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子

原为先秦时代道家学派的创始者,后被道教尊奉为教祖。据《史记·老子列传》记载,老子本姓李,名耳,字伯阳,谥曰聃。楚国苦县(今河南鹿邑东)厉乡曲仁里人。曾任东周守藏室之史(掌管国家文物典籍的史官)。相传孔子曾向他问礼,老子说; “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 (本文共648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简明道教辞典》

相关文献

《老子》还原

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这是中国思想学术史上的黎明时分。晨光将泛,老子著书,谁能说不是春秋末年的一个奇迹呢?既是奇迹,就有许多按常理难以参透的奇迹奥秘,不然它就不叫奇迹了。因此历代以来,尤其是近百年来,关于老子身世、老子及《老子》书之关系的探讨,众说纷纭,迷雾深锁,破解称难。这位智者岂曾存心开创什么学派?他主张“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只不过由于受人恳请和敦促,在勉力著述中闪射出奇异的智慧魅力,竟成了开启诸子百家发展之新天地的百代学术之祖。岂料他本人功成不居,从此不知所终,留下一大堆谜,考验着后代学者百般猜测和破解的能力。他这种惊鸿一瞥的姿态,实在有点“生而不有”,“功遂身退”的道者风貌。奇迹刺激着好奇心,又作弄着好奇心。有时你追踪着奇迹,奇迹却离你越远,事后一看,你追踪的原来是幻影,这就是给人无穷趣味的奇迹效应。因此,老子是一个永远也研究不尽的老子。老子恍兮忽兮的人生方式和学术方式,确实当得起孔子以“犹龙”来形容他,或如他对道体所描绘的那样:“迎之不见...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学评论》

寻找老子(三)——老子在海外

国学
国学

接连两期,我们谈了老子之形而上的﹃体﹄与形而下的﹃用﹄,所引述者,皆国内俊彦之文章。然而万不可据此以为老子的影响力局限于国人,伟大思想之魅力,岂能为国门所阻遏?老子的哲思,早已流布四方,为海外诸贤所津津乐道、叹为观止。而海外对老子的解读和研究,也反过来丰富了我们对老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学》

敦煌本《老子变化经》新探

中国史研究
中国史研究

古代文献存世与否及其存世数量等状况,与它在当时的价值和重要性并不一定相关。布尔斯丁曾提出过一条名为“The Law of the Survival of the Unread”的史料流传定律,大意是说越是广泛使用的文献,越容易佚失或者损毁。1这种悖论似的说法,颇有助于我们理解这样的现象:在历史上一些理应相当普及的文献,却往往佚失不存。关于这一点,翻阅各种辑佚书的目录即可理会。类似的现象在早期道教经典的流传中亦普遍存在。例如《老子想尔注》,其本是五斗米教团用于教授信徒的“教义手册(catechism)”2,然而却仅靠近代在敦煌发现的孤本残卷(S.6825)才重新为人所知。笔者亦曾考证今《正统道藏》洞神部所收一卷无名小书《显道经》,乃是魏晋时期道士间“无一人不有”的《道机经》之残本。3因此,当我们关于早期道教史的认识建立于现存文献的基础之上时,就需要对这种状况了然于胸:在历史上曾广泛流传的文本中,有相当数量于今已然无存;而于今存世稀...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