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寅恪

历史学家、语言家。江西修水人。出生于湖南长沙。精研历史,对魏晋南北朝史、隋唐史、蒙古史及梵文、突厥文、西夏文等古文字和佛经均有精湛研究,尤其对中国古代史的论述为人所推崇。毕生执学不辍,著作等身,世人瞩目。1907年入上海复旦大学,1909年毕业。1910年留学欧美,曾在美国哈佛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法国高等政治学校、德国柏林大学攻读。习多种东方古代语言和佛典,并吸取西方近代科学研究方法为己用。1925年回国。1926年起历... (本文共61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文化史就是翻译史——陈寅恪的历史发现与其翻译观初探

外语与外语教学
外语与外语教学

1.缘起陈寅恪(1890-1969)是我国现代国学大师,他以并世无二之才华,勤奋治学,在佛学史、魏晋南北朝史、唐朝史、边疆史、东方学之目录学、藏学、蒙古学、突厥学、敦煌学、比较文学以及中国宗教等诸多领域,都有开拓性的贡献。不过,迄今为止,世人似乎对他在译学方面的成就的探讨不甚关注,至少还没有加以系统性的梳理。实际上,陈氏13岁东赴日本,先后在日本、美国、法国、瑞士以及德国等地求学,至到36岁时才最终结束留学生涯回国,累计在海外留学达18岁之久。他负笈海外,学习的主要科目一般说是“语言文字”。但至今没有人能真正说得清他究竟掌握了多少种“死文学”(如拉丁文、梵文、巴利文、波斯文、西夏王以及突厥文等),学了多少种现代语言(包括英、俄、德、法、日、希腊语等)。可以想见,在这些语言文字的学习过程以及海外留学的实际环境当中所遭遇到的跨文化交流课题,一直是他日后学术研究不可避开的背景。同时,值得指出的是,他在1923年发表的有生第一篇文字(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陈寅恪任教西南联大的基本史实考说

学术探索
学术探索

陈寅恪(1890~1969)是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也是近代学术思想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学者。抗战前期,陈寅恪随清华大学南迁,任教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是当时联大师生最为敬佩的师长。关于陈寅恪任教西南联大的经历,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编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史》一书在介绍历史学系的教师情况时,做了以下记述:“陈寅恪是文史界的一代宗师。抗战爆发后,举家南迁,在长沙临大、西南联大任文史两系合聘教授。1939年春患右眼视网膜剥离,时英国牛津大学聘他为客座教授,他于暑假后赴港,因欧战爆发,不得不返昆仍在联大授课。1940年夏再次去港候机,又因欧战局势紧张,未成行。时滇越铁路中断,无法返昆,在香港大学任教一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直到1942年7月方得脱险。先后在广西大学、燕京大学以清华大学教授身份执教。1944年底,左眼又病,1945年再次赴英讲学成行。英国皇家科学院授予他外籍院士。此行借机治疗眼疾,惜手术未能成功。1946年仍回...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术探索》

社会史观与唯物史观:陈寅恪、唐长孺解读《桃花源记》的两个维度

河北学刊
河北学刊

1936年1月,陈寅恪先生于《清华学报》第11卷第1期发表了《〈桃花源记〉旁证》一文。对该文,业师唐长孺先生曾提出不同意见,并在其专著《魏晋南北朝史论丛续编》中发表了《读〈桃花源记旁证〉质疑》一文①。陈寅恪先生与唐长孺先生均是魏晋南北朝隋唐史研究领域大家,但两位巨擘之间专就同一问题进行直接学术对话,据笔者所知,这是唯一的一次。不过,两先生虽为同一领域学术巨擘,但毕竟分属两代人,《〈桃花源记〉旁证》发表于1930年代,《读〈桃花源记旁证〉质疑》则发表于1950年代末,两文发表时隔二十余年,故可堪称两个时代的学术对话。对于陈寅恪、唐长孺两先生有关《桃花源记》的学术对话,学术界早已注意,学术论文及网帖博文涉及者颇多,但专文研究还是较少,笔者所见仅有两篇,一是张伟然于2004年1月在“学术批评网”所发《学问中的证与悟———陈寅恪、唐长孺先生对〈桃花源记〉的解读》,二是陈瑞青在《高校社科信息》2005年第2期所发《陈寅恪、唐长孺与〈桃花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河北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