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灯草和尚

一名《灯花梦》,又名《和尚缘》、《奇僧传》。题“元临安高则诚著”,“云游道人编次”, “明趋周求详评”。有清和轩刊本。又有“丙申夏粤东游戏轩”石印小本,题《绘图灯草和僧传》。署“元临安高则诚著”、 “明趋周求虹评”(实无批评)。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同时影印此本和另一抄本。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谓本书引及《野史》、《艳史》,“盖亦清初人作”。所谓高则诚著,出于伪托无疑。小说叙元末扬州有个致仕... (本文共2176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晚明文人的情欲焦虑——《灯草和尚传》之女性欲望再审视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随着明清色情文学研究的发展,清初色情小说《灯草和尚传》因其对女性性欲的大胆关注和淫僧形象的独特建构,而日益受到海内外学者的关注。孙楷第最早考证了该书的成书时间,指出“文中引《野史》、《艳史》,盖亦清初人作”(1)。又陈庆浩推测:“雍正庚戌(1730)序本《姑妄言》第五回已提及此书,则此书为康熙年间之作品欤?”(2)因此,《灯草和尚传》约略成书于明末清初。该作讲述了杨官儿妻子杨夫人独守空房之际,红婆子闯入内室,用灯草变出一个三寸长的小和尚。灯草和尚既能钻入女性的身体充当男性性器官;也能变化成正常的男性与杨夫人等私通。为了平息杨官儿的不满,红婆子又领入春姐、夏姐、秋姐、冬姐四个女子,引诱杨官儿与她们交欢。最终长姑脱阴而死,灯草和尚离开杨家,杨官儿被吓死,暖玉与小厮私奔,杨夫人则和道士周自如结为夫妻。以晚明淫僧故事的流行为背景,《灯草和尚传》不仅将僧人幻想为可以自由变化的阳具,能够极大地满足女性的性欲,而且似乎表达了对于纵欲女性的宽容...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艳情与巫术共同孕育的一个“怪胎”——《灯草和尚传》的宗教文化形态解构

天水师范学院学报
天水师范学院学报

由于自唐以来,三教合流,以儒为主,释道为辅的文化结构模式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又由于三教或显或隐,相抵相牾又相掖相扶的情况,使得中国古代小说的宗教文化形态呈现出各种宗教因素混杂,界限模糊不清,然又各具功用的状况。在一般艳情书中,往往是以儒为其表皮(劝戒),以佛为其骨架(果报),以道为其血肉(享乐),而《灯草和尚传》则是一特例,它从里到外都与其他艳情书有着很大差别。小说中全无儒家伦理规范的影子,佛教之因果报应也被反其意而用之,充斥书中的只是道教的享乐观在巫术保护支持下的尽情发挥。《灯草和尚传》在哲学观念层面上所鼓吹的道教享乐观,构成了作品的内核,表现为创作动机和作品主旨。全书一开始就对此作了开宗明义的交待:“只说是夜深人静,欲心如火,男男女女,没一个不想成双成对,图那脐下的快活。”进而对女性的性需求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男子汉是火性,被水一浇,那火就消了一半。妇人家是水性,被火一烧,那水更热了几分。所以从古至今,男子汉有年老绝欲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