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大千

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小名季,又名季爰,号大千、大千居士,以号行,画室名大风堂,男,汉族,四川内江人。自幼随其母学画,1936年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美术系教授。创作涉猎广泛,师古人与师造化并重,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精。山水初学石涛,登堂入室继而上溯唐、宋、元、明诸家,博采众长,入古而化;花鸟初习陈老莲工笔,又得益于八大、青藤、扬州八怪,深谙各派技法而自成体貌; 人物先学唐寅,进而效法赵孟頫、李公麟得其神髓; 30年代即与齐白石... (本文共50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张大千的敦煌恩怨

中国艺术报
中国艺术报

敦煌是一座蕴藏了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宝藏,张大千是20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的艺术家。在上世纪初的中国画变革风潮中,张大千产生了一个艺术构想:他企图上溯到唐以前的古代艺术中汲取养料,这促成张大千与敦煌之间发生了一段恩怨是非,可以说得上是一言难尽。$$    张大千的艺术影响形成正是中国处在战乱频仍的时期,生于四川的张大千在早年许多传奇经历中就显示出强烈的个性, 1919年他流寓上海先后拜曾熙、李瑞清等名流为师,抗战爆发前又混迹北平,频频爆出令画坛名流瞠目的新闻,赢得了“南张北溥”的声誉。抗战爆发后,中国的政治文化重心转移到了大后方,张大千活动重心旋又经重庆迂回到了家乡四川。为了在艺术上打开新的境界,在友人的建议下,张大千产生了对于敦煌艺术的向往,他萌发了师法汉唐壁画的构想,后几经周折终于开始了他的敦煌之旅。1941年到1943年间,张大千对敦煌壁画进行了大规模的临摹工程,他率领妻子和儿子,又聘请了藏族画师组成了一支绘制工作队,购置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苏庚春与张大千

中国文物报
中国文物报

书画鉴定家苏庚春(1924—2001)和画家张大千 (1899—1983)相差二十六岁,是典型的忘年交。苏庚春先生早年跟随其父苏永乾(1888—1963)在北京琉璃厂经营字画古玩——贞古斋,父亲和张大千是好朋友,再加上他们都同住在东琉璃厂尽头的桐梓胡同,因而也就顺理成章地和张大千熟络起来。张大千排行第八,所以官称“八爷”,而作为晚辈的苏庚春则尊称其“八老师”。在苏庚春的记忆中,张大千曾写一张纸条叫他到一人家取东西,记得大意是:“绍介庚春世兄前去您府取明画……”。苏庚春看了条子之后疑惑不解,便问八老师:“‘介绍’二字您怎么写颠倒了,我这么小您怎么称我为‘世兄’”?张大千笑着说,“介绍”和“绍介”两词可以通用,“世兄”其实就是侄子辈。自此以后,苏庚春便知道在人与人的称谓中,也大有学问所在。$$张大千在琉璃厂居住的时间并不长,后来南来北往,居无定所,1949 年以后则去国,在巴西定居多年,晚年寓居台湾。所以,就苏庚春与张大千交游的时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澄观一心

中国美术报
中国美术报

张大千(1899—1983)敦煌粉本长期以来存在争议,焦点是是否为他亲笔所绘,这种争议定格在1941~1943年间。我们现在所见的藏于各地的诸多粉本署名均为“张大千”,时段有1941~1943年居敦煌时期,也有此时段之前和之后的时期。当然,要完全区分哪件是张大千先生手迹粉本,或许也是一件艰难的事。但毫无疑问,张大干先生及其团队在敦煌共同完成了对艺术执著的绘画之旅。张大千先生及其团队在敦煌究竟留下了多少粉本,恐怕张大千先生本人也是模糊的,因为对艺术家而言,不会去刻意关注创作作品的数量。$$张大千粉本出现在艺术品市场上,早见于2004年中国嘉德拍卖公司秋季拍卖场。张大千1943年作巨幅《敦煌壁画粉本》(200cm×205cm,立轴,纸本水墨)引起关注。画上有张大千题识:“南无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暨大梵天王赴法会场面,此一段在敦煌莫高窟编号三百零八,盛唐剧迹也,癸未春日尽半月力临抚一遍,同年腊月书于成都昭觉寺。”钱君(?)先生题诗:“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