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塞尚

法国画家,后印象派主要代表人物,被称为“现代绘画之父”。出生于法国南部艾克斯省的农村小镇,父亲由经营帽店转为银行家。早年塞尚喜爱绘画,十三岁进入波旁专门学校,1858年到巴黎学画,只在那里停留五个月,与后来成为著名作家的左拉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受左拉鼓励继续学画。三年后放弃法律而改学美术。1861年前往巴黎,结识印象派画家毕沙罗。从1862年起塞尚才全心潜于绘画。这个时期他画了《穿僧侣衣服的多米尼叔叔》等作品,初步可以看... (本文共1295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弗莱之后的塞尚研究管窥

世界美术
世界美术

事实上,塞尚作品的地位和影响是无可争议的,他的绘画对艺术批评和艺术史的影响巨大,就像它们对其他艺术家的作品的影响一样。结果是,现在已经不可能在不受到人们关于塞尚绘画的形式、意义及其影响所讲的那些话的左右下来观看他的画了。尽管这些话是从不同的角度写下的,塞尚批评与研究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文献目录,形式主义作家们对此贡献尤多。——BeverlyH.Twitchell,CezanneandFormalisminBloomsbury,AnnArbor,Michigan:UMIResearchPress,1987,p.3弗莱作为在视觉艺术中占统治地位整整50年的形式主义理论最伟大推动者的名望,以及他作为一个艺术批评家、艺术史家、企业家、陶艺家、画家兼教师的诸多努力的数量、品质及其多样性,都值得大力加以研究。数量众多的人们已经认可了弗莱持久的影响力,包括非常不同的、杰出的人物,如亨利·摩尔(HenriMoore)、肯尼斯·克拉克、赫伯特...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界美术》

塞尚晚年绘画研究

新美术
新美术

画家塞尚的晚年,是他生命的垂暮之年,也是他绘画的辉煌时刻。在长达六年中,他前后多次给友人的信中谈到了他在进行“研究”。这个“研究”到底在研究什么?西方美术史关于塞尚的研究中很少人涉及。刚好,这期间塞尚画了大量的“圣·维克多山”风景,风景呈现模糊混沌的状态,线条断断续续。他绘画中一贯保持的刚健而又清晰的几何形式开始松动,逐渐消失了。从画面上再也看不见画家着意的追求,但感官上却奇特的清新,其气势无法言说。美术史曾经有人也看到了他晚年绘画的变化。但大致认为:“随着年纪渐长,塞尚退缩到一个狭小的世界,他最爱画的主题之一艾克斯东面几公里的圣·维克多山之中,他过去画过不少次,十分清晰,容易辨认。然而现在,这些画中的山景虽有形状可以辨认,但已经变得洗练和抽象,也更模糊。”1所以,结论为“圣·维克多山陪塞尚走到了人生的最后尽头”。梅洛庞蒂在“塞尚的疑惑”文章中,也提到塞尚那个阶段,其中描述到:“他对自己的使命产生怀疑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随着老年...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美术》

塞尚对凡·高绘画创作影响探析

美术学报
美术学报

“后印象主义”(Post-Impressionism)—词,是英国艺术批评家罗杰·弗莱(Roger Fry)在20世纪初提出的。他用该词将“与印象派有密切联系的修拉、塞尚和高更等一批画风各异的画家归为一起”[11。后印象派画家中,弗莱最推崇塞尚。他认为“塞尚的作品直接来源于印象派,但他的作品意味着与印象主义艺术观的直接对立”[21,并认为“塞尚所指明的道路却为两位年轻艺术家凡·高和高更所追随,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1。显然,弗莱认为塞尚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凡·髙和髙更都是他的追随者。弗莱写于20世纪初的 《后印象派画家》《后印象派画家(之二)》《后印象主义》等若干极有分量的论文,确立了塞尚、凡·闻和尚更等的后印象派围家的身份。而实际上塞尚、凡·高和高更本都属于印象派画家,他们生前都自认自己是印象派的成员。以莫奈为首的印象派画家自1874年至1886年12年间共举办了八次重要的画展,只有毕沙罗参加了全部画展,塞尚参加了第一和第三届画展...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