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昆剧

戏曲剧种。以昆山腔为主要腔调,故历史上曾称“昆腔”、“昆曲”,20世纪初始称“昆剧”。元代后期,南戏流经昆山一带,与当地语音和音乐相结合,经昆山的音乐家顾坚的歌唱和改进,推动了它的发展,至明初遂有昆山腔之称。明嘉靖间,寓居太仓的魏良辅在过云适的帮助下,并与张野塘、谢林泉等一批民间音乐家长期切磋,吸收北曲演唱艺术的成就,吸取海盐、弋阳等腔的长处,对昆腔加以改革,总结出一系列唱曲理论。从而建立了委婉细腻... (本文共260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当代昆剧创作的基本问题、观念与形态

曲学
曲学

1978年以来的当代昆剧至今不过三十余年,但创作、演出格局却是百年来所未有。2001年联合国教文组织认定昆剧为首批“人类口述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举国上下出现了一股昆剧热潮,传统剧目新创作、新编古代戏、现代戏与实验作品异彩纷呈,折子戏、单本戏、多本戏、全本戏层出不穷。不仅古典四大名剧悉数以全本戏或多本戏的方式搬上昆剧舞台,就连“永乐大典戏文三种”也在昆剧舞台上重现光彩。透过这些创作现象,我们会发现,当代昆剧创作的主轴是比较清晰的:一端是回归传统,一端是走向现代。在传统与现代的碰撞过程中,产生了不同的创作观念,形成了不同的艺术形态。不同的创作观念与艺术形态背后,起决定作用的,是当代昆剧创作的几个基本问题:古今问题、中西问题与主导问题。一、当代昆剧创作的基本问题当代昆剧创作的观念、形态与现象繁多,需要从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着手,分析各种创作观念、现象背后的动因,探讨它们如何交织在一起影响当代昆剧创作的发展历程。台湾成功大学教授马... (本文共3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学》

关于建立“昆剧学”的断想

艺术百家
艺术百家

一、建立“昆剧学”应该提上议事日程 长期以来,在中国古代文化领域,被公认为“显学”的,仅有“红学”、“甲骨学”、“敦煌学”等,真可谓凤毛麟角。这种情况,与整个民族文化艺术素养不高是密切相关的;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学术界对古代文化缺乏深层的研究。近十年来:随着思想的解放,争鸣的活跃,学术研究的深人发展,出现了一股建立新学科的热潮。在古代戏曲领域,有人倡导“关学”(关汉卿)、“汤学”(汤显祖);在古代小说领域,“水浒学”(《水浒传》)、“金学” (《金瓶梅》)、“聊斋学”(《聊斋志异》)正在酝酿之中,也有人提出了“刘鸽学”,在古代韵文领域,“诗经学”、“楚辞学”、“唐诗学”、“杜诗学”、“宋词学”、“韵文学”等,方兴未艾;在古代文论领域,“龙学”(《文心雕龙》)的旗帜早就在飘扬了,…… 以上这些新学科能否成立,并为学术界公认为“显学”,尚有待实践来检验。以笔者浅见,就古代文化领域而论,要成为一门独立的新学科,至少具备三个条件:第...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艺术百家》

反哺:近现代京剧对昆剧之影响考论

文艺研究
文艺研究

谈起昆剧,人们会油然想起“百戏之祖”的比喻,意谓昆剧曾以自己的艺术滋养了众多地方剧种。具体到京、昆之间的关系,一般学者也多从“从昆到京”的方向着眼,论及昆剧对京剧的影响。其中,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京剧即从昆剧演变而来:今日之皮黄(按:指京剧)由昆曲变化之明证厥有数端:徽、汉两派唱白纯用方言乡语;北京之皮黄平仄阴阳、尖团清浊分别甚清,颇有昆曲家法,此其一证也。汉调净角用窄音假嗓,皮黄净角用阔口堂音,系本诸昆腔而迥非汉调,此其二证也……徽班老伶无不擅昆曲,长庚、小湘无论矣,即谭鑫培、何桂山、王桂官、陈德霖亦无不能之。其举止、气象皆雍容大雅,较诸徽、汉两派,判若天渊,此又由昆曲变化的确实证据。(1)而其他诸多论者,虽未必首肯京剧直接来自昆剧的结论,但对京剧受昆剧哺育之说均无二词。其实,这只是“硬币”的一面,不容忽视的另外一面是,即使在昆剧最为发达的时段,它也在不断汲取其他剧种的营养,京剧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来源。在此意义上,将京剧对昆剧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研究》