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河图洛书

河、洛是宋代理学家对宇宙的解释,既是宇宙时空模型图,又是宇宙的数学模型。《系辞上传》云: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黄河;洛,洛水。相传伏羲时有龙马出于黄河,其背有旋毛如星点,后一、六,前二、七,左三、八,右四、九,中五、十,称为龙图,伏羲取其法以画八卦生蓍法。又,禹治水时,有神龟出于洛水,其背有裂纹,前九,后一,左三,右七,中五,前右二,前左四,后右六,后左八。其纹如字,禹取其法而作《尚书·洪范九畴》。后人据此绘“河... (本文共83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论河图洛书作为一种元符号

符号与传媒
符号与传媒

―、关于河图洛书的演变本文要讨论的问题比较特殊:嬗变中的河图洛书如何成为一个元符号。“河图”一词最早见于文献《尚书》:“赤刀、大训、弘壁、琬琰,在西序;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阮元刻,1997,P.239)后人猜测这里的河图是典册、玉石等,说法不一。根据语境分析,河图出现在康王继位之时,并与大玉、夷玉、天球并至,因此能确定一点,河图具有美好、祥瑞之意。先秦时期,人们一直寄寓河图祥瑞之意,《论语》曰:“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此句后朱熹注:“夫,音扶。凤,灵鸟,舜时来仪,文王时鸣于岐山。河图,河中龙马负图,伏羲时出,皆圣王之瑞也。已,止也。”(朱熹,2006,p.142)孔子将河图的再现看作圣王出现的象征,朱熹将河图看作圣王之瑞。“凤鸟不至,河不出图”,是孔子在礼崩乐坏的时代发出的叹息。《论语》提到了河图,但是未提洛书。将河图洛书并提要归功于《周易》,我国古代第一部哲学专著,其载:“是故天生神物,圣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符号与传媒》

中国古典阐释学的“河图洛书”模式

哲学研究
哲学研究

近20年来,中国学术界对西方阐释学的关注,已逐渐摆脱了早期的译介状态,转向对自身阐释理论的重建。2017年,张江发表《“阐”“诠”辨》一文。该文以字义辨析为切入点,从本体论的高度为中国阐释学的体系建设规划了方向。如其所言:“中国阐释学何以构建,起点与路径在哪里,方向与目标是什么,功能与价值如何实现,是我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迫切问题。”(张江,2017年,第12页)而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坚持以中国话语为主干,以古典阐释学为资源,以当代西方阐释学为借鉴,假以对照、选择、确义,由概念起,而范畴、而命题、而图式,以至体系,最终实现传统阐释学观点、学说之现代转义,建立彰显中国概念、中国思维、中国理论的当代中国阐释学”(同上)。这一论断对中国阐释学建设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研究路径给予了清晰昭示,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建设当代形态的中国阐释学,必须建基于对民族自身传统的理解,即张江所讲的“中国话语”问题。那么,中国传统的经典阐释有无自己的话语?...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哲学研究》

从元符号看文化联想——论河图洛书与河洛文化的关系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一、河洛文化的优先面:地域河洛文化研究是从20世纪80年代伴随地域文化的兴起而逐渐展开的。地域文化研究一向是较为普遍与时兴的,但是河洛文化研究首先以地域文化研究的面貌呈现,与同类的文化研究区别明显。早在1994年,著名学术普及刊物《文史知识》第3期便开辟专栏,刊登了数篇与河洛文化相关的文章,影响巨大。传统性、综合性、开放性和先导性是李学勤先生归纳出的河洛文化的四个特点。在论述这些特性时作者也多采用地域性知识作为主要支撑。如谈到河洛文化的综合性时说道:“洛阳位于天下之中,万方辐辏,易于成为各种类型文化交汇融合的焦点。”[1]将地域性考究作为讨论河洛文化的基础早就达成共识,而延伸出来的河洛文化的定义也多半参照于此。虽然学者在河洛文化的地域圈定上仍有一定的差异,但这种差异是细微的,河洛文化离不开洛阳,离不开黄河和洛河是既定的。张新斌在《河洛文化若干问题的讨论与思考》一文中比较详细地论述了学界对河洛文化地域概念或者空间概念的描述及思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