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国焘

江西萍乡人。1920年9月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7月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局组织主任。会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和《劳动周刊》编辑主任。1922年到苏联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于1924年5月在北京被北洋军阀政府逮捕叛变,对党长期隐瞒。是中共二、四、五、六届中央委员,第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28年六大以后留苏联学习,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工... (本文共55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谈张闻天在党同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斗争中的历史贡献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1935年6月中旬,在长征途中,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战胜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终于在四川省西部懋功地区会师,总兵力共有10万多人。这在红军史上开创了新纪录,形势对红军十分有利。从中央领导人到广大指战员,无不为之欢欣鼓舞。这时,如何正确分析形势,确定新的战略方针和红军行动方案,以打破蒋介石企图歼灭红军的险恶计划,建立新的根据地,就成为党中央和红军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不曾料到的是,两个方面军刚一会师,就出现了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使得本来令人鼓舞的有利形势和前景又布上了令人十分焦虑的阴云。作为中央总负责人的张闻天为妥善解决这一重大问题做了巨大的努力。坚持北上,反对南下根据对当时形势和红军所处地理条件的分析,中共中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以下简称中革军委)领导人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决定向东、向北发展,在川陕甘建立根据地。张国焘由于对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侵略华北而出现抗日高涨的形势,视而不见,对于红军冲破敌人围攻而胜利会师的有利形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张国焘传》——一部实事求是的传记

黑龙江农垦师专学报
黑龙江农垦师专学报

张国焘是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中国工运史、中国红军发展史上一位重要人物 ,中共党史界已把他作为一位重要历史人物来研究 ,但据笔者所知 ,在中共党史界研究张国焘的学者并不多 ,研究成果也很少 ,80年代初出版了几种有关张国焘的专著及资料。进入 90年代 ,研究张国焘的学者多了起来 ,尤其是有些年轻学者把张国焘作为自己科学研究的课题 ,其杰出代表是姚金果、苏杭二位学者。姚金果是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人员。他们的研究得到了李鸿文、黄修荣、杨云若等教授的鼓励和支持 ,有的为他们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并经过作者 1 0年的辛勤劳动 ,终于撰写了这部 40多万字的《张国焘传》。该书于 2 0 0 0年 6月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大陆学者撰写的第一部张国焘传记 ,这部 45万字的传记 ,描述了张国焘从崛起、辉煌 ,到挫折、堕落 ,充满了跌宕起伏、曲折坎坷。书中肯定了传主曾有过令人炫目的成就 ,也有过令人发指的错误 ,还有人所不齿的背叛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张国焘《我的回忆》有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记述的考证

西部学刊
西部学刊

一、莫斯科来电前中央决策的制定据张国焘的回忆,1936年12月12日近午,中共中央领导人在毛泽东住的窑洞里,看到了张学良于12日致毛、周的文寅电。其内容大致是:张学良“曾向蒋痛陈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主张,蒋则一味拒绝。他不得已实行兵谏,已将蒋氏及其亲信随员妥善看管,促其接纳抗日主张,不达目的不止。电报并说即派机飞延安,迎接共方代表周恩来等来西安共商大计……”[1]330这段回忆大体符合历史事实,但张学良致毛、周文寅电中并未提及派飞机到延安接周恩来一事,仅问及:“兄等有何高见?速复。”[2]621周恩来乘张学良部飞机由延安至西安的史实是确定的,但并非由张学良提出,而是在事变当日毛、周回电张学良时提出:“恩来拟赴兄处协商大计。”[2]621而更重要的是,并未有其他史料能够证明张国焘在12日就看到了文寅电,党的领导人正式讨论文寅电和西安事变解决方案的会议是在13日召开的。通过时间上的提前,《我的回忆》将张国焘本人放置在了处理西安事变善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