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兰经

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古兰”系阿拉伯文Qur’an的音译,意为“诵读”。旧译“古尔阿尼”,一译《可兰经》。有55种(一说90余种)名称,其中以“读本”、“光”、“启示”、“真理”、“智慧”、“训戒”、“提示”等为穆斯林常用。在中国,旧称“天经”、“天方国经”、“宝命真经”等。被视为安拉的言语,载在“天经原本中”,记录在一块受保护的天牌上”(43:4,85:22),由安拉派“忠实的精神”或哲布勒伊来天使,“以明白的阿拉伯语”降示... (本文共1553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伊斯兰教辞典》

相关文献

简析《古兰经》注释学的学术规范

中国穆斯林
中国穆斯林

一、注释《古兰经》的学术要求——精通学问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学术界认为,根据伊斯兰教经训教义教法原则,以及注释《古兰经》的高度要求,注释学不是非专业学者所能涉猎的学科。究其原因,首先,经文“他们每向你提出一种非难,我就启示你真理和更美满的解释”(25∶33)、“只有真主和学问精通的人,才知道经义的究竟”(3∶7)界定了经注学的专业名称——“注释”(Al-Tafsir与Al-Ta’wil)。①因此,在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体系中,注释学科的名称直接溯源于经文,从而奠定了该学科在阿拉伯-伊斯兰文化体系中的特殊地位。尤为重要的是,学科名称渊源充分说明和定性,注释工作必须由深谙古兰学等学科,以及与解读经文息息相关的各科专业学者来完成。其次,注释学界根据上述两节经文的原理原则,以及注释经文的特殊要求、严谨治学和严肃定位,将其学术权限和资格限定于极少数人—“学问精通的人”(3∶7),这一方面说明了注释学科的高起点、高标准和高要求;另一方面说明了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穆斯林》

中阿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古兰经》在中国

民族艺林
民族艺林

一、《古兰经》在中国《古兰经》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经典,是在先知穆罕默德23年的宣教过程中陆续降示真主的启示,是伊斯兰教信仰的最高纲领,是伊斯兰教法的源泉和立法的根本原则,是穆斯林社会生活和道德行为的规范,也是伊斯兰教各种学说和思潮的理论依据。《古兰经》有手抄本,也有印刷本,为方便穆斯林的携带和诵读,有些《古兰经》制作得非常袖珍而且印刷精致。《古兰经》全经共30卷,114章,6200余节,分“麦加章”和“麦地那章”。随着伊斯兰教在唐代的传入,《古兰经》也开始在我国流传。自伊斯兰教传入中国,迄今有1350多年的历史。《古兰经》很长一个时期里是靠手抄和口头讲解得以流传的。中国穆斯林将缮写《古兰经》视为宗教善行,富贵之家也以资助抄写经文为功德。中国穆斯林的手抄本在伊斯兰世界较为著名。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一部手抄本,现存北京东四清真寺。抄写时间为伊斯兰教历718年6月,元延五年(1318年),至今有675年的历史。抄经人是穆罕默德·本·艾哈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族艺林》

试析马坚译《古兰经》中gawmu一词的翻译——基于汉文本、英文本及波斯文本之比较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

随着伊斯兰教的兴起和传播,伊斯兰教已经成为世界众多民族共有的信仰,《古兰经》也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被翻译成其他语言。根据不完全统计,《古兰经》各语种译本有60余种,而每种语种又有多人翻译。我国有铁铮、姬觉弥、王静斋、杨静修、马坚等翻译的《古兰经》①。在众多中译本中,马坚译《古兰经》是“孕育过程甚长,准备阶段很久、公开发行量最多、社会影响面最广的一部”[1]497。且由于其影响力,沙特阿拉伯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厂曾将其同《古兰经》原文合璧出版。可以说,马坚译《古兰经》在某种程度上是《古兰经》汉文本的代表。本文主要比较马坚译本与英文本、波斯文本对gawmu一词翻译的不同。一、选用译文版本简介(一)阿拉伯文本《古兰经》在先知受到启示时就由其圣门弟子记录下来,故每章中的每节次序是先知在世时就已经排定好的。但是到先知归真时,《古兰经》也没有统一的定本,直到哈里发欧斯曼时才有了定本,因此,《古兰经》阿拉伯文本仅有欧斯曼定本②。(二)汉文译本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