北端,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一带。在秦汉之际,拓跋鲜卑来到了原匈奴的故地———大漠之南,阴山一线。再进入黄河流域,容纳了少量匈奴遗存和其他民族散落成员,族属内涵有所变化,拓跋鲜卑的族姓确立下来。关于拓跋鲜卑祭天的最早文献是魏收的《魏书》帝纪第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论现代祭天礼及其礼义和程序

原道
原道

一、祭天礼的意义和基本观念祭天是祭祀神性上天的礼仪。上古传统所称“天”、“上帝”、“昊天上帝”、“皇上帝”,均指神性上天。后世所称的“天地”,乃是对神性上天的阴阳理性解析观念,亦即认为阴阳交合生化万物,故神性“上天”或“上帝”,呈现为“天地”氰氢生物。祭祀天地跟祭祀上天或上帝在礼仪上等阶。本文强调本源观念的宗教性涵义,所以,多称“天”或“上帝”,只在涉及阴阳理性解析观念或文献述引分析时称“天地”。这种处理跟古代文献传统的习惯相同。神性上天在儒教的整个精神系统中,居于最核心的精神本源地位。神性上天作为天下一切最本源的生生者(“天生熏民”“天生万物”),人和万物本性原道(第20辑)的赋予者(“天命之性”),万物相互联系及其世界基础秩序和法则的制定者(“天道法则”),以及人类生死归处、荣华富贵的决定者(“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乃以一种总体的和本源性的解释和信仰观念深刻地贯穿在人类生活世界及其儒教文化传统的血脉中。神性上天向人类呈现的...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原道》

直道与匈奴“祭天金人”

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

《史记》有北上远征的汉王朝骑兵军团缴获休屠王“祭天金人”的记载,《史记》注家以为匈奴“祭天”地点曾经在甘泉宫左近,如此则直道线路应与匈奴在一定历史时段的南北交通实践有关。进行相关考察,有助于全面认识直道选线缘由以及其交通作用之沟通与交汇不同民族文化的特殊意义。被看作“匈奴祭天处”的“径路神祠”,所谓“径路”与“直道”的语言对应关系或许也有值得交通史和民族史学者关注的价值。对直道连通区域若干具有神秘主义色彩历史遗存的关注,应当可以深化直道史的研究。“匈奴祭天处”与匈奴“祭天金人”的移动,也可能与直道交通有关。而对于秦汉交通史、区域文化史和民族关系的总体认识,也可以因此获得有以推进的条件。一、《史》《汉》所见之匈奴“祭天金人”《史记》卷一一一《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霍去病北征大漠的战绩,战利品中包括匈奴礼祀的偶像:冠军侯去病既侯三岁,元狩二年春,以冠军侯去病为骠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有功。天子曰:“骠骑将军率戎士踰乌盭,讨遫濮,涉狐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