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瓶梅

不题撰人。明万历时始以抄本流传, “不著作者名代”(谢肇淛《小草斋文集·金瓶梅跋》)。或传闻作者为“绍兴老儒”(袁中道《游居沛录》);“金吾戚里门客”(谢肇淛《金瓶梅跋》); “嘉靖间大名士”(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现存万历本《新刻金瓶梅词话》欣欣子序云《金瓶梅》系其友“兰陵笑笑生”所著,未及姓名里居。清人多谓其作者为王世贞(宋起凤《稗说》、《第一奇书金瓶梅》谢颐序),或云作者为薛应旗、赵南星、李卓吾、卢楠, 近... (本文共921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20世纪《金瓶梅》研究的回顾与思考

徐州师范大学学报
徐州师范大学学报

《金瓶梅》研究史,或者说“全学”史,或者说《金瓶梅》研究的研究,已经引起不少《金瓶梅》研究者的关Bo。但对20世纪《&瓶梅》研究百年的回顾与思考,似还没有完整详实的记述.笔者既是《金瓶梅》的研究者之一,又是中国金瓶梅学会的主要工作人员之一,始为综论,出访全学同仁不吝赐教. 一、1901—1923 $的《全瓶梅》研究 20世纪的《金瓶梅》研究史,约可区分为1901—1923,1924—1949,1950—1963,1964—1978,1979—2000 $ 5个阶段。1901—1923年是《金瓶梅》古典研究阶段即明清评点序跋山谈阶段的终结,新的研究方式尚在探索,新的研究成果寥若晨星,仅写有个别辞典条目,如它制金瓶梅》(《日本百科大辞典》,东京三省堂书店1910年3月)等;少量书B$录,如约防方《(金瓶梅)演义考》、蒋瑞藻《小说考证·金瓶梅》(均《小说丛考》,上海商务印书馆1916年4月)等;少量笔记丛谈,如卫白《小说丛话》((小说...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史上的大骗局、大闹剧、大悲剧──《金瓶梅》版本作者研究质疑

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引 言现在中外出版的各种《金瓶梅》版本(包括译本)几乎都 毫无例外地印上了兰陵笑笑生著,兰陵笑笑生已经获得了《金瓶梅》的著作权。但是,说兰 陵笑笑生是《金瓶梅》的作者,不过是三百年前一位书商搞的一个大骗局。兰陵笑笑生不是 《 金瓶梅》的作者,他不过是《新刻金瓶梅词话》的编校者。现存所谓的“万历本”《新刻金 瓶梅词 话》(藏台湾故宫博物院一种,日本两种全本和一个残本),实际上刻于清初。 三百多年前这位书商在其所刻印的《新刻金瓶梅词话》卷端加上了一篇《欣欣子序》 ,序中说兰陵笑笑生是《金瓶梅》的作者,这不过是为了赢利的目的,自我标榜。这也是明末 清初 书商 们惯用的伎俩,本不足为怪,但是这个大骗局却欺骗了三百年后众多的《金瓶梅》研究者 。许多学者对兰陵笑笑生是《金瓶梅》的作者这一骗局信 以为真,化大力气来考证这位兰陵笑笑生,专著继出,论文更是连篇累牍,人们为“兰陵”究属 何 地争论不休,为兰陵笑笑生为何人争得脸红脖子粗,几乎挥动老拳...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金瓶梅》版本研究的“死结”:初刻本之争——兼答友人杨国玉先生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自从1932年在山西省发现了《新刻〈金瓶梅词话〉》后,对于《金瓶梅》的版本、成书等问题的研究日益深入。对于《新刻〈金瓶梅词话〉》究竟是初刻本还是翻刻本的争论也由此开始。吴敢出版的《金瓶梅研究史》[1]对这些关于刻本的争论进行了分析综述,笔者在此不再进行分析。与此同时,关于《新刻〈金瓶梅词话〉》与崇祯本之间关系问题的争论也由此展开。《新刻〈金瓶梅词话〉》10卷,因题名有“词话”二字,故被称为“词话本”。又因卷端有东吴弄珠客《序》,并题署“万历丁巳季冬”,又称“万历本”。《新刻绣像批评(原本)〈金瓶梅〉》20卷,据词话本修改后刊行于崇祯年间(1628—1644年),故简称“崇祯本”。大多数学者认为,词话本与崇祯本之间的关系是“父子关系”。香港的梅节先生则在校勘《金瓶梅》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具有颠覆性的新说:《新刻〈金瓶梅词话〉》与崇祯本之间的关系“是兄弟关系或叔侄关系,并不是父子关系”。黄霖先生对这个问题的见解是:“梅先生是一位学问...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