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寅恪

历史学家、语言家。江西修水人。出生于湖南长沙。精研历史,对魏晋南北朝史、隋唐史、蒙古史及梵文、突厥文、西夏文等古文字和佛经均有精湛研究,尤其对中国古代史的论述为人所推崇。毕生执学不辍,著作等身,世人瞩目。1907年入上海复旦大学,1909年毕业。1910年留学欧美,曾在美国哈佛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法国高等政治学校、德国柏林大学攻读。习多种东方古代语言和佛典,并吸取西方近代科学研究方法为己用。1925年回国。1926年起历... (本文共61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陈寅恪任教西南联大的基本史实考说

学术探索
学术探索

陈寅恪(1890~1969)是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也是近代学术思想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学者。抗战前期,陈寅恪随清华大学南迁,任教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是当时联大师生最为敬佩的师长。关于陈寅恪任教西南联大的经历,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编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史》一书在介绍历史学系的教师情况时,做了以下记述:“陈寅恪是文史界的一代宗师。抗战爆发后,举家南迁,在长沙临大、西南联大任文史两系合聘教授。1939年春患右眼视网膜剥离,时英国牛津大学聘他为客座教授,他于暑假后赴港,因欧战爆发,不得不返昆仍在联大授课。1940年夏再次去港候机,又因欧战局势紧张,未成行。时滇越铁路中断,无法返昆,在香港大学任教一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直到1942年7月方得脱险。先后在广西大学、燕京大学以清华大学教授身份执教。1944年底,左眼又病,1945年再次赴英讲学成行。英国皇家科学院授予他外籍院士。此行借机治疗眼疾,惜手术未能成功。1946年仍回...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术探索》

抗战前后的陈寅恪与傅斯年

社会科学论坛
社会科学论坛

一、导言1927年夏,陈寅恪写了一首诗给傅斯年。诗云:“不伤春去不论文,北海南溟对夕曛。正始遗音真绝响,元和新脚未成军。今生事业余田舍,天下英雄独使君。解识玉珰缄札意,梅花亭畔弔朝云。”[1]在这首诗中,陈寅恪表达了两点意思:其一,认为王国维死后的学界“未成军”;其二,希望傅斯年能够在史学领域干出一番惊天大事业[2]。这里,陈寅恪对傅斯年的期许并非盲目,而是建立在留德期间他对傅斯年学问之了解的基础之上的。傅斯年对陈寅恪的期许也是当仁不让。其后,他不仅“无中生有”地在中央研究院别创历史语言研究所,而且带领全所研究人员迅速地在殷墟考古、内阁大库档案的整理及敦煌学等领域做出成绩,令国际学界瞩目,并相应地在学界建立“霸主”地位[3]。不过,傅斯年深知,要想“科学的东方学之正统在中国”[4],少了其时国内最精通东方学的陈寅恪助阵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他不仅争取陈寅恪加入史语所出任历史组主任,而且例外地容许陈寅恪在155清华兼课。并且,为...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社会科学论坛》

陈寅恪与中研院史语所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简称“中研院”)是民国时期学术地位最高的研究机构,它的成立是我国近现代学术由旧入新的重要标志。其下属机构历史语言研究所(简称“史语所”)则树立了中国现代史学研究的新典范。陈寅恪先生曾担任中研院学术评议会评议员、史语所研究员兼历史组主任,对史语所的创建和学术发展起过很大的作用,其卓越学术成果和崇高学术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中研院、史语所提供的学术资源,受益于史语所的资助。但由于他曾任清华大学(简称“清华”)、西南联大、中山大学(简称“中大”)教授,其学术生平的另一面被大学教授声名所掩。目前已出版发表的陈寅恪传记、年谱、人物介绍词条对其大学教授的介绍叙述较为详细,而与史语所的关系却话题滞后,介绍不够深入全面。近年来随着陈寅恪与史语所所长傅斯年往来信札的整理出版,特别是史语所档案的开放,考释陈寅恪与史语所的关系,就有了材料上的基础。就陈寅恪与中研院史语所的关系目前所取得的成果而言,台湾方面,浅见以为苏同炳《手植桢...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