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腓立比

1.地名原意:「腓立的城」或「愛馬」。2.其他名稱:「菲利皮」。另有新名「菲利普阿」。3.所在位置:附錄三第99圖第一行第2格。4.地理情況:1)此城是馬其頓東北部的一個城市。離海港尼亞波利只有14公里,離暗妃波里約50公里。2)腓立比古時被稱爲葛勒尼弟(Crenides),早在公元前7世紀時此城已經建成。公元前359年,馬其頓皇帝腓立普二世擴建這一城市,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它爲「腓立比」。公元前146年之後,羅馬帝國又把馬其頓劃爲自己的一個... (本文共947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圣经地名词典》

相关文献

一曲美妙绝伦的基督赞歌——《腓立比书》二章六至十一节探析

金陵神学志
金陵神学志

《川卜立比书》二章六至十一节是有关基督论的最早文献,是使徒保罗论到耶稣基督的最伟大、最动人的篇章之一新约圣经中很难找出哪一段经文像这段一样,对耶稣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做出如此准确、精炼而生动的刻划。保罗只用寥寥数语、概括了耶稣基督永恒的过去与永远的将来,内容包含了基督教信经的精髓.它告诉了我们基督的神性。他的先在,与父神同等;他的道成肉身,他的真正的人性,并在十字架上受死,最终战胜死亡的权势,重归高天荣耀宝座,以及他将来的永恒统治等等。 本段经文原为诗歌体裁。根据其叙述情节,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条向下弯曲的弧线:耶稣基督原与神同等~降卑,奴仆~十字架(最低点)、升为至高~万名之上的名~耶稣基督为主,至此回到与神同荣同尊的地位。因此,许多解经家把这条线称为“伟大的U状线”. 值得注意的是,本段经文和旧约《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三至十五节形成一组强烈的对比,我们不妨做一下比较。在《以赛亚书》那里说到“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魔鬼撒但)从天坠落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陵神学志》

保罗生死观中的古典元素

宗教学研究
宗教学研究

肖剑,文艺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讲师。斯多亚哲学引言“把生命理解为存在的西方文明,在思考人性的时候,一定会涉及存在还是不存在的问题(to be or not to be),而自杀也就可能成为思考的一个焦点。”1在朴素的古典哲学中,自杀往往被视为彰显德性的一种极端方式——将灵魂从肉身欲望的桎梏中释放出来(柏拉图);在残酷的命运面前保持个体的尊严与绝对自由(塞涅卡);对政治共同体美好理念的捍卫(加图)。而在基督教文明中,生命的出现有其神圣的源头,个人不仅无权剥夺他人的生命,也无权毁灭自己的肉体。奥古斯丁将自杀定义为“最大的罪”,因为从城邦政治角度看,自杀是自己对自己的谋杀;从神学角度看,自杀者拒绝相信上帝之救赎。阿奎那则认为,自杀者之罪在于他们违背了“自我保存”这条自然法,而对自然法的违背也导致他们违反人法和神法。在阿奎那眼中,自杀者背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宗教学研究》

靠主喜乐

天风
天风

使徒保罗写《腓立比书》的靠主,“总是” 喜乐。时候是被囚禁在监狱中的,此时,不仅现在,也包括将来,只要是一方面,他所面对的是被囚的现在主里面,有充足的信心,信靠实;另一方面,他提出了上诉, 仰望主,无论景况怎样,都能心正等待着最后的判决:重新获得怀喜乐地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一自由,或是被判死刑。他自己并切。保罗身处狱中,死亡随时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他面对的是可能降临在他的身上。但是,在一个不确定的将来。这样的现实他的这封书信中,我们完全看不和这样的等待,让我们看到保罗到由于面对艰难的现实和不确定处境的艰难.就是在这种艰难的的未来,一般人都会有的那种优处境下,保罗给腓立比教会写了虑焦急,压抑郁闷。保罗表现出这封充满信心、满怀喜乐的书信。的是他对腓立比教会的深切关怀《腓立比书》4章4节中, 和他的喜乐情怀。所以,有人称保罗一再向腓立比教会的信徒呼 《腓立比书》是一封“喜乐的书吁,要“靠主常常喜乐”。这节信”. 经文的希腊文是以“喜乐”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