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博爱论

一种把爱情建立在博爱基础上的恋爱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提出了以人为中心的价值观,它否定了封建王权和宗教权威,否定了封建和宗教阶级制度,主张人生来应该平等、自由、博爱,表达了资产阶级个性解放的强烈要求和争取包括恋爱自由、人人皆兄弟、人人相爱的呼声。博爱是指泛爱一切人,即对人类普遍的爱,一种道德原则和社会政治理想。但也有人认为爱是一个范围极广、含义极深的理念,除了恋人,还应爱事业、爱朋友、爱亲人、爱... (本文共80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儒家博爱观念的起源及其蕴含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3康有为:《颜渊》《宪问》,《论语注》,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87、213页。4其实,人们所以能用中文“博爱”概括基督教的“爱人如己”和翻译西语普遍的“兄弟”之爱(universal fraternity/fraternité)——“民胞物与”便是其例,正说明博爱的观念深深植根于中华仁爱精神的沃土,张载之“以爱己之心爱人则尽仁,所谓‘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者也”(《正蒙·中正》,《张载集》,北京:中华书局1978年版,第32页)的对儒家仁爱的界定便是一例。5譬如,《尚书》诸篇已有仁的观念,但主要在人性和德政的意义上使用,尚未与“爱人”的情感相关联。6《礼记·三年问第三十八》,陈澔:《礼记集说》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影印)版,第314页。7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爱是人的基本需要且属于高级需要。见《动机与人格》,许金声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参见该书第2章和第5章的论述。一百多年前,...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韩愈“博爱之谓仁”说发微——兼论韩愈思想格局的一些特点

中国典籍与文化
中国典籍与文化

韩愈在其《原道》之开篇,提出“博爱之谓仁”。这一以“博爱”释“仁”的意见,在宋代以后产生很大影响,成为儒家仁学中有代表性的阐释,然而宋代以后的儒家学者也对它提出了不少批评。通过考察,本文发现,以“博爱”释“仁”并非韩愈的首创,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承袭了汉唐儒学对“仁”的思考路径,宋代以后对这一说法的接受,则表现出理学的理论视角。对这一问题的分析,使我们看到,韩愈作为中唐儒学革新的代表,其思想既开启了儒学革新的新方向,同时也与汉唐儒学保持着复杂的联系,这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其精神世界的独特面貌和古文创作的独特追求。韩愈以“博爱”释“仁”,在宋代以后曾引起不少批评,有人认为这个说法容易与墨子“兼爱”说相混淆。朱熹的弟子陈埴曾经提到“墨翟以兼爱为仁,孟子力诋之,韩愈作《原道》辟佛老,乃指仁曰博爱之谓仁”,他对此甚感不解,遂向其师请教。朱熹为韩愈作了辩解(《木钟集》卷2)。韩愈之说虽有朱熹等人为之辩解,但不可否认,它的确容易使人误解。在汉译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汉代政治中的“博爱”论说

中国哲学史
中国哲学史

中国传统的博爱观念发端于先秦社会。作为“仁”的基本蕴含,它是适应于人道关爱与和谐群体的社会发展需要而产生的。秦汉以后,中国的社会和国家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家的政体由天下共主的分封制形态变革为以郡县制为主的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形态。尽管从刘邦开始,“马上”不能够治理天下,逐步成为君臣上下的共识,但这一过程本身却是不平静的,汉王朝经历了残酷的战乱才得以稳定下来。那么,如何保持国家的统一与安定和谐,就是一切有识之士共同思考的问题,一、“威势成政”的要件与内核汉初实行的是清净无为的政治。相传曹参去世后,民众歌悼萧何、曹参二相云:“萧何为法,額(講/讲)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净,民以宁一。”①曹参代相,不出新政而因循萧何旧法,民心安定而国家和一。然而,到汉武帝时,大一统的政治格局与独尊儒术的思想原则成为了统治者既定的选择。但这变中有不变,清净无为政治的目的——国家的安定谐和或曰“宁一”却作为最重要的遗产被继承了下来。作为大一统观...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哲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