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结构主义

现代建筑学派中一种片面夸大结构作用的建筑思潮。它认为结构的合理性和逻辑性的充分表现就是美。他们认为新材料、新结构必然决定新形式,把建筑技术在建筑中的利用看作为建筑时代精神的表现,并由此称之为钢铁时代、玻璃时代、塑料时代等。这一派的著名代表人物是德国的现代派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他认为建筑师的任务就是使结构成为建筑,以表达自己时代的特点。他主张最大限度地净化建筑,并提出“少就是多”的口号。其建筑创作善于... (本文共466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皮亚杰结构主义理论的语言学回归

科技视界
科技视界

1语言的核心作用是“达意”,即实现意义的传递,如果语意不能被传递,就无法实现语言的功能那么言语传递的介质就是第二位的了,皮亚杰试图通过结构理论来说明语意传递的介质形式。譬如对婴儿啼哭的感知和理解,将决定监护人接下来该做出何种处理,但婴儿却不需要“理解”监护人是怎么想的和怎么做的。只要实现了语意的传递,介质就完成了自身的使命,不需要成为一种特定的“结构”来帮助婴儿“认知”。换言之,在不了解结构的时候,婴儿就可以运用结构了,这一点对成年人来说也是一样的。除非我们承认结构先验的存在,否则就无法解决维特根斯坦的疑惑:一个人可以听懂他从未听过的一句话。当然,在对语言学的研究中,研究者会不自觉的把注意力聚焦在语言的“创造性”作用上,这样以来就为语言结构的产生提供了一个先验的前提:新言语形式的成立,是建立在原有结构的破坏或“转换”的基础之上的。因此,言语必须有一个可供分析的结构,否则的话,就无法实现“创造性”的转换。我们的语法书中充满了词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视界》

结构主义批评在中国

文艺报
文艺报

由于中西方历史发展的差异,后来为中国的一些学者所津津乐道的所谓中西方思想的“同步”和“对话”要迟到90年代才通过后现代主义、后殖民主义等“后学”开始现出一些熹微的迹象。在这之前,新时期的中国学人只能以一种如饥似渴的热情把各种处于西方历史的历时性发展链条中的形形色色的西方思想全部移植到我们自己的园地中,这样,西方不同历史时期的思想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纷纷在中国登陆,并奇怪地处于一种共时性的思想网络中。文学批评领域也是如此,俄国形式主义、新批评、结构主义批评等所谓的语言-形式批评理论是和精神分析文学批评、原型批评等众多的人本主义批评理论一起进入中国的批评话语的。就结构主义来说,当它在法国的巴尔特、德里达等人眼中早已成了明日黄花的时候,而在中国的学者眼里,它仍然是时代的新秀。鉴于此,考察结构主义批评在中国的接受史及其对中国批评话语的影响就凸现出一种独特的意义,它是立足于本土语境和全球语境的双重立场的有益考察。$$正像结构主义大师巴尔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0-12-05

当思想变成历史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

多斯(F.Doss)是法国当今很有特点的历史学家。他的每一部著作都受到关注,特别是有关著名学者或学术思想流派的历史专著。他叙述一个人的历史,一种思想的历史,一种学说的历史,常常使读者会忘记这个人,这种思想,这种学说的事实本身,而更多地是感受到历史的变迁、沧桑、复杂,有时甚至是无奈。曾经读过他写的长达数百页的《保尔·利科———一种生活的诸多意义》,在对利科(他的另一部非常有影响的著作《意义的帝国》L’Empiredusens,LaDécouverte,1995,1997,就是献给利科的)这位法国当代杰出思想家的历史叙述下面,我们听到的是时代的脉搏,感受到的是心灵的跳动。如烟往事过去后,留下的是历史:历史不如烟。读过《从结构到解构:法国20世纪思想主潮》,我有同样的感受。 $$  这部书我在近几年的教学和写作中曾多次引用。一如多斯其他作品,是以史学家的角度展现思想。20世纪曾经在西方风靡一时的结构主义思潮,在多斯的笔下,成为了一幕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